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警方“卖萌”需要制度约束


◆林 萧


近日,多地警方宣传材料用了最潮的凡客体、咆哮体、淘宝体等网络用语。厦门一名制作卡通宣传视频的80后警官称,原来宣传说教味道太重,使用网络用语代替枯燥文字获得积极反馈。专家建议,应明确有趣和严肃之间的界限。(12月28日《广州日报》)


“卖萌”原本为动漫用语,随着使用的人越来越多,逐渐发展为新潮的网络语言,可通俗地理解为装可爱,刻意出现一些可爱的动作、言语引起人们的注意。警方的初衷无疑是好的,可以通过一些新潮的网络语言,使原本枯燥无味的材料显得生动起来,从而起到吸引民众眼球、广泛宣传的效果。因此,警方“卖萌”实际上也是一种执法创新,只要有利于工作开展,并且内容是积极的,偶尔“卖萌”一下也未尝不可。


不可否认,警方“卖萌”至今存在诸多争议,主要体现在一个“度”字上。一些警方取得了实效,并赢得民众好评,但也有一些警方的“卖萌”让人难以接受,甚至有炒作、哗众取宠之嫌。今年12月初,南京白下警方发明“三国杀”版通缉令,将命案逃犯姓名、头像、犯罪信息印在各类卡牌中,发动广大网友向警方提供线索,此举卓见成效,通缉令仅发布3天案犯即投案自首。“三国杀”原本是一种风靡网络世界的游戏,由于警方的巧妙构思,借助网民的力量为缉拿逃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可见警方“卖萌”只要使用得当,完全能够让人接受。相反的是,一些警方将逃犯称作“亲”、“亲爱的”,并大量使用“有木有”、“鸭梨(压力)好大”等网络语言,将通缉令演绎成了“话剧”,难免让人大跌眼镜。更严重的是,“三国杀”版通缉令被媒体报道后,各地警方纷纷跟风效仿,挖空心思制作诸如“贺卡”通缉令、“扑克”通缉令,将“卖萌”之风推向了高潮。


不妨冷静思考一下,警方要开展工作,除了“卖萌”难道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卖萌”虽然新潮,但其中的调皮、滑稽的成分过多,作为国家的司法机关,警方“卖萌”如果把握不好“度”,势必会有损法律的尊严。同时,很容易给公众形成一种错觉,“卖萌”是否折射出警方工作能力的低下,以至于“黔驴技穷”了才通过“卖萌”达到各种目的?或者说各地警方纷纷热衷“卖萌”,是否会形成一种“懒政”思维,一味寻求捷径却抛弃了忠于职守、艰苦奋斗的警察精神?


很显然,对于警方“卖萌”不能“一刀切”地制止,但也绝不能放任自流,应当纳入必要的制度范畴进行约束。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还需要充分考虑公众的情感,以及从维护司法尊严和国家文字尊严的角度出发,将“卖萌”尽量往纯洁、适当的重心偏移,做到“卖”而不“滥”,“萌”而有“度”,才能得以健康发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