我的第一任连长 —燕文彬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我们在小长山岛新兵训练仅仅是三个月的不长时间,就分配到警卫连,尽管那里人烟稀少,尽管人们把那个地方看成是兔子不拉屎的不毛之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有些留念。哪里的老百姓憨厚勤劳,男人长期出海打渔,女人在家里种田,她们还组织成立民兵连,巡逻放哨,保卫海防前哨的观念牢固,十分令人钦佩。我记忆较深的还有那一口神奇的井。新兵训练营房就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我们吃的水就是在海边离海水仅有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有时海水涨潮就一直打在井的边上。没有经历过的人可能会说那井水能吃吗?其实我说的神奇就是,这口井的水不仅能吃而且还能够作豆腐,做出来的豆腐又白又嫩,香甜可口,在那个年代里我们能吃上又白又嫩的家常炖豆腐,那可是过年一样。不多说了,有机会一定再去看看。

后来因为部队调防去了海洋岛。我的第一任连长就是我们新兵训练时的连长。他叫燕文彬,政治指导员李本固。李本固老实忠厚,善解人意,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工作干部。燕文彬连长,一道杠四个花,大尉军衔。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合格的代兵军官。个头不高,肩膀平平的,腰杆直直的,坐如钟,立如松,军容风纪十分严谨,一丝不苟。他见到他的战士无论是正规训练还是平时休息,都在时刻给与指导和纠正。例如:见到你他双手摸摸自己的军帽,战士自己就感觉到,哦,我的帽子没有带好。他摸摸自己的衣领,战士就知道自己的风衣扣没有系,赶紧系好——————向这样的事情举不胜举。燕文彬连长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我们这里的军粮是每天两炖饭都是高粱米,那个高粱米如果放在猎枪里可以当枪沙用,想一想一个胃溃疡的人吃了是什么样的后果,他把自己分到的那一碗高粱米饭拿到炊事班换回一碗锅巴吃,我们看到了都心疼————————现在可以说:他的军人作风几十年如一日。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的连长燕文彬是国民党重庆号舰起义过来的,他是一个爱国军人,他爱国,爱兵,爱人民。他把投入国防事业为己任,把爱融合到血液里,落实在每一个行动中。他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子,我们的好连长,我的入党介绍人,他后来转业到了大连海运学院任武装部部长。事隔多年我们失去了联系,听说他去世了。如果世道真的还有轮回的活,我还要作他的战士。他的军容风纪,工作作风和音容笑貌一直在我们的脑海里,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本文内容于 2012/1/1 10:55:56 被旱鸭子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