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68年“八一”军民联欢会——在天津南郊双港中学驻扎的那些日子(三)

1968年的“八一”是我到部队后过的第一个建军节,也是我十年部队生涯中唯一一次享受到地方文艺团体慰问演出、并和当地群众一起联欢的一个建军节,所以虽说它已经过去42年,但当年的很多场景我依然历历在目。

记得那年“7.1”刚过不久,我们从连部听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天津市的一个专业剧团要在八一期间来双港镇慰问我们八连的官兵;同时,八一节的晚上,我们还要与地方的群众一起举行军民联欢。

于是我们连的人马兵分两路,一路负责做好地方剧团的慰问演出的接待准备工作;另一路开始排练我们自己的节目,准备在即将举行的军民联欢晚会亮相演出。

我们连于1967年国庆前从抗美援越战场回国后不久,就部署到了天津南郊,配合高炮八师担负天津防空的战备任务。当时,我们连部借住在天津南郊区双港镇的供销合作社,这个合作社是一个靠马路边的大院,前后有两排房子;连部所有人员包括连长、指导员、两个副连长、一个副指导员以及文书、事务长、雷达技师、医生助理、汽车技工、还有三个炊事班战士都住在那里;同时,我们连首长的办公室、连部卫生室、以及连部伙房也都安置在那里。因为我们探照灯部队没有自己的营房,所以接待地方剧团的地点也只能放在连部的那个小院里。

为了迎接地方剧团的来临,我们连部人员把本来就已经十分干净的连部小院又重新打扫了一遍,所有人员还把寝室整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生怕地方剧团同志来到后产生不好的影响。而副连长、司务长和炊事班长则忙着安排菜谱,考虑着如何给地方剧团的同志安排一顿丰盛又可口的午餐。

排练节目的任务则毫无疑问地落在我们指挥排的头上。我们探照灯部队是一支有高度分散部队,我们的一个灯连正式编制一共有120多个人,但这120多号人分别驻扎在13个村里,平时根本无法集中到一起,只有我们指挥排和连部驻扎在一起,相对比较集中一些,所以,我们指挥排马上动员了起来,在连首长和付友昌排长的具体指挥下,开始准备自己的节目。

当时,我们68年新兵入伍只有3个多月的时间,部队的一切对我们还都很新鲜。听说要排练节目,我们只能听从排长和班长的吩咐,他们要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那时,总政治部给每个连队都配备有一套锣鼓家伙,装在一个绿色的箱子里面,其中有小鼓、小锣、小钗、小撞铃以及快板一副。我们新兵到连队时,老兵们曾经敲打过这套家伙来欢迎我们。这次准备排练节目,排长又把这套家伙拿了出来。我们排长是天津人,我们又驻扎在天津,所以有人就建议,我们利用这些锣鼓家伙排一个天津快板,再排一个三句半。这个建议很快就被采纳,然后由标图班为主,分别编写了一段歌颂军民关系的天津快板和三句半,再由排长确定了上台表演的人员,记得我们无线班、标图班和电话班都有人参加了三句半的排练。我们标图班有个65年当兵名叫董红军的陕西渭南籍战士,他天生一副好嗓子,经常到师部文艺队参加演出,所以他准备了一个独唱。而我和标图班的上海新兵汪诚耀因为会吹口琴,连首长确定让我们俩准备了一个口琴合奏。

时间过得很快,八一建军节转眼就到了。天津夏天的气温很高,烈日当头,酷暑难熬。不过那天还算好,有阵阵微风吹来,只要避开烈日,依然能感觉到一丝的凉爽。连首长为了让地方剧团的同志有个好胃口,也为了他们能多补充点水分,那天上午还让伙房准备了很多西红柿,洗净后用刀切成四瓣撒上了白糖,一盆盆的放在餐桌之上。

那天上午,我们连各灯站除了留守站岗的人员,其余人马都集中到了连部。慰问演出的会场设双港镇西侧公路边的一个块空地上,镇政府的人员用木板搭建了一个舞台,演出就在露天进行。“八一”上午,尽管天气很热,我们全连干部战士都坐着部队配发的那种便捷小马扎,兴高采烈地聚集在广场上看演出。

