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1年,我们很难用一个词来记述泽州公安的“清网行动”,急风骤雨,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抑或是乘胜追击,紧锣密鼓,如火如荼?不管这些词多么气势恢弘,却也只能表现2011年全国公安机关大追逃行动的一个侧面,而更多的细致琐碎和五味杂陈都隐藏在一个个逃犯落网的背后。这次行动带给我们的有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有如坐针毡、寝食难安。我们的心情在这次行动中经历了多少次希翼与失落的逆转、多少次欣喜与悲哀的变化。全国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专项督察“清网行动”开展以来,泽州公安全体民警在以局党委书记、局长史慧军同志带队的领导班子带领下,借全国东风,负重前行,厚积薄发,剑锋所指,势如破竹,行程数万里,足迹遍神州,克服本局逃犯基数大,分布广,逃跑年限长,反侦查意识强的困难,不言苦、不言难、不言败,顽强攻坚,勇往直前,超额完成了清网行动的既定目标。行动期间,共抓获本局封网前逃犯93人,清网率80.9%。“为人所不能,是能也”。泽州公安在本届党委班子的带领下创造了追逃史上的奇迹,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胜利凯歌。

足 迹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清网行动从炎炎夏日走到了冽冽寒冬,犹如玩一场“连连看”游戏,让一个个在逃人员在我们的穷追不舍间消失于无形。成绩面前,最好的展示是数据,我局共有“清网行动”在册逃犯(2011年5月26日前上网)118名,其中外省户籍逃犯92名,占到全部逃犯的78%,涉及全国14个省市,39个县区;命案以及八类严重暴力犯罪逃犯68名,占在逃总数的58%;逃跑在5年以上逃犯67名,占在逃总数的57%。在上述118名逃犯中还有43名逃犯无身份证号和照片,网上登记信息残缺不全。这些先天不足的数据虽然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但永不言败的泽州公安不怨天尤人,坦然接受,踏上了漫长的追逃之路。七个月来,我们的足迹遍及全国23个省市,80余个县区,行程数万公里,从繁华都市到偏远乡间,从祖国首都到边陲小镇,从草原到戈壁,从陆地到海岛,从大漠落日到南国椰风,我们在辗转间变得坚强,在追逐中日渐执着,将一个个逃犯绳之以法。七个月间,我们共抓获各类逃犯93名,其中命案及八类严重暴力犯罪案件逃犯48名,逃跑5年以上逃犯41名。通过追逃破获命案积案4起,破获其他案件17起,带破案件16起。 实现了追逃破案的双丰收。

我们

“清网行动”是冲锋号,也是试金石,七个月来,泽州公安全体民警讲政治、顾大局,舍小家、为大家,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公安为人民”的诤诤誓言。局党委书记、局长史慧军同志多次动员部署,对在逃人员进行细致分析,指挥抓捕,时刻掌控全局。局党委副书记、政委王永孝同志不仅运筹帷幄,戴着老花镜分析在逃人员线索,更是身先士卒,冲锋在追逃一线,两赴广东,劝说两名重大逃犯投案自首,亲赴上海,将重大盗窃保险柜逃犯刘贵宽一举抓获,追逃行动中,王政委的身影无处不在,大到追捕方向的制定,小到交通工具的选择,事无巨细,一一过问。王政委以知天命之年诠释着一名老公安的可贵职业操守和人格魅力,是为我辈楷模。正是有了这样敬业的领头人,才涌现出了一大批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王新巨副局长会同民警步行20余公里山路,逐一排查小矿洞,最终在100余米的矿井下将我局清网封官前最后一名逃犯张有华抓获。杨向东副局长亲自制作自首人员现身说法的视频,四下河南,数十次赴嫌疑人家中苦口婆心动员自首,最终敦促三名逃犯投案自首。刑侦大队宋建国大队长不顾腰间盘突出病痛折磨,辗转数省市,抓获重大抢劫逃犯唐明远。犁川派出所所长王会军在抓获李小强后,连夜亲自驾车行驶数百公里,从陕西城固将其押解回来。川底派出所副所长刘达刚历经艰辛,经过对陕西户县近万名田姓女性进行梳理辨别,成功抓获窝藏在逃犯田洁。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李万年七个月间,有四个月在外地追逃,连中秋节都不能与家人团聚。追逃过程中,民警们有的轻伤不下火线;有的带病坚持工作,更有民警在追逃路上甚至未能见上临终父亲最后一面。这就是我们,我们用勇于担当,甘于奉献,坚定执着诠释着人民警察的“平凡良心”。

