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医大一院:四岁儿童离奇死亡谁之错(图)

山医大一院:四岁儿童离奇死亡谁之错(图)

可怜的孩子

这个可爱的孩子叫牛晨宇,小名叫牛牛,12月12日刚刚过完4岁的生日,可是就在12月17日凌晨他却永远的离开了他最亲爱的家人。

10月31日,由于喉炎孩子在山大一院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在停药观察了二十余天后,医生于12月14日告知父母:孩子可以出院。可是就在12月16日孩子在气管开放的情况下感到憋气,一整天孩子母亲都在向医生反应,但是并没有引起医护人员的注意,直到孩子17日凌晨由于憋气致死。


山医大一院:四岁儿童离奇死亡谁之错(图)




事后,医生竟然让我们签自愿放弃治疗,带孩子回家,良心何在?!找院方,院方却把我们推给了医调委,医调委鉴定结果:医院无过错。再次找院方申述,院方又把我们推到了医调委,鉴定结果:前期无任何过错,16号以后只是有欠妥,还说如果家属不同意尸检,道义上补偿3万元一次性解决。可悲啊!孩子的命是用金钱衡量吗?天理何在,公道何在?!因为医生的一点“欠妥”就把孩子幼小的生命送掉吗?竟然还让孩子死后在再次受罪,才能证明医院的过错吗?大家不觉得可怜,可悲,可叹吗?天理何在,公道何在,人心何在啊!孩子的冤去哪儿申啊!


父亲牛强:13096666712 母亲秦敏:15035186195






山医大一院:四岁儿童离奇死亡谁之错(图)


山医大一院:四岁儿童离奇死亡谁之错(图)


山医大一院:四岁儿童离奇死亡谁之错(图)









附:


入院治疗及发病致死过程


牛晨宇,4岁,男孩,山西省长治市人,家住长治市紫金东街。


孩子在2011年10月22日前出现呼吸困难状况,并于10月22日在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入院治疗,诊断为喉炎,住院四天,经治疗病情无明显好转,主治医师建议转入上级医院治疗,于2011年10月26日转入山西省儿童医院呼吸科,仍诊断为喉炎,10月28日下午做喉镜检查时,检查结果显示:喉乳头状瘤?(后经山大一院证实,已否定了上述检查结果),必须手术,因儿童医院无激光治疗设备,无法根除,建议去其他医院治疗。10月29日孩子被送入山医大二院,进行插管治疗,在治疗过程中孩子一度出现停止呼吸心跳状况,经抢救恢复呼吸与心跳后,二院主任医师牛主任建议转入儿童医院观察。两天后,由儿童医院医务科联系山医大一院,于2011年10月31日转山医大一院耳鼻喉科,并与当天下午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孩子17:00左右从手术室回到病房,术后孩子病情缓解,有食欲,第二天凌晨,孩子出现发热状况,测体温为39度多,医生开了药,让我们家属自行购药服用,次日,为防止孩子感染加重转入单人病房。但随后几天,孩子气管切口处皮肤出现红肿,几天内红肿面积不断扩大,扩散至肩膀处都出现了红肿,该情况一直未得到院方医生的重视,我们家属每天都会在查房时告诉医生孩子的情况,医生只是用手按压红肿处后说没事,说孩子感染的细菌就是向上走才好,直到孩子气管切口变大周围及下方严重发炎,开始出现溃烂迹象,医生才让带孩子到鼻窦镜室查看,查看后发现皮肤按压后有脓血流出,肌肉组织已坏死,才着手处理,清理孩子伤口后,可以从患处看到孩子气管,食道等组织,孩子病情严重。经过一段时间的换药处理及抗菌治疗,感染得到控制,孩子病情渐有好转,并趋于平稳。到了2011年11月22日,孩子在做过喉镜检查后,被确认可以进行堵管,但由于孩子长时间依靠气管切口呼吸,堵管后总会出现憋气,不会用鼻子和嘴巴呼吸,医生告知都是孩子的原因,并未见有何异常,并于11月28日又进行了一次喉镜检查,后告知家属暂时别堵管了,先让孩子进行吹气训练。


2011年12月14日,周医生正式告诉孩子父亲,孩子病情已非常稳定,检查结果显示感染的细菌都已呈阴性,血象正常,心肺功能正常,肝功正常,过几天等孩子拆了线就可以出院,带管回家练习呼吸,每月来复查一次就行。当时已停药二十余天,孩子每天在医院只是练习吹气,孩子精神状态好。后孩子父亲、母亲及姥姥商量让孩子过两天就出院。


