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扒了民生的外皮 意淫民主哪有快感

扒了民生的外皮 意淫民主哪有快感


中国青年作家韩寒先生于近日发表博文《谈革命》、看到韩寒谈革命的时候,我精神为之一震,好家伙!而今盛世之道,“瓜娃子”敢蛊惑人心,确实有匹夫之勇,细看之下,韩寒这孩子彻底阳痿了,就在“革命尚未成功”之时,韩寒再谈《说民主》、看到韩寒的《说民主》整个文章个人觉得相当的乏味,属于老生常谈了。中国的民主进程和国民素质有没有必然的关系?韩寒这孩子非要扯着国民素质的蛋,谈中国的民主,显然是用民众的素质绑架中国的民主,既然韩寒觉得中国人的素质如此不堪民主重负,你丫的韩寒:你是中国人吗?你在中国谈革命,论民主,你丫的革命和“远光灯”有啥直接关系呢?如果你是中国人中的一员,那么你的素质是高还是低?如果你认为自己素质高而别的中国人素质低,那么你应该特别说明:中国人并不包括我韩寒;或者应该特别说明:除韩寒之外的中国人素质低。如果你与普通中国人一个球样,素质低,那么你也不配哼哼唧唧的谈革命要民主了。



就在众多读者囫囵吞枣品嚼革命民主的滋味,意犹未尽之时,韩寒挟《要自由》而来,韩寒想要的自由并不过分,甚至有些卑微——“在新的一年里,我要求更自由的创作。”“顺便我也替我的同行朋友——媒体人们要一些新闻的自由。”我恳请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年末岁未,本是大家置顶办年货的季节,想不到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如此“奇货可居”成为人人抢手的宝贝,韩寒,李承鹏等等一批“文学骨干”一哄而上,“轮番强奸”中国的民主自由,作为民主革命发源地的中国重庆给中国的民主开出了“民主施政”的药方。



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远光灯“照不出中国的民主,素质决定民主就像“圣人不ML”一样是违背人性自然规律,所谓国民素质低,不是不能实行民主的理由,恰恰是不民主的结果。如果说人民的素质低就不能有民主,那么不民主将导致人民的素质更低。难道指望专制制度和愚民政策来提高人民的素质吗?《要自由》。藉当前知识界缅怀哈维尔及乌坎村民维权的背景下,韩寒发文表达现实中对中国民主的“悲观”态度,是韩寒捣起了“党即人民”、“人民就是体制”的浆糊。



那么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到底需要什么模式?符合中国人的价值观呢?重庆市委关于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开了15条医治中国民主的药方,这无疑给高谈阔论的中国民主开始刮骨疗伤,从理念到实际医治开始了外科手术。所谓民主的外衣,他的裸体就是社会民生,外衣再粉饰得流光溢彩,里面没有没有灵魂和填充物也就一个行尸走肉,民主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一个理念价值观,在社会民生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下空谈民主,就显得不切实际,社会的民主进程也不要寄希望与革命,中国真正的民主进程必须要深化决策程序,切实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完善新闻发布制度,支持报刊、广播电视、互联网和民众及时、准确地发布信息,发挥好舆论监督作用。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问题。加强人民建议征集工作,充分吸收合理建议,重庆在中国民主建设的过程中把“民生十条”和“共富12条”作为民主建设首要任务,对完善民主和民生的改良实现真正的民主社会提供了一个完善的范本。



韩寒在《要自由》中说:“愿各位没钱的能在一个公正的环境里变有钱,有钱的不再为了光有钱而依然觉得低外国人一等。”我觉得韩寒小朋友偏离了资本论的自由方向,民主和自由正如公平和正义,不是抽象的,民主自由的社会,他的贫富差距一样会存在不同领域,一个社会越不民主他的差距越大,公平很重要的一点是承认差距,但是这种差距通过的民主的方式消除,每个人都有机会和可能实现贫富的转化。中国只有通过非革命的民主,才可以转化行施有效的民主方案,重庆的“缩小差共富”其实就是一条鲜明的民主进程大道。



扒了民生的外衣,从韩寒到李承鹏都在意淫民主,享受意淫的高潮和快感,无论是怎样的民主和自由,他都离不开民生的重大本质,因为民主的最终结果,反映着国家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生活特点。在民主国家,公民不仅享有权利,而且负有参与政治体制的责任,而他们的权利和自由也正是通过这一体制得到保护。民主社会奉行容忍、合作和妥协的价值观念,而今天我们13亿中国人所需要的民主,可谓是各取所需,达成共识需要妥协,而且事实上我们时常无法达成共识,困扰民主的进步不是一个简单的素质问题,而是我们民生根本体现,民主的价值取向。所以,扒了民生的外衣我们空谈民主是让民主打瞌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