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发表于:2011-12-28 14:10


作者:帝国良民


头 衔:高级写手 只看楼主


发送消息



人会生病,生病会进医院,进医院的话,都是想活着出来,但虽然多数人是活着出来,总也会有人死在里面,这本不奇怪,医院就是个有生有死的地方;但当一个有正规资质乡卫生所连续发生多起医疗死亡事故后,主管官员仍然声称“进了医院,有活就有死”,则不仅显得对生命价值之冷漠麻木,更彰显出一副推卸责任的丑恶嘴脸。可偏偏就有官员说这种话,据中国青年报12月28日报道,12月21日,有村民反映安徽宿州毛庄卫生室一年半时间内有4人因输液死亡。该诊所是经过当地卫生主管部门认定的正规诊所。卫生主管部门称,由于辖区管理卫生所数量巨大无法一一掌握情况;而主管机构防保所的负责人则称,进了医院,有活就有死……

一个乡村诊所连续发生四起输液死亡事故,本应该引起当地卫生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才对,毕竟人命关天,农民的命也是命;但主管领导却心安理得的声称“进了医院有活就有死”,这又叫人情何以堪?蹊跷的是,所有接受采访的部门都表示对此并不知晓,报导说记者一行来到宿州市委宣传部外宣办联系采访当地相关卫生监管部门,外宣办工作人员联系近两个小时未果,当来到杨庄乡政府,主管副乡长也表示来这里工作时间短,并不知晓;接下来,记者来到毛庄卫生室的主管机构杨庄乡医院。这家乡镇医院的大门口赫然悬挂着鲜红的横幅“热烈欢迎卫生部领导来我院检查指导工作”。而此时,院长办公室也是大门紧锁,院长本人手机关机。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似乎对此讳莫如深,相当的敏感,乡主管副书记说的还是“从维护和谐稳定的大局出发-----”云云,人都诊死了,连续四条鲜活的生命,不认真调查处理和反思,却谈论什么和谐稳定大局,试问一家卫生局备案的正规诊所发生了如此严重医疗事故,要当事者家属又怎样“和谐稳定”呢?


事实上据记者调查发生上述医疗死亡事故后,几乎都是拿钱买命、赔钱了事,村民薛振环的儿媳妇,她只是去治牙疼,输完液就死了,赔偿了11万元。一位张姓村民说:“现在农村出现医疗事故,反正就是赔两个钱,只要双方能协商就行了,也不管咋死的,更没有上级主管部门来追查。”。看来只要协调赔钱事宜,就可以摆平那些本来可以通过监管治理而改善医疗环境、提高医疗水平的不负责任卫生机构的行为,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当然似乎更愿意遮丑,而推卸责任的理由却似乎出奇的简单——“辖区管理卫生所数量巨大无法一一掌握情况”,至于是否需要加强监管、加强对乡镇卫生所、小诊所的医疗从业人员进行培训,则不置可否。出事的这家小诊所看似平常,但对其的调查却并不容易。在对区卫生局以及相关机构工作人员进行采访时,就连记者也感到,这家诊所之所以治死人还能长时间照常营业,远非仅仅是以钱抵命那么简单。


所以当记者碰巧意外的在乡镇发现乡防保所所长郝亚丽时。面对记者的提问,这位负责对辖区卫生所监管的所长再次确认,王安虎有执业资格证。对于出现的死亡事件,郝平静地称:“现在大医院的医疗死亡事故都很多,人进了医院无非有三种情况,要么活着出来,要么死了出来,要么转院,都很正常”。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这当然“都很正常”,有生就有死嘛,关键是并非如此,而是在其管辖之下的诊所连续发生多起输液致人死亡事故,这能算正常吗?在这种背景下,再说出“进了医院,有活就有死”的风凉话,凸显出一种毫无责任感的、对生命之麻木不仁,当然更主要的是试图遮掩主管部门在管理上的失职渎职,在他们眼里,赔钱就可以息事宁人,赔钱就可以继续开业,不就是几条农民的命嘛。甚至当记者追问防保所是否在出事后去现场调查药品使用情况等问题时,她的回答还是这个问题不属于自己的职责范围,并建议记者去找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问问。而当地卫生局甚至对于记者提出的毛庄卫生室仅一年内出现的四起死亡事故时,干脆声称局里并不掌握情况。


显然在当前看病难看病贵的情况下,绝大多数时候农村人群都是更愿意选择在乡下相对便宜的乡镇卫生所或小诊所里就医,而现实的情况就象有专家所说的,村医乱用药的现象比较多见,全国百万乡村医生大部分没有经过正规培训,医学知识贫乏,要提高他们的医疗质量,需加大技术培训和监管力度。但如果都象安徽宿州这样,卫生主管部门刻意回避自身的监管责任,无视已经发生的恶性事故而不采取切实有效的整改整顿措施,甚至以“进了医院,有活就有死”这种冷漠的态度看待这些严重事故中丧失生命的农民, 试问生命的价值、生命的尊严何在?


显而易见,主管部门的态度决定了当地农村卫生室医疗环境的恶劣和医疗监管的薄弱,连续发生输液死亡事故也就并不奇怪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