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伟和他“美女妻子”的故事

文小伟就是在这个秋雨绵绵的夜晚给我发来短信,他一句“我好烦”,像秋天这场没有预约的雨,一下,就雨打芭蕉地让听雨人愁肠百结、感慨万千。

第二天,我们在茶楼见了面。

采访人物:文小伟,男,35岁

我的欣喜:抱得美人归

娶个美女做老婆是我从小的夙愿。我喜欢美女,如同喜欢酒。我有一个常在醉酒间写几句歪诗的作家朋友曾对我说过,酒与美女齐名。无酒,美女可酣;无美女,酒能解馋。一语道破我心声,使我对美女的好感又添一层。

一次偶然,我去看我外婆,路上邂逅了林小旋,她长得非常美丽,1.65米的高挑个儿,细白皮肤瓜子脸,大眼细眉樱桃嘴。并且巧的是,她居然就住我外婆的隔壁。

我开始热烈地追求她,记得当时林小旋半推半就,我知道这是美人多傲气,但我同时也明白,美人都爱财,如果你趁势再补一句你家有多少财产,保准美人不等你手一伸,就主动投向你的怀抱。

是的,我就是这样做的,我在见面不到一个小时就抖落出了我的家世。因为我只有1.68米高,我需要在我自身条件不够优秀的前提下再加一道砝码。我说我的母亲是国营公司的总经理,我的父亲开公司开了二十几年,我家有房有车有别墅。我很平白的告诉她,脸部表情镇定,语气也无丝毫修饰。说完之后,我依然带着镇定的表情看着她,我知道在我这句话后,有什么样的事情会发生。果然,我看到她扇动着两只手臂,像一只鸟儿飞进了我的怀里。

现在想来,她那时的动作真令人恶心。不过当时,我竟半醉。

我们恋爱了。恋爱后我才发现,和美女谈恋爱你就得当马,因为她们似乎天生是来享受锦衣美食的,你娶了她们是你的荣幸,所以你即使当马都还得自个儿扯块红布来蒙头,把那美女当磨子一样地推,一年又一年,当马的赔去耐心和耐力,才能换来生活的正常运转。

我大约在和她单独相处的第二次,也即第一次见面后的第二天就摸了她的手。我找了一个话题和她谈,就趁势拍了拍她的手说“哎,你知道吗……”,她说“哦,是这样的呀”就趁势挽住了我的胳膊。我们的感情就这样大踏步地前进着,直到天黑如胶似漆地粘在一起。

其实说实话,我在拥有她的那天晚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一个如此轻易献身的女人,你还能指望她将来为你守贞洁吗?何况她是美女。但这也只是一闪念,我很快又被她的美貌迷住了,就什么也顾不了了。

我想这也许就是人们常爱犯的毛病吧,在巨大的危险还没到来之前,人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身边的细小警示。其实那时候我已经知道她身上有很多坏毛病,比如,她懒惰、自私、冷漠,缺乏同情心等。

我曾亲眼见她拒绝给她病重的母亲买药,那个时候,她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做面膜,而她母亲的呻吟声、哭泣声,甚至诅咒声,正从卧室里声声传来。更令我想不通的是,她居然在她母亲的哭吵声中,在与她病重母亲一墙之隔的房间里安然做了整整一下午面膜。我帮她母亲买回药后,心情一直不平静。后来我问她当时内心是怎么想的,她好看的嘴巴里居然吐出了四个字“老不死的”。

这是我们相识的第六个月,我发现身边这个美女的某些性格确实令我震惊,但我发现自己确实又不能抵御她的美貌,以及由此带给我的虚荣心的满足。于是就在我们相识半年后,我把她娶回了家。

我的愤怒:美女都凶悍

没有想到,就在新婚那天,我们居然吵了一架。

按说她是没有理由和我吵架的,婚宴的地点、等级和宴请哪些人,我几乎完全按照她的意图在实施。我在重庆最豪华的万豪酒店订了100桌席,请了重庆市娱乐界最有名气的笑星白小军和庞祖云来捧场。

婚宴间,我见她也很兴奋,无疑,她对婚宴是满意的。但不知为什么,午饭过后,她突然花容失色,说心情不好说累要进房间休息,并硬要我陪她一起休息。我说外面有这么多客人还有我的同学朋友呢,我怎么能丢下他们不管,去陪你睡大觉呢?她因而勃然大怒,将枕头、被子朝我扔来,大骂我。我一气之下,也还击她。我母亲在另一个房间听见了我们的吵骂声,赶过来劝阻,她竟用双眼狠狠地瞪着我母亲。

我很爱我母亲,同时敬重我母亲,我一直认为我母亲是天底下最能干的女人。她对我母亲的不恭,立刻使我的心都碎了。

这个时候我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当时的愤怒或者说伤感,俗话说,新婚吵,天天吵。意思是说,新婚之日吵架是不吉利的。新婚之日如新郎新娘吵嘴,必一生不得安宁。这似乎成了我们婚姻的符咒。

我们婚后果真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有时觉得吵架不解恨,还要扭在一起打。不知为什么,我对出口骂人出手打人的女人深恶痛绝,那段时间,我因而痛恨所有女人。

