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秘密替身

蒋介石一生中曾多次遇险,但每次都侥幸脱险,这与面貌酷拟他的同乡何云密不可分——因为何云是他的秘密“替身”。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引起全国人民的公愤。蒋介石以前遭遇过几次未遂刺杀,此时更是严加提防,唯恐遭到报复和暗算。时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中统头子的陈立夫特别善于洞察委员长的心思,决定为他找一个外貌相似的“替身”,以防不测。


陈立夫提出好几个人选,蒋介石都不满意。最后,蒋介石想到了自己的结拜兄弟、浙江省杭州市的公安局长何云。陈立夫立即调来何云的照片,觉得此人长相果然与蒋极为相似。详加分析后,蒋介石也觉得此人最合适。于是,陈立夫立即连夜派车到杭州去接何云。


1934年11月的一个傍晚,何云心急火燎地赶到南京。陈立夫将他引到蒋介石办公室,蒋介石见何云进来,起身问候。何云一个立正,行了个军礼,说: “报告校长,托您的福,一切都好!”他知道蒋介石最喜欢黄埔弟子称他“校长”。


蒋介石脸一沉,说: “哎,玉龙,私下场合,不必来这一套,你我之间,弟兄、弟兄。”


何云了解蒋介石,蒋介石发笑,大半虚情假意,若沉下脸来,却大半说的是真话。蒋介石热情地拉着何云的手,进入办公室旁的餐厅,各就各位坐下。


这顿饭虽说是便宴,却也十分丰盛。席间,蒋、何谈起了往事。何云十分感激蒋介石,是蒋介绍他参加陈其美设在上海的同盟会组织,并在其手下当了一名排长。后来又经蒋的介绍,在广州粤军当了连长。蒋介石担任黄埔军校校长后,又破格录用从未读过一天书的何云为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不久,又任命他为军校驻广州办事处主任。何云追随蒋介石东征、西讨、北伐,危急中曾送白马救过蒋介石一命。北伐攻克杭州后,蒋介石不忘旧恩,任命他为杭州市公安局局长、浙江省军事厅副厅长。


蒋、何二人谈得十分融洽。饭后,陈立夫把何云引进侍从室旁的一间密室,给他泡了杯热茶,开门见山地说: “此次紧急召你进京,让你承担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事关委员长的人身安全,党国的前途命运。你必须向委员长宣誓,我才告诉你。”陈立夫的手一动,密室墙上出现了一张灯光照耀着的蒋介石戎装像。何云走到蒋介石像前,举起右手,宣誓道: “敝人何云,誓死忠于委员长,不避弹雨刀剑。若有负心,让我死于乱枪之下!”


陈立夫让何云坐下,说道: “江西的共军,如今已逃窜贵州,贵州的军阀‘剿共’不力,致使共军在当地猖獗。为确保委员长的安全,必须替委员长找一个替身。我在全国范围内挑来挑去,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委员长说起你,才把你召进京。看来,你天生有个好条件,与委员长外貌极其相似,最重要的是你了解委员长,忠于委员长,委员长也了解你。所以委员长的替身非你莫属了。”


何云听后,立即十分干脆地答应了。不久,他便以蒋介石的贴身侍卫身份随时跟在蒋介石身边,仔细观察蒋的一言一行。下班后,他回到密室,把白天观察的情况认真再回忆一遍。


为了让何云模仿得像蒋介石,陈立夫给他安排了两名老师,一个是蒋介石的亲侄子蒋孝镇,他跟随蒋介石多年,是蒋最贴心的侍卫。他负责教何云浙江奉化方言。另一个是南京大学的国语教授,也姓何,负责教何云古汉语。


何云穿上了长袍马褂,理光了头,经过蒋介石理发师老胡的精心处理,光头上还留有几根细细的短毛,上唇蓄了日本式的八字形短须。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是假蒋介石。


模仿蒋介石的言谈举止并不容易。蒋介石说的是奉化官话,比较软。何云故乡是浙江西南部的严州(今建德县),严州方言的习惯用语和发音与奉化官话差别很大。蒋介石处事不惊,说话一句一顿,干脆有力,而何云开口却连绵不绝。蒋介石不喝茶,只喝白开水,而且喝得很少。何云却喝茶,量也大,喝时不够斯文雅观。蒋介石很少吃荤,吃荤必有鱼,而何云荤素不分,吃得也多……总之,两人差距太大,陈立夫与蒋孝镇一一指出,并监督何云一样样演示。蒋孝镇歇着,何教授上场,一字一句地教何云练字、写文章。


