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广州起义后被敌人脱光肢解的女烈士游曦

游曦是巴县籍人,本名叫游传玉,生前家住重庆城大阳沟鲁祖庙。游曦家里很穷,父亲给人帮工织布,养不活一家人,还要靠母亲帮人缝缝洗洗来补贴。她母亲先后生了六个孩子,死了四个,只剩下她和她哥哥两个。她哥哥从小就进了丝厂当童工。就这样,一家人拼死拼活的,好不容易才把她拉扯大。



游传玉从小就想求学念书,好以后自己养活自己。到了十三岁那年,她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才说服了爹妈,进了一所女子职业学校。这所学校收费少,又学文化又学裁缝手艺。她进了学校后,白天用功读书,晚上给人缝衣服、织毛线,赚钱来贴补学费,还要节省些给家里。



游传玉读书过后,有机会接触一些进步人士。这些人当中,对她影响最大的,要数她同学童毓英的哥哥童庸生。童庸生这共产党人,对她很关心,在她十五岁那年,还给她想办法,让她进了重庆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这个学校的校长是个进步人士,他找的老师当中就有共产党人,肖楚女老师就是其中一个。游传玉特别爱听他的课,肖老师经常写文章发表,她都想办法找来看,她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革命的道理。她爱文及人,由萧楚女指引参加了革命,二人成为了革命情侣。



两年后,这个学校的校长被换了,换成了一个姓黄的。这个人爱抽鸦片烟,是上面派来专门针对进步老师和学生的。他一来,没过几天,有的老师就被排挤走了,有的学生也被开除了,老师和学生都拿他没办法。这样一来,共产党的人就在这个学校搞起了“打狗运动”,就是要把这个姓黄的“狗”撵起走。在“打狗运动”中,游传玉一直都冲在前头。而姓黄的见学生想把他赶走,肯定不服气,就想拿出点威风把学生吓住,于是他就把游传玉和带头的二十几个学生给挂牌开除了。游传玉却跑去把那块布告牌取下来给他踩个稀烂。随后,她和几个同学白天黑夜地在校门口守住,不准姓黄的进学校。这样一闹,事情就弄大了,重庆的好多学校,还有下川东的、上海的一些学校,派的派人来,发的发电报,写的写文章,都支持他(她)们。上面的人见再不管,整个重庆都要乱了,就只好逼到姓黄的校长自己写个辞职报告。



共产党见游传玉在“打狗驱黄”斗争中觉悟高,表现得好,就让她参加了青年团。入团那天,她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游曦,意思是她看到了曙光,她要迎着初升的太阳,为革命奋斗终身。



第二次改名



“打狗”运动中,二女师虽是把姓黄的校长赶跑了,但游曦还是被学校开除了,共产党组织就安排她到重庆的中法大学去学习。



中法大学是一所革命学校,校长是共产党有名的吴王章;童庸生就在这个学校当教务主任。学校的老师当中好多人都加入了共产党,像杨闇公、冉均、周贡植、杨洵、李嘉仲这些人都在这里教书。游曦进校不久也加入了共产党,还当上了青年团的支部书记。



第二年,刚满十八岁的游曦就出面在巴县图书馆召开了“重庆各界妇女联合会”的成立大会,她在这个会上被选为宣传部主任。过后,她就经常到磁器口丝厂去做女工的工作,在那里办起了女工夜校,还成立了女工工会。



游曦十九岁那年,北阀军打下了武汉,黄浦军校在武汉办起了分校,派人来到重庆招生。四川各地的共产党组织都选派了一些人去,重庆选派的人当中就有游曦。



但游曦母亲知道情况后不让她去,含着眼睛水劝阻她:“这些年,妈看到了你是个有志气的人,比妈有出息。如今你能念上大学也就够了,等你毕业后,找上个称心如意的男人,过个不愁吃、不愁穿的安稳日子,妈也就知足了。好生生的又闹起要去当什么兵啊?妈不准你去!”



游曦知道妈妈是真心疼她,舍不得她,就耐心地对妈妈说:“妈,你一辈子这么辛苦的也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是为什么?都只为穷人受压迫,妇女没有得解放。现在讲男女平等,男人当得兵,女人为啥不能当兵?我是为了穷人能过好日子,为了妇女不再受人欺压才去当兵。我决不过那种依靠男人能过活的日子,我要去改变这个社会,改变这个不合理的世道。”



“你说那些是好,也用不着去当兵嘛。俗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好男都不当兵,你一个女孩子的当什么兵?不怕别个笑话!”