不过,我没有去演出的会场,由于连首长看我年轻灵活,同时又是个大城市来的兵,特意安排我去负责接待地方剧团的人员,所以那天我虽然没有看到剧团演员精彩演出,却和那些演员有着很多的直接接触。我从演员们的口中听到最多的话语就是对我们连队的赞美,他们称赞我们连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在抗美援越的战场上勇敢作战,荣立战功;还称赞我们连管理有方,作风过硬,战士们一个个都是好样的;当然他们也称赞我们几个负责接待的战士年轻英俊,热情周到,让他们感受到我们八连后继有人。

我在写这篇回忆前,曾和在太原的老连长蔚馨圃做过简单的沟通,他在QQ上向我提及了那天曾发生的一个笑话,因为当年我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也顺便也写在本文中。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地方剧团有个女演员,休息时走到了我们连医助陈礼荣的宿舍,一进门,她发现陈医助的宿舍实在太干净了,生怕穿着鞋进去会弄脏地板,所以特意脱了鞋子才走进了他的房间。到了68年底我们连开展整党学习的时候,有些同志翻出了这个陈年烂谷,还给陈医助套上了洁癖的帽子,把他狠批了一通。

地方剧团的同志演出结束后,于当天下午就离开了连队。那天晚上的安排是双港镇的群众和我们连举行军民联欢,于是该轮到我们上场了。

到了晚上,看节目主要人员已经不再是我们连队的官兵,而是当地双港镇的群众。因为我们连各个灯站的官兵承担着保卫天津的战备值班任务,他们在下午就分别回到了自己的灯站。而我们指挥排则因为会场离连指挥所较近,所以除了安排了一个值班人员,其余人员都出席了那天的联欢。

代表我们连队最先上台表演的节目是三句半和天津快板,三句半的表演形式很有意思,它所以被称作为“三句半”,是因为前面的三个表演者先分别说一句台词,然后由最后的表演者总结性地说半句台词。我们演出的战士演虽说台词都背得不太熟练,有不少明显停顿的地方,但来自四个不同地域的战士,操着南腔北调进行表演,还是引来观众的阵阵笑声。最受欢迎的节目是我们标图班董红军的独唱,他洪亮而激昂的歌声,不时获得群众的热烈掌声。我和汪诚耀的口琴合奏记忆中安排在比较后面,等我们上台时,我们连的表演都已经结束,因为有了前面战友的打底,我们两个上台时心中已经没有了太多的紧张。同时,那时的夜也已经很深,天气渐渐的凉爽起来,十分有利于我们的发挥。记得我们当时吹奏了节奏较为明快的《游击队之歌》和《新四军军歌》,我们的拙劣演出,尽然也获得了观众的掌声。

那天联欢会上我吹奏的口琴是我从上海带到部队去的,这个口琴后来又随我到了地空导弹70营和37营。在那里,我和我的上海老乡一起在帐篷里又多次自娱自乐过,直到我78年10月转业,它才随我回到上海的老家。

本文内容于 2011/12/26 20:02:47 被caoxh200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向老兵致敬!!!!!!!!

在部队时每逢春节、八一建军节,都有湖北省武汉市、孝感地区和黄陂县的专业剧团来我们师慰问演出,武汉市的京剧团、楚剧团、汉剧团、豫剧团、曲艺团、歌舞团都多次来我们师大礼堂演出过。另外我们师也有宣传队,师宣传队的演职人员,大部份都是从有文艺特长的战士中抽调上去的,也有个别借接兵时特招的有文艺特长的兵,如饰演“杜鹃山”中柯湘的女演员就是七一年去山东德州接兵时特招的。可以演出全场的京剧《智取威虎山》《沙家浜》《杜鹃山》和曲艺节目。每逢过节战士们都能保证看一场文艺演出。

 以下是引用空降兵老战士 在第4楼的发言:
在部队时每逢春节、八一建军节,都有湖北省武汉市、孝感地区和黄陂县的专业剧团来我们师慰问演出,武汉市的京剧团、楚剧团、汉剧团、豫剧团、曲艺团、歌舞团都多次来我们师大礼堂演出过。另外我们师也有宣传队,师宣传队的演职人员,大部份都是从有文艺特长的战士中抽调上去的,也有个别借接兵时特招的有文艺特长的兵,如饰演“杜鹃山”中柯湘的女演员就是七一年去山东德州接兵时特招的。可以演出全场的京剧《智取威虎山》《沙家浜》《杜鹃山》和曲艺节目。每逢过节战士们都能保证看一场文艺演出。

当兵十年,有资料可写!

那是父兄与子弟、鱼和水的关系。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