经过一个多月的强化训练,何云在外观上模仿蒋介石已相当成功,连卫兵也难辨真伪。“形似”已无问题,只是口音还有些别扭。针对这个情况,陈立夫叫他不要在公开场合讲话,以免露馅,还要求他重点观摩蒋委员长的言谈举止,务求“神似”,尽量通过手势来表示可否。同时,何云还得控制食量,保持体形。每天都有专门的医生来给何云称体重、量体形,一旦有变化,立即采取措施,加以限制。经陈立夫的精心策划与秘密训练,何云进步很快,陈立夫以为大致可以蒙混过关了,便决定让他替代委员长登台亮相。




1934年12月上旬,蒋介石决定在中山陵检阅自己的卫队,有意让替身何云亮相,试一试效果。


临行,陈立夫再三叮嘱何云: “此事绝不能有半点儿闪失,后果你自己清楚。”何云深感担子沉重,不禁额头冒汗。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已由不得他了。


这次“蒋介石”检阅的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警卫队,是一次小型阅兵行动。“蒋介石”一身戎装,正襟危坐在主席台前,国民党许多军政要人分坐两旁。


检阅从蒋介石的贴身卫队开始。队员们穿着一式的新军装,挎一式的武器,排成整齐的方队,正步前进。通过主席台时,队员们一律行注目礼,并高喊: “委员长好!”台上的“蒋介石”一脸庄严,向士兵们挥一挥手,喊一声: “弟兄们好!”


阅兵结束, “蒋介石”未发表任何讲话,主持人陈立夫宣布阅兵结束,各自归队。照惯例,大家得等蒋介石先走才好走。 “蒋介石”站起来,满面笑容地与主席台上的军政要人们一一握手,正要开步离去,宋美龄从一旁走了出来,高兴地挽住了“蒋介石”的一只手, “蒋介石”只好顺从地跟了过去。


这下,陈立夫急了,假如“蒋介石”真的与宋美龄上了小轿车直奔委员长办公室,那麻烦就大了。陈立夫立即向“蒋介石”使了个眼色, “蒋介石”忽地停住,说道: “夫人,等我如厕了再走。” “蒋介石”向厕所走去。各位军政要人此时也纷纷下了检阅台。


陈立夫在暗中捏了把汗,替身演示总算蒙混过了关。


中午,蒋介石专门让厨子烧了严州特色菜,犒劳何云。蒋介石边吃边与何云开玩笑: “玉龙,侬(你)搓(差)点儿把我咯女客(夫人)拐走啊!”


何云站起来,对蒋介石一鞠躬:“校长,我向你赔罪了。”


蒋介石哈哈大笑: “真要有此效果,真要有此效果啊!”




蒋介石真正让替身出场是在四川。1934年12月下旬,蒋介石偕陈诚、晏道刚、吴稚晖、陈布雷,还有宋美龄和德国顾问端纳飞往四川。


飞机降落在重庆广阳坝机场。以四川省主席刘湘为首的地方党政要员,早已恭候在那里。仪仗队照例把洋鼓、洋号敲奏得震天响,镁光灯闪成一片,晃得何云睁不开眼,他模仿着蒋介石挥手的动作,直到膀子发酸。新闻记者纷纷要求采访“委员长”,都遭到陈立夫的拒绝。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人们围着“蒋介石”一睹风采时,一辆黑色小轿车绕过欢迎的人流,神不知鬼不觉地驶往预订的宾馆,车里坐着的才是真正的蒋介石。


在四川,白天同刘湘磋商军政大计的是蒋介石,入夜留在官邸里的却是何云。谁要来行刺,何云自然是替死鬼了。


然而,智者千虑,也有一疏。尽管何云伪装得天衣无缝,但在蒋介石临行前夕还是露了馅。那天,刘湘临时改变了“议事程序”,当晚8点多钟,他亲自拿着汇报材料去宾馆呈送给委员长。推开门,刘湘诧异地看到,堂堂的“党国领袖”正在伏案为驻川参谋团主任贺国光誊抄文件。他十分怀疑,故意当面向“委员长”请示“戡乱”纲要的细节,何云急红了脸,吞吞吐吐,一问三不知。