12月16日凌晨4:50分,孩子说憋,孩子母亲就给孩子点了盐水,咳了以后,孩子憋气状况稍有好转,但咳嗽声发干,未见像以前那样通畅,呼吸也比平常快,就去护理站喊值班护士,见没人又赶紧回到病房,给孩子吸上了氧气。6点左右孩子喉垫脱落,呼吸还是不好,孩子妈妈又去护理站叫了护士,7点钟护士才过来给孩子换喉垫,孩子又喊憋,护士给点了盐水,孩子还是不舒服,自己要求让护士给吸痰。(其间孩子已有好久没吸过痰了,十多天里也从未自己要求吸过痰)。护士给孩子吸痰,吸出的痰并不多,但有血丝,过后孩子情况稍有改善,孩子母亲告诉护士孩子呼吸不好,气管切口处有粘性分泌物出现,说话声音也没前一天好,咳嗽声听上去干干的,护士说孩子血氧饱和度正常,分泌物也一般都有粘性。8点30分张芩娜主任查房,家属向其反映了凌晨患儿的情况,并说术后这种气憋现象基本没有出现过,为什么现在却又出现气憋现象,张主任听了家属的话后说气道通畅没事没事,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只是主管周大夫询问了孩子母亲给孩子点盐水的情况,并告诉护士一小时左右给孩子点一次盐水,别的什么都没做。几分钟后尚护士过来给孩子点药时,孩子妈妈再次质疑:今天孩子基本说不出话,孩子并非靠鼻子和喉咙呼吸而是靠气管插管,正常是不应出现气憋现象的,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尚护士回应:“不是问了主任了吗?主任也没说什么。”孩子妈妈让她再给医生反应一下,尚护士还用棉签擦了孩子气管切口处的分泌物,说拿给医生看看。随后开始房间紫外线消毒,孩子母亲下楼去交押金,上楼后看到孩子在和姥姥玩的挺好,就没打扰他们,直接去给孩子买食品,中午回来后,孩子喊妈妈,声音发出来了,比早上的时候好了点,但孩子姥姥说孩子吃饭不太好,孩子母亲外出其间,孩子又憋了两次,均由护士进行了简单的点盐水吸痰处理,并没有医生来过问。


中午1点30左右,护士来给孩子送药,孩子又主动要求吸痰,护士吸了半天也没有痰吸上来,孩子母亲又告诉护士孩子气管切开处好像有脓液,要求护士再给医生说下情况,护士说周大夫刚走,下午周大夫上班了就让她过来看下,先用下刚送来的百多邦。随后孩子吃了点东西并喝了水后和母亲一起午睡,当时情况不错,孩子声音也好了点,孩子还要求妈妈讲故事。15:30左右,周大夫和杨主任到病房查看孩子情况,孩子还在睡觉,体温有点高,量了下体温是38.3°C,医生询问是不是感冒了,孩子母亲说没有任何感冒症状,后医生让护士稍后给孩子抽血做个血常规,让给孩子吃点护彤(退烧药)退烧。孩子母亲又告诉医生,孩子气管切口处有白白的好像是脓性分泌物,医生看过后说是伪粘膜,没事,还是让用百多邦和另一种药给孩子脸上和气管切口周围发红的地方使用,当时孩子母亲又告诉医生孩子多次出现憋气的情况,并自己要求吸了几次痰,但都没吸出什么,这些并未引起医生的重视,医生只是说空气太干了,多点几次药,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之后护士来抽血,还说孩子是不是交叉感染了,因为同病房有个陪床的有六七个人,尚护士还让他们别留太多人,以免影响他人。孩子吃了退烧药后退了烧,玩的挺好。下午5点多,化验结果出来,医生说血象稍微有点高,孩子母亲询问了用不用输液,郭医生说不用,口服点消炎药就行,随后出去开了处方,让去外面自行购买头孢克洛消炎,这时周大夫来给孩子换药,发现伤口处缝合线脱开,说让杨主任看下,电话联系后让孩子母亲带孩子去了鼻窦镜室,取掉了引流皮垫,剪掉了脱开的缝合线,用纱布进入伤口擦拭,有鲜红色血迹,医生说伤口没事,内部也挺干净,不用再缝合了,覆上纱布盖住伤口就行,换药的同时,孩子母亲又说了孩子这天一整天的状况,医生只是建议给孩子加点抗病毒的药,多点几次盐水,保持湿润。此时已是下午6点多,从鼻窦镜室出来后孩子精神挺好,也有食欲,吃了大半碗拌汤,声音也有所好转。18:40孩子母亲下楼买药,孩子和姥姥在病房里玩,19:15左右孩子母亲买药回来,孩子姥姥说护士来说了两次倒病房,让把孩子转到离护士站较近的3号病房8床,之后孩子母亲和姥姥开始搬东西,孩子和同病房的病人家属玩的挺开心,孩子还录了像。


