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刘公岛训练团的助民劳动

刘公岛训练团的助民劳动

“六月的太阳红皎皎,成熟的麦田一片黄,海军战士爱大海,也爱公社的金波涛”。这是我们三中队 在助民劳动割麦子结束后,参加团里文艺汇演,编演的歌舞里的歌词。

那是1964年初夏,威海郊区的大片小麦成熟了,团首长做出了,停课三天助民劳动,帮助公社抢收小麦的决定。那天早上我们全中队200多人,除了留下一个站码头岗的士兵,全部登上了登陆艇,出岛到威海,整队带到指定的公社,去帮老百姓割麦子。到了现场看到那大片的麦田,黄澄澄一大片,蔚为壮观。

我们分班领取生产队准备好了镰刀,到了地头上,每个人分到了六垄,我得左右两边是两个山东的农村兵,一转眼就把我拉下一大截,两个兵很主动的每人替我带掉一垄,剩下四垄给我,就这样我还是拉下一大截。好不容易割到了地头,区队长就拿走了我的镰刀,叫我和其他人一起去搬麦捆,真丢人啊,连搬麦捆也搬不过人家,没有办法,谁叫我长在上海,没有经过农村生活的锻炼呢。看到我这个样子,休息的时候,区队长和中队长谈了一下,做了一个决定,明天把我留在家里,站码头岗。

就在这样,三天助民劳动,除了第一天出洋相以外,站了两天码头岗,站码头岗,肩着一支53式步骑枪,可以在码头上活动,有船艇靠码头,的时候带一下缆绳,船艇离码头的时候,解一下缆绳。虽然不累,可是一个人站一天,没有和别人说话,真憋得慌。

吃饭的时候,炊事班来个炊事员,换一下岗,吃完了饭,马上就要去换岗,想方便的时候,就躲在岗楼后面,对着大海使劲的放,我结结实实站了整整两天码头岗,别的没有什么感觉,就是觉得空虚。

三天的助民劳动结束了,团部决定要搞一次文艺汇演,把助民劳动中的好人好事,搬上舞台。这个任务落到了我们几个城市兵的身上,实话实说,我割麦子不行,编个割麦子的小歌舞还是在行的,我们就编了一个割麦子的小歌舞。

根据团首长的要求,中队干部上台,还可以加分,在歌舞演到割麦子休息的时候,安排了中队杨副指导员,歪带着草帽,穿着一身旧军装,领子上还缀着他的上尉军衔,挑上了一担水登台,给战士们解渴,连水桶里的开水,都是真的,载歌载舞的同志们,也乘机喝上一口润润嗓子。

副指导员登台,还有一句台词,“同志们,喝水了”,引起了全大队的轰动,得了个满堂彩。在全场的掌声中,我们边歌边舞,结束了我们的演出,转到了后台。

经过评定我们的节目,获得了优秀创作演出奖,为三中队争了光,中队长对指导员说:“小*,干农活不行,编个节目,搞个文艺演出,还是满在行的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当兵参加的助民劳动次数不少,基本上都得到了老百姓的称赞。只有一次是个例外......

有一年拉练,住在一个山村里。生产队的女劳力帮我们拆洗棉被,我们则上山砍柴,分到各户。连里给每个人规定了任务,由司务长和给养员过称验收。天快黑了,战士们挑着自己砍的柴回来了,一一过称。当称到一个懒兵的柴火捆时,出洋相了:给养员用秤钩勾起柴火捆,从柴火捆里滚出一块大石头!看热闹的老乡们哄然大笑,连长的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白,看架势真想冲上去扇那个懒兵大耳瓜子。

本文内容于 2011/12/28 23:18:39 被桑泊渔翁蒋山樵夫编辑

部队下乡支农也是很快乐的事,新鮮丶悦目丶有趣.那年我们连到南海一生产队帮助扦秧,一个连队分两组,一组帮助脱秧一组帮助莳田.不过忙沒帮成被老百姓请上了田埂,原因是拨秧苗的不会使劲把秧苗拨断,扦秧的不会掌握株距密疏不勻.尽管投帮上多少忙,但老百姓对我们还是很热情的,摘来好多荔枝让我们吃,一个河男兵拼着老命吃,最后抱着肚子直喊痛,他不知道荔枝多吃湿热,肚子会受不了的.

 以下是引用黑营乁军刀 在第6楼的发言:
偶尔和大家干点农活是件很惬意的事

支持加叔原创


军刀,我在学生军训中,我给学生们上政治课,半天3课时,我可以讲得一个阶梯教室(大约200多中专学生),全体参训学生没有一个打瞌睡的,讲完了以后,同学们一致翘起大拇指,男学生更是赤裸裸地说:“*教官一肚子牛*”。我是复旦大学政教系,马列主义专科毕业的学生,上政治课本来就是拿手好戏,再加上肚子里,这么多的货,厚积薄发,还不能让学生听得一愣一愣的?


上政治课,最怕的就是干巴巴地说教,一定要搀些调料在里面,让听课的学生在欢笑中,潜移默化地得到教育。这叫寓教于乐,也是避免听课的学生,打瞌睡最好的醒药,这是我当政治教员的一点小小的心得体会,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1/12/29 6:14:00 被加加林少校编辑

军民一家亲是我军的光荣传统!!

17楼老汪

义务劳动为民分担,

部队特色优良传统;

军民结合战天斗地,

粮食归仓喜获丰收!好文章力帖支持!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