刘湘顿悟:此人是委员长的替身。


一向受人敬捧的“四川王”被人戏弄,岂能咽下这口气?翌日,刘湘到机场为委员长送行,直言不讳地对贺国光讲,本人从来尊敬委员长,想不到委员长却对我刘某存有戒心,还当面演起“双簧”来。贺国光连忙解释“这是党国领袖以防不测”,并请求刘湘千万保守秘密。


蒋介石回到南京,为此事大骂了何云一顿。


1935年初,红军攻占了黔北重镇遵义,接着又四渡赤水,忽东忽西,让国民党军顾此失彼,疲于奔命。3月24日,蒋介石一行乘飞机经重庆飞到贵阳督战。


虽说历经了重庆的露馅事件,但性命总比面子重要,此次与红军和毛泽东近在咫尺,心头发憷的蒋介石还是让何云随同前来。而这一切,只有3个人知道,蒋介石、何云、蒋介石的理发师老胡。


进入黔境后,何云心情格外沉重: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扮演委员长,说话办事稍有不慎,露出马脚,自己丢命事小,还有可能危及委员长;假如委员长真出了事,自己同样难逃一死。


蒋介石来贵阳,宴会自然少不了。蒋介石很反感这些宴会,但又不能把这些人全得罪了,他还需要用这些人来对付红军。因此,有宴会、有人来请,一般都让何云代他去。


出席这些宴会,何云多是不讲话,或只讲几句话,学蒋介石点个头,就算礼数到了。没想到有一件事,差点儿又让何云露出马脚。


那晚,请客的是贵阳商会。宴会开始前,照例是商会会长发表一通热情洋溢的欢迎词,接着请委员长“训示”。何云学着蒋介石的样子,摇了摇手,表示不说了。可这胖会长是第一次见到蒋介石,不了解蒋介石的性格与为人,为表示热情,一次次领头鼓掌,请求“蒋介石”“训示”。何云不好当场发火,只好慢慢地站起来,环顾四周,开口说道: “诸位,今日蒋某人亲赴贵州,旨在消除匪患。匪患不除,黔境难安。诸位都与蒋某人一样,负有剿匪安境之责……”正讲着,突然“啪”的一声,灯一下子全熄了。蒋介石所有侍卫一下子都围到何云身边。何云也“刷”地站起来,拔出腰间的小手枪。


灯很快又亮了起来,何云马上惊觉,将枪藏进裤袋里。幸好他的枪只是垂手拿着,顺手放进裤袋也很快、很自然,没有被人发现。


何云很镇定地坐着,侍卫们还站在他的四周。商会会长诚惶诚恐地跑到“蒋介石”面前,擦着汗,战抖着说: “委员长,贵阳的电厂常有跳闸事故,刚才定是跳闸断电了。”


宴会草草地结束了。回到别墅,关上门,何云瘫倒在床上……



蒋介石亲自督战川黔,但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渡赤水,用兵如神,让蒋介石吃足了苦头。这次,毛泽东又来了个大动作,对贵阳发动了佯攻。


1935年4月6日夜晚,蒋介石如坐针毡,假如贵阳城池落到红军手上,后果不堪设想。为了布置下一步“围剿”红军的行动,他先期赶到了昆明。


但日子最难过的还是何云,他整天等候在贵阳委员长行宫别墅的密室里,没有一点儿自由。不仅要避开贵阳的党政要人、新闻记者,还得避开蒋介石带来的一帮人。他的一切行动都要求在绝密情况下进行。


有人冒充蒋介石,就必须有人冒充宋美龄。这点,陈立夫在南京时就想到了。他悄悄在南京中央大学找到一个形似宋美龄的女生,叫郭晓玲。郭晓玲是江苏省一个县长之女,陈立夫把她拉进了中统特务组织,并安排到宋美龄办公室当秘书,叮嘱她秘密学习宋美龄的生活习性、穿着打扮、言语行为。郭晓玲聪明伶俐,一学就会,一点就通,学宋美龄的样子、言行,真可谓惟妙惟肖。不管郭晓玲学得如何像,陈立夫只准她做“影子宋美龄”,不准她在众人面前露面,更不准她正面对人讲话。这次到贵阳,她便扮演宋美龄,配合何云演戏。