倒换完病房已是21点多,新病床有护栏,以前的没有,孩子还挺新鲜,高高兴兴和姥姥一起睡觉。到17日凌晨12点多,孩子说要尿尿,刚尿完就喊憋,母亲给点了盐水,但情况未好转,赶紧叫来了护士,护士给孩子吸痰,吸痰过程中孩子呼吸困难,嘴唇发紫,孩子还意识清醒,使劲说出憋,憋…随即护士出去叫值班大夫,同时又进来一位护士,给孩子从气管切口处通入氧气,孩子说拉了,当时值班大夫进入病房,当时孩子由姥姥抱着,大夫让把孩子放到床上,孩子当时已憋的双眼不动,双手紧握,医生让加大氧气,同时让护士去叫值班张主任,几分钟后值班张主任赶到病房,看了下孩子,说加大氧气,护士说,已经加大了,张主任看到床上有大便,说孩子大小便失禁,但孩子母亲和姥姥告诉医生孩子拉的当时还清醒,医生未听家属意见,只是让护士输药,给孩子平衡电解质,随后护士给孩子加了药,但当时孩子已经成了一会儿轻吭一下,医生们并未想办法解决孩子呼吸不上来的问题,只是让护士给孩子抽血化验,商量让儿科医生来会诊,护士用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才抽血成功,此时孩子母亲突然发现,孩子右脸浮肿,张主任看后说是气肿,又让护士联系床旁胸片,过了几分钟护士回来说不能做。此时孩子妈妈又提示张主任患儿左耳有不明液体,询问张主任是否大脑缺氧,是否有影响智力等病症隐患时,张主任并未正面回答,只是让护士给患儿加甘露醇。然后儿科医生赶到病房,看了下孩子情况,当时孩子已无意识,眼睛上翻,口中有少量沫,儿科医生说孩子是抽搐,当时孩子妈妈马上提出孩子以前从未抽搐过,张主任也说孩子从来没出现过抽搐,但儿科医生说,这样的状况就是抽搐,让用镇静剂,张主任也同意并使用,过后孩子出现平静状态,所有医生一起出了病房,孩子姥姥跟随医生出去央求医生赶快想办法救孩子。大概5分钟后,医生又进入病房,张主任用听诊器在孩子胸部听过后,说孩子平稳了,都挺好的,然后儿科大夫也听了一下,没说什么。后医生同时离开病房,过了大概四五分钟又进来检查孩子说“肋角正常,没有气肿”,然后离开,过了几分钟,孩子母亲发现孩子肚子鼓鼓的,看了下氧气瓶,小球浮在最高处,询问护士未回应,在张主任又进来的时候孩子母亲和她说孩子肚子鼓鼓的,张主任马上让护士换大吸痰管把孩子肚子里的气吸出来。护士找来了大号吸痰管,从嘴里给孩子吸气,同时张主任一按孩子肚子,孩子就发出咕咕的响声,孩子肚子也软了下来,随后张主任离开,过后连续几次检查孩子胸部,都说挺好。期间,孩子母亲按孩子肚子,依然会发出咕咕的声音。随后又进来两个医生,检查后说不行上个呼吸机吧,张主任说这里没有呼吸机,又商量了几分钟,然后医生一起出了病房,只留两个护士在给孩子从嘴里吸东西。出去后大概七八分钟,进来一个值班大夫,将孩子母亲叫出了病房,告知孩子母亲上呼吸机的事,同时医生们安排另外一个年轻点的医生去别的科室找需要用的东西。这时来会诊的医生又让孩子母亲去拿孩子所有的片子,孩子母亲进入病房拿片子,出来时看了下时间大概是1:40几分,随后儿科医生看了片子几分钟,说孩子片子显示肺部挺好的,然后让孩子母亲把片子放旁边,等下他们还要看。2点左右,孩子母亲回到病房,当时所有救治的医生都在护士站坐着,由于没有监测设备,孩子母亲出病房之前,一直在握着孩子的手,感受孩子的脉搏,但回来的时候,再摸孩子的脉搏时已感觉不到跳动,赶紧向在护理站的大夫们求助,医生们进来后用听诊器听了一下说:“没有心跳,没有自主呼吸”,张主任让赶紧用皮球给气,这时才发现大小不合适,又去换了一遍,孩子母亲看到孩子眼睛微睁以为好了,叫孩子没有反应就掰开眼皮看了一下,发现孩子并不是清醒了而是瞳孔放大了,马上喊了起来,任主任(好像是儿科)赶紧看了一下说:“瞳孔5毫米”并摇了摇头,张主任赶紧过来给孩子做心脏按压,让护士在患儿脚上夹上血氧监测并打开急救车,开始用抢救药品,给患儿上了心电图机,两点三十分以后血氧已监测不到,其他科的医生退出了病房,护士要撤走心电图机,患儿母亲说:“不是还有心跳吗?你们看出来的纸上还有曲线,求求你们救救孩子吧,不要撤”,这时有一个医生还说:“这是按压的结果。”孩子姥姥哭喊着求医生救孩子,张主任对孩子进行胸部按压,随后又进行长时间按压,但孩子已无心跳呼吸。孩子的父亲和舅舅赶来时已是17日凌晨4点多,当时看到医生还在给孩子轮流做着按压,但孩子已没任何反应,病房内无任何抢救设备。舅舅问张主任,怎么不抢救,张主任摇头,说“已经打过四次强心针了”。早晨五点左右,孩子尸骨未寒,死亡原因未明,张主任把孩子父亲叫到护理站说让我们写自愿放弃治疗才能办出院手续,将孩子带走,孩子父亲问张主任孩子怎么没的,张主任无法解释清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