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见,军营

"又是一年秋叶黄,落英散去尽苍凉。闻声兄弟归何处?备好行囊归故乡"当阳关的寒风呼啸而至时候,我的心也是一片颤抖。这片寂静无比的戈壁滩,此时却响起“送战友,亲兄弟…”是啊,又到了一年老兵退伍泪雨纷飞之时。这段音符也只有在这个时刻才能真正体现它的价值。这熟悉的旋律,久久地回荡在我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这样的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告诉自己作为一名军人要记得坚强,可不同往日的是我送战友,今年却是我被战友送。眼眶里哪早已打转的泪水,随着歌声,缓缓留下来了。


营盘似铁,兵如流水,虽然脚步即将踏出军营,但我不后悔。岁月的洗礼,一种铁质的军绿已经永久地嵌入我们每个人的肌体、生命和灵魂里。军营,把强健的体魄与文明的精神赋予我们、曾经我们就像一个不起眼的小草,破土而出的时候的曲折艰辛,无人知晓。人们眼里看到的,永远都是安静而祥和的环境,而淹没其中的每个生命,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能分得清楚。面对一些人们的质疑,我们一如既往履行着我们肩扛的圣神使命。使命重于生命,虽然话是这是这么说,即使我们不愿意,我们还得前行,哪怕是刀山火海。只因为我们穿着军装。




一天一天,一年有一年,时光荏苒。 每一个举动都承载着我们的青春和梦想,记录着我们的进步和成长,传递着我们的信仰,铭刻着我们的忠诚和荣光。哪一年我们西出阳关千里机动奔赴边城,天朝数万铁甲男儿在几百公里的沿线集结,仅用38小时达到边城,作为第一支先遣部队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夏天顶着48度的烈日,全身包裹的跟个熊猫似的。冬天寒风依旧,全身羊皮大衣都抵御不住严寒。那棵写满故事的小白杨,那片我们开垦的开心农场,那一片黄瓜地,吃着自己种的黄瓜西瓜很高兴,哪些旧事一次次让我魂牵梦绕,那美丽的哈萨克族小姑娘歌声那么动听,哪充满神奇的维语,尽管我只学了一句塔马克,至今还是不会扭脖子。难以忘记那段难忘的岁月,一个月不洗漱,不洗澡,不脱衣服裤子,吃饭都是广场上一蹲抓开了。睡觉都是不带想倒头就能打呼噜的。 我们未曾预料昨日是如何开始的,也不知道昨日是如何结束的,只是有太多的回忆无法释怀。时光如前行的列车,轰隆隆的带着我们离去,就如徐志摩说“我轻轻的来,正如我轻轻的走”。来的时候是黑夜走的时候也是黑夜,没有扰民,其实他们已经习惯了我们每天夜出早归。





难忘,初入军营,新兵班长耐心细致的教诲和“体贴入微的关怀”;难忘,第一次紧急集合的狼狈和第一次手握钢枪的陶醉;难忘,冬季拉练途中我们相互搀扶的身影和爬冰卧雪的情怀;难忘驻训在训练场上的摸爬滚打,忘不了,野外驻训的酷暑严寒,忘不了反恐演习实兵演练、忘不了抢险救灾露宿风餐;难忘演习中的炮火硝烟、难忘挥汗如雨,难忘金戈铁马…从军路上这么多难忘,所有这一切必将酝酿成美酒珍藏心头,为我们下一次前进壮行。青春和汗水的洗礼,一点一滴浇灌着我们军人的气息。生命,因军绿而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军营只有这么大的一个圈,有人要进来,那么就会有人出去。叶落一秋,花开一夏,四季总在交替轮回终于要走了,再剪一次头发,让自己崭新的离开,如果崭崭新新的开始从头再来。努力作好今后的每件事,塌实的走好今后的每一步路。整理好军装和战友留下在部队的最后一张合影,不要忘记了在第二故乡认识的朋友……天涯海角记得常联系空气里弥漫着离别的气息,胡杨叶尽,斑驳的树影逐渐消失在视线,拥挤的站台上,前来送行的战友们都在忙着告别和拥抱,耳边不时传来生生哭泣声,顿时,歌声、风声、寒暄、拥抱、哭泣、一片嘈杂。内心千句话万语种此刻却哽咽在喉,只能反复说一句:“珍重,好好干!”窗外装满了太多的记忆,也许一别再不能相见,往日肩并肩的时光,像电影一样在眼前幕幕浮现。离开了部队下次相逢该怎么期待呢?或许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容颜,或许时间淡化了从前,不知道很多年之后还有人拍着我肩膀说“你个肉头”“然的跟蛋蛋一样”也许在很多年之后,当青春的底片逐渐变黄,在某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暮然回收,心弦上人会掠过惊鸿般的悸动。那段一生永不磨灭的苦乐军旅,原来就是篆刻在生命里最美好的记忆。




本文内容于 2011/12/26 16:47:01 被小编a1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