4月6日这晚,何云与郭晓玲说了一阵话,正要休息,门口侍卫与人吵了起来。


来人是贵州省主席、乌江江防司令王家烈,卫兵不准他进,他发火了。何云从陈立夫给的资料里了解王家烈的一些情况,蒋介石既然让王家烈做司令,就说明蒋介石还要用此人,何况是紧急军情,出了事,他也有责任。蒋介石临行前交代他相机处理,此时用密电跟昆明的蒋介石联系,已来不及了。何云不知如何办才好,郭晓玲见何云为难,便对他说,人骑在马上,只能随马跑了。


“让他进来!”何云冲门口喊了一声。


王家烈瞪了一眼侍卫,进了蒋介石的卧室。只见“蒋介石”一脸怒容,又见“宋美龄”在床上朝里侧卧,似乎睡着了。何云沉着脸问: “什么事,直闯我的卧室?”王家烈马上软了下来,说: “红军的大批部队已到了乌江一线,把我的一个团吃了。据可靠情报,毛泽东的中央红军也在乌江旁出现,他们要渡乌江无疑。我那几个兵是守不住乌江的,请委员长下令增援。不然,红军过了江,与张(国焘)、徐(向前)会合就糟了。”


何云一听,的确情况紧急,便问: “你向薛主任请求过吗?”


王家烈答道: “我求过他了,他不肯发兵。”


“我让他派兵增援你!你去吧!”何云本想让王家烈去后与郭晓玲商量一下,再拿主意。岂料王家烈不肯去,又求道:“委员长,我过去有错,有失职之处,此次获委员长信任,我少武再不死战,就不是娘养的。我只等委员长一声令下,我立即回到乌江前线去!”


何云一脸严肃,在会客室踱来踱去,心想:防守乌江没有错,他蒋介石曾下过令: “谁放红军一兵一卒过乌江,就要谁的脑袋!”假如他何云不抓住这个机会,就等于放红军过乌江,那么,他何云的脑袋不保不说,还会坏了党国大事。想到这儿,何云马上拿起电话,接通了薛岳。要求他立即派一个整编师增援乌江前线。先头增援部队限明早7时出动。另外抽调两个师做预备,随时听令增援。


在云南的蒋介石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将何云训斥一通。第二天清晨,蒋介石匆匆赶回贵阳,召见薛岳,意欲修改命令。不料,唯命是从的薛岳已随先头部队出发,前往黔北。蒋介石十分震怒,命人将何云禁闭,准备严惩。幸亏后来的事态发生变化,红军本来就不准备攻击贵阳,而是乘滇军外调贵州之机,突然巧渡金沙江,摆脱几十万国民党军的尾追,转向川西方向。于是,薛岳也没有白跑,未费一枪一弹,就“收复”了一个红军也没有的遵义城,号称“遵义大捷”,并在报告中恭维蒋介石神机妙算,将红军赶出了贵州。这样一来,蒋介石心平气和,反而觉得何云指挥得当,把他从禁闭室放出来,赐宴压惊。


何云此次转危为安,感到命运无常,想到“伴君如伴虎”的古训,便提出辞职,但蒋介石没答应。


因为这次西南之行,蒋介石对何云的成功表演非常满意,决定长期留在侍从室。后来有许多公开场合,何云都替蒋介石出面亮相,诸如剪彩、合影之类的事情。1935年11月1日,汪精卫在南京参加国民党六中全会开幕式时,与各中委在会议厅门前摄影时遇刺,蒋介石更是庆幸自己的远见卓识,对陈立夫也更加赏识和信赖。


但几年后,何云还是离开了总统府,主要原因是宋美龄对他反感,两个“蒋介石”让她时常无所适从。


何云在离开总统府时,蒋介石给了他一个军委会少将参议的头衔,让他领一份高薪度日。但给他作了几个硬性规定:一是不准外出,只能待在家中静养;二是不准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当替身的事。抗战胜利后,何云奉命回杭州隐居,他多次写信给蒋介石和陈立夫,请求恢复公职。可是,一直杳无回音。何云直到病逝前,还感慨“我当过‘委员长’,可是委员长不认我了”!


1947年9月,何云病逝于家乡建德县,终年61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