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联合早报网讯)据南方周末报道,瓦季姆-梅德韦杰夫,今年82岁。苏联解体前,他曾经做到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如今,他那一代的前苏共领导人现在还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只剩下了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苏联解体后,他从事学术工作,是俄罗斯科学院经济所通讯院士,并在戈尔巴乔夫基金会负责历史档案的研究项目。

2011年12月20日下午,瓦季姆在戈尔巴乔夫基金会他的办公室内,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老人非常随和,他告诉记者,他和现总统梅德韦杰夫没有直接的关系,梅德韦杰夫在俄罗斯是一个比较大众的姓。他说他更看重现在经济学家的身份。他和记者聊苏联解体,聊现在的俄罗斯的问题。他的言谈中对戈尔巴乔夫颇有维护之意,毕竟,他曾是戈尔巴乔夫领导团队的伙伴。

南方周末:这些天,莫斯科市的游行声势浩大,人们似乎有很多的意见。以一个过来人的眼光,今天的俄罗斯与苏联相比,究竟有哪些成绩那些不足?

瓦季姆:苏联解体对国家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至少此前苏联的国家高科技生产的光环不再有了。今天的经济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采掘,大量的自然资源被挖出来销往国外。

苏联时代的民主比现在少,但是现在的民主比改革时期少。当然,现在秩序更好一些,民主多一些,但民主还没有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准。

虽然苏联有严格的书报检查体制,但是文化发展比现在好。

南方周末:重新审视20年前人民对苏联政权的不满,还会觉得当时的情况很严重吗?

瓦季姆:这个问题很复杂,没有单一的答案。苏联时代,人民的不满在五六十年代就有了,最初是在经济上出了问题。大量经费都被浪费在军事方面,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咎于死板的计划经济体制。同时,经济出现了停滞,发展理念日趋保守、消极。七八十年代经过调整,曾出现了新现象,但经济改革却遭到了保守派的反对……

南方周末:那么,导致苏联解体的主要问题有哪些?这些问题,今天的俄罗斯解决了吗?

瓦季姆:我依然认为,苏联的解体并不是不可避免的。从各(加盟)共和国自愿加入新的联盟条约就看得出来。而且在苏联范围内,几乎所有共和国在政治、经济和社会上都获得了快速发展。这一点,苏联解体后出现的政府也没有否认。经济方面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波罗的海沿岸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加入苏联的(加盟)共和国。

苏联时期存在很多问题,那时基本是斯大林自己解决所有问题,这当然不可能保证总是正确。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的问题,亚美尼亚的问题,就是从那个时候潜伏下来了。还有阿布哈兹问题。

戈尔巴乔夫时期有了民主,人们可以公开表达意见,他们不喜欢这些问题,便想解决这些问题。

波罗的海沿岸的共和国首先独立。他们认为,他们挣很多,但是贡献给苏联的要多于苏联给他们的,即使斯大林帮他们建了许多工厂。至于哈萨克斯坦等东部共和国从来不是摆脱苏联的倡导者,是苏联政府告诉他们的,所有的共和国都要独立。

许多问题,当共和国不能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时,会归咎于整个苏联,但是如果一个共和国做的比较好,那就只属于这个共和国。改革就是从这开始的。

所以,说戈尔巴乔夫毁了苏联是不对的。反对苏联的是民族主义者。政治斗争、民族问题和社会问题,所有这些使得保留苏联不再可能。

南方周末:反腐成为今天俄罗斯人主要呼声,苏联解体前腐败严重吗,那时的腐败和现在的有什么不同?

瓦季姆:苏联的时候,如果有腐败的话,也主要是在商贸领域,不像今天的腐败已经发展成为结构性的了。腐败开始于苏联末期,一开始只存在于底层,随着1990年代的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很多官员从事商业而逐渐发展恶化。盖达尔改革后,发展到拍卖国家财产。不过,那个阶段,腐败还只存在于较高的权力机构和重要的经济领域。但今天的俄罗斯,腐败几乎存在于各个领域,从商店、企业、医学、住房到司法体系。

南方周末:普京以及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时代,取得了哪些成绩,有哪些不足?

瓦季姆:国家政权要比1990年代更加稳定,缺点是至今没有形成完善的体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