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栀子花香

又闻栀子花香

那晚很久没碰面的吕说唐从四川回来了。晚上约80分切磋?关于80分算是我的爱好,我不喜欢赌博,甚至连厦门的麻将都不怎么会。唯一算得上爱好的是80分。记得唐,吕,我都住在中埔的时候,常常我跟吕对家,老唐跟他的房东一家也是这样的季节,晚上啤酒完就摆开桌子80大战。

我依然还在中埔,吕和唐早住自己家了。吕慢慢的淡出包装界了,在好像退休一样的负责其他部门了。唐在四川的事业刚开始呆在厦门的时间比在成都还少。我也在包装行业起落着,公司和工厂都全部结束了 ,去上市公司失望的离开了,大半年后因为在里面认识的朋友又回来了。

呵呵,世事轮回。我们聚在一起80分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晚,在湖里公园的茶馆我照样跟吕一对,老唐跟李一家。打了三局80.老样子,吕在后面的两局就开始晕菜了,出错了很多牌。我静静的到最后。

吕说:很奇怪啊,郭先生。你变了,以前打牌我们总是会吵吵,今晚我出错那么多次,你居然没有半点的怨言。我笑笑,我老了,老了就学会冷清了。

前几天晚上为要去天津分公司的同事邱践行,好像是是同事陈也说,这次郭回来好像内向了很多,我也应了一句:老了。

其实不是老了。我知道的。也许是经历了许多的疲惫消极。其实我还是觉得男人需要些霸气甚至需要些微的张扬的。 邱终于也许算是如愿了。敬他酒的时候,我说起我对他的佩服确实由衷的,这是一个为了名利很执着的男人,为了名利也可以说是为了事业。那份执着我由衷的佩服。为了自己甚至可以损害同事的利益,可以忍受奴颜卑膝,可以让身边的大多数同事鄙视。

这次终于可以上调去天津离他的目标近了。

我可以不喜欢。但是佩服他的韧劲,佩服他的执着。祝愿,祝福邱总。

又是一年夏天,我喜欢栀子花的味道。

几年不见的朋友惊讶,原本很瘦的我除了肚子大了就是胖了很多。三年重了十斤多。我喜欢。我知道。胖了不是人到中年的发福。因为过去了,那个压力很大的坎我迈过去了,虽然不宽,但是有路可以走。

那段时间,我看自己的博客。我那时候悟出来的:郭拥军其实不过如此。也许是对的。但是不太甘心。其实,我没有老的。其实我依然暂时还是年轻的。 我还有五年的时间来推翻那句话。

跟丹红去她的客户叶总处理质量问题。这是个有意思的老男人,四十七。八了还常玩QQ偷菜,博客,微博。印象里面是他乐观豁达的心态,开一个不大的工厂,心里面还有理想。丹红介绍说:可以跟郭交流的,他以前也是做三级厂的。叶问后来为什么没有呢,我说倒闭了。叶说,哦。倒闭了还活着不容易啊。

叶说,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就好,最好爬起来的时候顺便抓一把沙。我说,没有抓一把沙,甚至跌倒的时候衣服破了鞋子也丢了。只是爬起来了。就先光着脚走呗。

嗯,很有意思。跌倒了,衣服破了,鞋子丢了,但是可以爬起来,可以继续走。好在天还没有黑。

五年后,这样栀子花开的夏日的黄昏,看自己现在的文字,我会是怎样的心情?




--------------------------------------------------------------------------------



本文内容于 2011/12/30 12:29:53 被小编a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