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网友口述,丁丁文字整理

题记:新婚之夜,新娘离家出走的故事,原以为只在电视或小说的情节中才能看到,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却千真万确的发生在丁丁朋友的身上,真让人不胜嘘唏。

终于传来武鹏结婚的消息,这可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武鹏是丁丁的同学,也是朋友,毕业后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由于身材不高的原因(不到1米六),当然也由于没有提拔的原因,当其他所有同学包括丁丁都纷纷结婚,而他却依然在寻找之中,所有的同学都为他着急,想方设法为他介绍朋友,可对方一看他的身高,往往没说一句话就走了,还说我们把武大郞介绍给她,真是没安好心,即使有愿意留下来和他谈一会儿的姑娘,再听说他在一清水衙门,而且30岁了还是一大社员,结果当然是没有保持住姑娘强忍的风度,说有事匆匆离开,让我们朋友和武鹏尴尬的坐在那里。

渐渐地,朋友们由于结婚后有了各自的事情,生孩子,家庭事务,单位事情,尤其是正处于人生的黄金时期,有的已经提拔为单位领导,有的正在找关系想得到提拔,丁丁在这期间也被提拔为某局局长,也算成功人士了。对于武鹏找女朋友的事情也很少有人去管了,因为原来单身汉快乐似神仙在一起玩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突然传来武鹏要结婚的消息,多少令人感到高兴,我们也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当听说新娘子十分漂亮,身高有1.7米,在某房产公司工作,丁丁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是她?不可能吧,无论如何,他们之间不可能发生爱情故事呀,如果真是,那可真是现代版的武大郞和潘金莲的故事了。

结婚那天,我们一般同学、朋友早早的赶到武鹏的家,想目睹新娘子的风采,尤其是我,更是带着疑惑来看个究竟,心里一直在打鼓,希望新娘子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新娘子到了。”随着一声吆喝,将我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抬头一看,我差点晕倒,真是她,刘美丽,世界真是太小了,我同学加朋友的老婆竟然是她,我赶紧转过身,没有想到一声甜美的声音传来。

“丁局长,你也来了呀,原来你是我老公的朋友呀,真是缘分了。”

“丁哥,你们认识?”新郎武鹏赶紧过来握着我的手,在朋友中,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我应该算核心人物了,虽然我一直在朋友中低调,但只要我在场,我肯定成为中心。丁哥是同学和朋友对我共同的称呼,无论年龄大小。

“唉、唉、唉……”我尴尬的应付着。

“我们早就认识了,丁局长可是我老板的好朋友,我们在一起相处应该愉快吧,丁局长。”新娘刘美丽带着幽怨的笑声让我感到发麻。

原来,我并不认识刘美丽,是因为他老板张流坚看中了一块地皮,需要我的签字才能达到目的,可这块地皮是许多房产商眼中的黄金,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按正常程序,张老板不可能拿到这块地皮,而且为了这块地皮,许多老板找过我,但都被我一句话“必须按照正常程序”挡在了门外。

一天,由于上级的安排,我去云南考察工作,在飞机上,我刚坐下,身边突然坐下一个美女,真是艳福,如此美女只能在电视看到,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坐在我身边。

“丁局长,你也在这里?真是有缘,能在这里遇到丁局长。”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我转身一看,原来是一房产公司的老板,叫张流坚,不是很认识,但打过招呼。

“是你?张老板,你也去云南?”遇到熟人,自然高兴。

“对,我去考察一个项目,这是我秘书,叫刘美丽。刘秘书,你今天真是有福气啊,坐在丁局长旁边,一定要陪好我们丁局长哟。”原来坐在我旁边的是张老板的秘书。

“丁局长,能够和你同行,真是我的福气,但愿我们在云南玩得愉快。”刘美丽马上转过来笑着对我说,那种笑让我这个男人感到颤抖。

“我是单位上有事,恐怕不能同行。”我边说边看着刘美丽,那种美丽让我心跳。

“不要紧,工作完了我们可以同路看看云南的风景,能够在异乡碰到丁局长,那是我们的缘分。”张老板笑着对我说。

飞机起飞了,我们停止了交谈,由于美女在身旁,平常一上飞机就要睡觉的我,竟然睡意全无,而身旁的美女竟然睡着了,尤其是竟然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我的心跳得更高,当我看到她那起伏的胸部,还有那吊带肉丝袜和超短裙,更是感觉让人热血沸腾。