他们

如果可以用一首歌来形容我们与逃犯之间的复杂情愫,我想应该是《传奇》——“只因为在‘逃犯’中多看了你一眼,便难以忘记你容颜,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天边”。七个月来,我们因“清网”而与逃犯“结缘”,因“清网”得以接触他们的内心,他们象漂流瓶一样浮在茫茫人海中,因逃避而游离在社会秩序之外,在颠沛流离,仓皇逃窜间,他们亦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怀。

他姓赵,辽宁盖州人,是我们这次行动中抓获的逃跑年限最长的逃犯, 1988年的某天,伙同他人在我县晋普山煤矿抢劫一工人30元现金后,接踵而来的便是仓皇的逃离和漫长的躲藏,为了这30元钱,他付出了23年的代价,从一个懵懂青年,逃到了两鬓斑白。23年间,他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呆的最长的地方是在山东威海附近的海上,靠帮人出海打鱼维持生计,收入微薄,勉强糊口,基本不敢上岸,长期的风吹日晒,让他过早的衰老,而且,患上了多种疾病,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多少次,他的渔船到了韩国附近海域,犹豫再三,最终没舍得逃到境外。因为,他明白,一旦踏出这一步,将永远见不到自己的家人,后来,他与一个黑龙江女人走到了一起,甚至有了自己的女儿,但身份的异化让他无法享受正常人的天伦之乐,没有户口,女儿无法上学,没有身份,连正常的保障都没有,最终,他的家庭在争吵中解体。2011年7月29日,当他在山东省文登市汽车站落网时,他对民警说,服刑完毕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自己的妻女,给她们一个真正的名分。

他是我们抓获的第一个命案逃犯,再见到他时,已然被戴上了沉重的死囚脚镣,听着脚镣发出沉闷无奈的声响,一如他的人生,在沉闷中啜饮无奈。

十九年前,他因抢劫杀人被网上追逃,十九年间,他不敢使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有家不能回,家中的事务及责任无法承担,尤其是春节、中秋节期间,尽管思乡心切,却不敢与家人联系。在打工期间,在每个地方总是不敢待的时间过长,即使与别人发生纠纷,也不敢深究,生怕暴露自己的身份。潜逃期间,多次更换姓名,不敢公开身份,因此缺少谋生手段,先后两次因生活拮据盗窃财物分别被判刑七年和一年六个月,虽然侥幸未被发现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但却加重了罪行,以至于最后被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他后悔不已,称如果当年就被抓获,也不至于后面又犯其他罪行,正是因为潜逃,堵塞了自己的生路,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她是清网行动中抓获的一名女逃犯,被抓时,她已经改名换姓,并且自称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十一年前,她还是青春年少,从陕西户县到我县打工,后因生计所迫,委身于一个包工头,1999年,包工头杨某伙同他人雇凶杀人,随后,杨某让她将5000元钱交给杀手并帮助其逃跑,后她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杨某被枪决后。她戴着孩子回到了家乡陕西户县,再度嫁人的她想忘记过去的一切,改了名字,换了地点,试图与过去决裂。2011年9月7日,民警们找到她时,她的目光中充满着愤恨和哀怨,她说,我已经有了新的家庭,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她被民警们带走时的要求是不要当着孩子的面给她戴手铐,因为她对未来依然充满希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