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侦探公司忙 私家侦探多数捉“小三”

平安夜里,有人约会,有人血拼,有人狂欢……但在这浪漫的节日背后,有一群人,隐蔽在角落中、人群里、车流内,却身配高尖端的偷拍设备冷眼紧盯跟踪目标小心喔,说不定你已经被盯上了。


昨日,记者从一些调查公司了解到,圣诞节私家侦探们忙得不亦乐乎,大部分都有调查“*”的业务:其中,武汉德恒商务调查咨询公司有4起委托,共有2对“地下情人”成功被“捉”;武汉天道商务信息咨询公司也表示有4起委托,平安夜当天有一起因为目标人没有行动而需要继续调查;武汉市鑫蓝邦商务信息咨询公司称冬天是“*”生意的淡季,但本月也有两起委托成功取证。


在中国,私人侦探的发展充满曲折。1992年,上海成立了第一家私人侦探机构,第二年公安部明确规定,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各种形式的私人侦探所,这个机构从此被取消。


1993年,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关于商标注册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有“侦探公司”这一项。2002年10月,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新颁布的“商品和服务注册区分表”,第一次将“侦探公司”、“私人保镖”列入其中,允许注册“侦探公司”商标。


据了解,目前武汉市有调查公司20余家,层次也良莠不齐。一般来说,调查公司主要业务有婚姻调查、商务调查、寻人找址等,每笔业务的资费都在万元以上,商业调查的收费更高。


业内人士介绍,调查公司收费高,主要是因为调查取证的一个周期基本上就需要一个星期左右,还要提前制定调查计划,同时,调查公司需从电信、移动、联通、银行等单位内部的“内线”中购买信息为调查服务。


案例一


异地婚姻亮红灯 妻子现场捉奸


委托人身份:黄丽 教师(武汉)27岁


目标人身份:刘庆凡 销售人员(鄂州)26岁


两人的异地婚姻已经持续了3年。刚开始,刘庆凡周末总还回去与黄丽相见,今年以来,却总是以“业务忙”推托,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今年11月,刘庆凡提出离婚,黄丽开始收集丈夫的的事证据。


武汉德恒调查公司的侦探们根据刘庆凡的话费清单,锁定一名王姓女子,离异,独居。24日晚6:30,女子从单位开车回家,侦探们尾随其至母亲家。此时大家略有失望,以为其会吃晚饭后一个人回家睡觉,但7:15,女子出门,没有回家,到大型超市购买了排骨、鸡肉和水果一大堆食材。


开车至女子所住小区,4名侦探陪同黄丽在大门口的车中蹲守,一名侦探在女子楼栋口守候。9:30,一名身着休闲服,戴帽子,背双肩背包的年轻男子进入小区,由于夜色昏暗,黄丽也无法确定是不是丈夫,但一名侦探推断常年住在该小区的人背双肩包回家的可能性较小,便提醒楼栋处的侦探注意,果然,该男子进了该楼栋,径直上了4楼。


侦探跟着他上楼,进门后,他第一句话就是:“我回来了”。考虑到当时已经接近晚上10:00,以任何理由想要进入女子房间都显得牵强,几人决定第二天早晨再来。第二天上午9:00,侦探以谎称推销的方式进入房间,女子开门,“男主角”身着睡衣睡裤,取证成功!


案例二


妻子调查只为查“小三”底细


委托人身份:张晴 全职家庭主妇 40岁


目标人身份:胡建 某企业经理 46岁


张晴与胡建结婚21年,据张晴称,胡建对她十分体贴,夫妻感情十分恩爱,但张晴知道丈夫外面零星有些“情况”,她不愿离婚,只想知道“小三”的身份,于是委托武汉德恒调查公司进行调查。


24日当天,胡建下班较早,下午4:00就回了趟家,在家跟张晴打电话称晚上要跟朋友去青山打牌,晚上9点就回家。随后他开车出门,到一家面包房买了糕点,放置物品时侦探们看到车子后座放了一个带包装的名牌挎包,推测该挎包为礼物。


下午4:45,车子开到徐东,胡建下车。1小时后,他与一名提了很多购物袋的年轻女子一起上车,随后,两人直奔武昌某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6:30,晚餐开始。在餐厅内,侦探们断断续续拍摄到共50分钟左右的视频,里面有两人搂抱、相互擦嘴,以及胡建帮女子整理头发的镜头。


8:20,两人从餐厅出来取车,在车库内停留了半个小时,似乎有些争执,之后,车子启动,过二桥到达汉口,二人直奔某酒店,胡建到大厅开房,女子随后乘另一电梯径直上楼。侦探们拍摄了二人进房时与出房时的照片,取证成功。


最终,侦探们调查出该女子为一名KTV伴唱女,张晴认为此女不会对婚姻产生威胁,没有对丈夫采取过激行动。


侦探们为了得到信息、取证成功,往往会采取偷拍、偷录、跟踪等方式,还会为各大单位的“内线”支付费用,以获得第一手材料,同时,为了调查需要,还会冒充国家公务人员,伪造冒用他人证件、私闯民宅、违反《道路交通法》开车。


湖北九通盛律师事务所律师钱谦良表示,调查公司取证有“打擦边球”之嫌,虽然国家工商总局在2002年新增允许注册类别包括提供私人保镖、侦探公司和寻人调查等“安全服务”,但在实际上并没有进行切实有效的监管,甚至很大部分调查公司根本就未经工商管理机关登记注册。


钱谦良称,在公共场所采用偷拍、偷录、跟踪等方式取证的行为不好界定,其在取证的形式上一般是不违法的,但在他人私密空间中擅自取证,就有侵犯别人隐私之嫌。而采用冒充国家公务人员,伪造证件等非法手段调查取证,其本身已经涉嫌犯罪,其取得的证据在诉讼程序中也将被依法排除,而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另外,在各行各业给调查公司提供信息的“隐形员工”,毫无疑问已经泄露他人的个人信息,若造成严重后果,也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两案例中的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


情人节最忙?NO,最闲!


平安夜尚且如此忙碌,那爱侣们心目中最重要的情人节,岂不是会更加火爆?在询问过各大调查公司后,答案竟出奇的一致:情人节并不会变成“擒人节”,反而却是他们一年当中最轻松的时刻,原因很简单:没人会傻到在这么特殊的日子里去会“情况”,这不是等着被捉吗?


武汉鑫蓝邦商务信息咨询公司的郑先生说,在整个“*”调查市场,冬天其实不算旺季,一方面由于天气寒冷的客观原因,很多情人减少了见面机会,另外,冬季各大节日不断,抱有“家中红旗不倒”思想的很多男子还是愿意在家陪老婆,免得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但是,由于临近年关,该公司的收债业务量猛增,一个月能接到近10起。


武汉德恒调查公司的辛先生也表示,会在情人节明目张胆会“情况”的很少,一般都是订些花或者巧克力送过去,而不会直接见面。极个别也可能会选择在这天约会,但一般都是婚姻已经破裂,准备破罐子破摔型的。


另外,在元旦及春节期间,各大公司“*”的业务委托量也不大。“因为这些是中国人很注重的传统节日,讲究‘团圆’,男性通常会在家中与家人团聚,减少不和谐因素。随着春天的到来,‘*’会再度复苏。(记者 梁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