正当我在浮想联翩之际,我们到是昆明,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竟然住在同一个宾馆,更巧的是,他们就住在我房间的隔壁,自然,我们晚上在一起吃饭,而且十分丰盛,尤其在刘美丽的热情招待下,不胜酒力的我早已糊涂了,醒来的时候,已是清晨,突然,我发现我的身上睡着一个人,和我一样浑身赤裸,我定眼一看,原来是刘美丽,此时的我,突然清醒,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推开刘美丽,马上坐起来,此时的她也醒了,转身抱着我,说:“丁局长,你好棒哟,可惜酒喝多了,今晚我一定好好表现。”

“刘美丽,你不能这样,你这是何苦呢?”我边站起来边穿衣服。

“丁局长,我是喜欢你,没有别的意思,如此年轻就当上局长了,真让我羡慕,我是自愿的,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家庭和你的工作的。”

一听到这,我就知道上了他们的圈套,他们肯定是为了那块地皮而来,我想立刻退房离开他们,但当她竟然赤裸着身体抱着我时,我开始不由自主的抱着了她……

就这样,在云南的几天,都是张老板带着我和刘美丽一起到处游山玩水,当然,所有费用都是张老板掏腰包,晚上自然是刘美丽和我睡在一起,尤其是刘美丽的床上功夫令我感到人生真是美妙。

回来之后,在张老板最后用银行卡的攻击下,那块地皮虽然也走了程序,但最后在我的拍板下,力排众议,张老板自然成为最后的拥有者。但从那之后,我发现我必须管好自己,为了家庭、为了事业,所以,我尽量避开张老板,更尽量避开刘美丽,尤其是听说刘美丽是张老板公开的情人时,我感觉到可怕了。

今天,没有想到,刘美丽竟然嫁给了我的朋友武鹏,他们站在一起,那简直叫人不可相信,一个年轻(只有20多岁),一个已显老态(已过30岁);一个那么漂亮,一个那么平庸;一个身高达到1.7米,一个身高不到1.6米;一个是职场风流人物,一个是普通公务员;一个是老板的情人,一个是老实巴交的男人,他们结婚这岂不是一种讽刺?

我不知道是怎样离开武鹏家的,我总感觉这里面有文章,我怕因为我而搅乱这场婚宴,所以,我借接到一个电话,说单位有重要事情狼狈的离开了,我感觉我离开时后面传来刘美丽轻蔑的笑声。

第二天,我还没有醒来,就听到手机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武鹏的电话,我一阵狐疑,新婚之夜刚过,怎么就打电话给我。

“丁哥,我为什么这么惨啊。”里面传来武鹏哭泣的声音。

“怎么回事,慢慢说。”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昨天晚上,刘美丽竟然跑了。”

“跑了?为什么?不可能吧?她这不是调戏你吗?”

“是在调戏我,我成了她的一块遮羞布。”

“你慢慢说,怎么回事。”

“当客人散尽之后,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准备和她上床,在别人介绍我们谈恋爱的这一个月里,我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我以为遇到了纯洁的女孩,要想把神秘留到新婚之夜,我当时还有一种感激,以为是上天赐给我的恩惠,没有想到,我们认识的第二天,她竟然要求我在一个月之内举行婚礼,否则,免谈,而且口气不分坚硬,也没有拿正眼看我,我却还沉浸在幸福的之中,按照她的要求,订好酒店,约请亲朋好友,订在昨天举行婚礼,没有想到,当我要拿着她的手准备进入房间时,她竟然甩开我的手,对我说:‘武鹏,你以为我真爱上你,真会和你这武大郞结婚,你真是想得美,我是张老板的情人,我只爱他,但我的父母反对,一定要我嫁人,我为了报复我的父母,想找一个天底下我认为最差的男人,没有想到,当别人介绍你时,我父母竟然同意了,说你老实,又是公务员,有稳定的收入,这样的男人可靠,别的男人如果听到我的经历肯定会退避三舍的。所以,为了父母的心愿,我假装和你结婚,这样,我也在亲戚朋友面前宣告结婚了,也好有个交待,但我和张哥早就约好了,当结婚仪式举办完之后,马上离开,他的车早停在外面等我。好在我们没有拿结婚证,离婚的手续都不要办,88’说完,她转身就离开了,我一下子镇在那里,等我醒悟过来,朝她追去,她早已钻进了汽车跑了。丁哥,我真无能,我真想死了算了,我还有什么面子和勇气活在这世界上……”电话那头传来武鹏的号啕大哭声。

(注:文中丁丁非丁丁本人,为了讲述的需要,本文采用第一人称。)


本文内容于 2011/12/26 16:36:05 被枭龙FC-1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