我有时会这样想,如果某个男人因为疼爱某个女人而疼爱所有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一定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女人,是女神是天使。同样,如果某个男人因为痛恨某个女人而痛恨所有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必是魔鬼是撒旦。

我也曾反思自己的过失,我认为我们的症结主要在于沟通不够,可是我发现她似乎不需要这些,她只需要化妆、打扮和保养皮肤,除此之外,就是吃喝玩乐。我有时会细细的打量这个美女的眼睛,当你发现它的确漂亮得惊人,而你又的确发现那里空洞无物时,你便无法抑制想做两个动作,先轻轻的抚摸它,然后给它猛地一拳。但我仍然渴望走近那双眼睛,这也许跟我渴望美好的婚姻生活有关,我因而期盼与她平等、友好的交流,哪怕一次。

然而,每当我一产生这个想法,我发现我是那么的悲哀——一个具有较高文化素养的男人的悲哀:这样的一个男人和自己的妻子,竟然没有过一次比较成功的交谈。她说话粗野,三句话不离一个“妈”字,而她嗓门之大,使我怀疑她这样一个瘦弱的女子怎能发出一个胖子的叫声。往往,我在这粗野的吼叫声中,不是厌倦得想马上逃离,就是暗暗下决心不再作第二次交谈。

这个时候,我们还刚刚结婚不久,想必来吃喜糖的人嘴角间的甜蜜还没拭去,而我内心已经阴云密布。我想到了离婚,然而这个念头刚一产生,我即刻又被另一个念头打败了,那就是世俗。世俗会怎么看待一个刚刚轰轰烈烈举行过婚礼的人,在几天后又离婚?尤其这个人又是个富家子弟!

我陷入了痛苦之中,我第一次隐隐感觉到世间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尤其能左右一个人的心情。

我知道这种东西叫爱情,它让我在痛苦时懂得它的重要性,却不曾叫我尝试它的甜蜜。

我的困惑:美女能否娶

日子在单调地循环往复,我发现自己曾几何时心头有了淡淡的忧伤。而这个忧伤,正从一个点氤氳成一个圆然后扩散成一个面,从我脚下铺出去,使我看到前面暗淡无光。

我那时在沙坪坝做建材生意,生意好得让我有点不耐烦。一天她告诉我她有了,只有那时,我才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点欣喜的光。但不知为什么,我看着那点光,心里竟升起一股厌恶感,但很快,一个意外的欣喜在我的脑海冉冉升起:我要看好这个女人在怀孕期间怎样变丑!

产生这个念头,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好像她不是自己的女人,而自己又恰好是那个素质低下、心怀不正的人,在期待一场由这个女人当主角的闹剧的开始。现在想来,我有这个想法只能说明一点:我已不爱她了。如果说我曾经爱过她,那也只是在婚前半年时间里,她做过我的180天爱人。

孩子3个月大时,她妊娠反应特别大。我母亲为了改善她的心情,专门陪她去北海玩,还为她请了导游。不曾想,问题就出在这个导游身上。这个导游是个长相俊俏、风流倜傥的小伙子。据我母亲后来讲,当时她已看出他们之间有些端倪,但她仍不能将她偶尔突然失踪半日与那个男导游联系在一起,毕竟,她的肚子不小。

事情最终败露是由我发现的,她回来后和我ML,突然大胆地玩出好多花样来,而我们以往ML是非常单调的,我立刻警觉,问她,她说是照电视学的,此事我也没再深究。但后来我发现她常常深更半夜发短信,有次我好奇,偷看了几条短信,竟看到有人称呼她为老婆,我一气之下,将她的手机砸了。

又过了几个月,也即是去年底,她生下了孩子,一天深夜,当她又在不停地发短信时,我忍不住又去偷看了一回,这次我一看就气血冲顶,将手机砸掉后,我们吵了起来,她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她曾与那个导游上过床,我也就直言不讳地告诉她两个字“离婚”。

第二天早晨,我从另一间卧室走进她的卧室,她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我平静地告诉她我们已无法再生活下去了。她沉默着,我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闻着从她的被窝里散发出来的温暖的异味,我突然心生鄙夷,曾经以为美女的身体与平凡女子有什么不同,原来不过如此而

已。而那所谓被称为美女的女人,一旦没有一颗同样美丽的心灵,她的外壳,无疑就如鹿子身上那几块梅花斑,虽是好看一点,但又有什么作用呢?






采访后记:当爱情贴上美女的标签

本来美女,爱情,各执一词,互不相干。只因美女是现世最值钱的标签,所以到处贴,当它被贴在爱情上,爱情这棵树将立刻成为一株名曰美女的名贵的树,卖个好价钱。

本来美女、爱情都不能换钱,只因美女稀缺,恰好有那财大气粗膀阔腰圆的,欲显示其优越性,以利诱之,于是美女爱情成了金钱的代名词。其实,若将那外表漂亮内心如毒蝎的美女与外表丑陋内心美丽的女子两相比较,让一个智慧成熟的男人来选择,应该不是一道难题。

可因现今男人似乎都喜欢美女,于是轻易做出选择,于是文小伟的故事便天天上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