“妈,自古以来就有花木兰替父从军,梁红玉擂鼓督阵哪。那时候的女孩子都能报效国家,这时候提倡男女平等,我去干革命,为国家为老百姓,是光荣的事,怕谁笑话?别个爱怎么说就让他说去!”



游曦有一套做群众工作的本事,妈妈怎么说得过她?于是几下就把她妈妈说服了。之后的几个晚上,游曦都没有睡觉,赶做了四双布鞋,连同平时慢慢积下来的两块大洋,一起交给了妈妈。



游曦知道参加革命就会有牺牲,这次进了军校,将来就要上战场,生死难以预料。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她又把名字改成了游牺。意思是,为了革命,就是去死也要干到底。



那年年底的一天,她和被选送的学生罗瑞卿、李淑宁(即赵一曼)等三百多人一路,从重庆朝天门码头上船去了武汉,上了军校。



巾帼英烈



游曦到军校学习不久,遇到了蒋介石、汪精卫都背叛了革命,他们到处捉拿杀害共产党员,喊出了“宁可错杀一千,不要漏掉一个”的反动口号。军校不能再办下去了,就把学生编成了军官教导团,由叶剑英当团长。当时,军校动员那些女生回家暂避一时,游曦和有的女生坚决不准,就这样,三十个留下的女生编成了一个女子连,跟着叶团长一路翻山越岭去了广州。



1927年4月,萧楚女被敌人秘密杀害,尸体被投入珠江;年仅19岁的游曦悲痛万分。此时她已是黄埔军校的女生,发誓为恋人报仇。



这一年十月,共产党广州省委决定起义,游曦当上了教导团一营女兵班班长,当时起义军中只得这样一个女兵班。这次起义是由广州省委书记张太雷和叶剑英、叶挺、徐向前、聂荣臻领导的。十二月十一日这天,起义打响了,当天就成立了广州公社。



十二日,敌人从四面八方向起义军疯狂进攻,在广州市内一条街一条街地攻打。游曦的女兵班接到命今后就去了守长堤。下午,起义军总指挥张太雷在前线中弹光荣阵亡。天快黑的时候,叶挺和聂荣臻看到敌人在很多地方都突破了起义军的防线,起义军的人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这样打下去要吃大亏,硬拼不是办法,决定将起义军撤出广州。



十三日,起义军主力撤走了,女兵班就和起义军失去了联系,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还死守着长堤的一条街。她们断了粮、断了水,弹药也快完了,敌人又从四面八方向她们夹攻,游曦见情况万分紧急,就决定派一个女兵突围出去跟指挥帮联络。



那女兵说:“班长,你亲自去吧,我们在这里坚决顶住敌人。”



游曦知道女兵的意思,回答她说: “这是什么时候?我不能离开战斗岗位。”接着又说:“服从命令,快去,告诉指挥部领导,为了保卫新生的广州公社,我们宁愿流尽最后一滴血。”



那个女兵走后,敌人又疯狂地攻了上来,游曦高喊着: “杀、杀、杀!”指挥着女兵们甩出最后几颗手榴弹,然后她第一个冲出去跟敌人拼刺刀。敌人看到这些女兵这么凶,魂都吓跑了,前面的被游曦她们打倒几个,后来的就不敢再上来了。这时,她们的子弹全打光了,刺刀也拼弯了,个个都带了伤。游曦看剩下的几个女兵一眼,回头指着阵地上的红旗,高声说:“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勇敢向前,杀敌报国雪恨呀!”



但是,她们的子弹打光了,刺刀也拼缺了。游曦凝视着剩下的几个负伤的同志,指着飘扬在阵地上的绣着斧头镰刀的红旗,沉重而坚定地说:“同志们!我们子弹打光了,就在阵地前的敌尸中去捡,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要高举起这面大旗!……”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敌人又疯狂地扑来,游曦带领全班战士奋勇迎敌,打光了子弹,拼弯了刺刀,最后全部壮烈牺牲。敌人为了泄愤,把游曦的身体全部剥光,肢解成许多块,陈放在天字码头示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