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是方言惹的祸[蓝剑军团]

中国方言形成主要是由于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文种的国家,有56个民族,共有80种以上语言。而且差异很大,有些方言的发音与汉语根本就不搭边,有时你想根据发音来分析对方讲话得意思,往往都会大相径庭。

我是河北人自认为距离北京不过才有一百多公里,讲普通话时虽然带一点河北口音,还是比较容易听懂的。同时我也是生活和工作在讲普通话的环境内的,我们单位是大型中央国有企业,从五十年代在大西北组建到后来转战西南参加三线建设,再到八十年代初迁至江苏,企业从幼儿园到高中、职工中专、职工医院一应俱全。职工和家属还有职工子弟都是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年轻人找对象多数都是找自己单位的,除个别在本单位不好找对象的才找当地的青年,很多老职工都搭成了亲家,过去大家都称我们是亲家公司。从五十年代以后随父母在单位出生的人,绝大多数只会说普通话没有家乡方言。

我女儿上大学时是师范院校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有一次上课老师要求学生用自己家乡的方言演讲一篇文章,我女儿说她只会讲普通话不会讲方言,同学们都感到很奇怪,不会讲家乡话那也应该会讲出生地和居住地的方言那,我女儿只好解释说,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都是在父母工作企业的子弟学校学习的,大家都讲普通话不讲方言。

虽然我们单位的大部分职工都讲普通话,但是老职工还是全国各地的人都有,老职工和家属还是习惯讲自己的家乡话。他们的子女们都讲普通话很多家庭两代人都不会讲方言。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自认为普通话讲得还是可以的,但是我还是遇到过一次由于双方语言不同的尴尬事。

那时一九八二年元月份,我在公司负责物资采购工作,公司派我去无锡太湖化工厂采购一批酚醛树脂,我开好介绍信带上工作证,在没有办理居民身份证的年代,去外地出差单位介绍信和工作证是非常重要的两样东西,办事住宿都离不开他们。特别是去上海广州等那样的大城市旅馆难找时,我们单位的工作证和介绍信就更起作用了,地方旅馆找不到我们就去部队招待所,同样可以接待我们,八十年代去上海出差我喜欢到位于中山南二路的,国防科委零三招待所。那里比较安全,居住的大部分都是现役军人和军工企业的出差人员。我用的最牛的一张介绍信,是一次去四川出差申请军列车皮用的介绍信,公章中间是一个国徽,国徽上面是“02单位”四个字。扯远了闲话少叙,书归正传。开好介绍信到财务借了备用金。

第二天一大早在厂区长途汽车站乘车去镇江,然后再换乘宁沪线的火车,润扬大桥没建设前,去镇江或江南必须乘汽渡过长江,那时不像现在高速公路四通八达,路况不是很好,汽车车况也没有现在好,颠簸了近一个小时才到瓜洲汽渡。到瓜洲汽渡一看排了将近一公里的汽车长龙队,还好客车优先我乘坐的客车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就上渡船了,因为是冬季枯水期江面不是太宽,轮渡在江中航行了十几分钟就到达了长江对岸,车到镇江后马不停蹄的往火车站赶,还好镇江到无锡的火车比较多很快就买上了火车票,等了一个小时左右顺利登上开往无锡的火车,下午一点多到达无锡。

因为我是第一次来无锡,出站后在车站广场找到一位戴红袖章的老太婆,向他打听去太湖化工厂怎么走坐几路车,她摆摆手说听不懂我的话,我就纳闷了怎么连普通话还听不懂呀?没办法我又到停车场去问一个看车的中年人,他告诉我去“太湖化工厂”乘坐七路公交车。我按他的指引登上了一辆停在火车站广场的一辆七路公交车。上车后在买车票时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就问售票员去太湖化工厂是不是乘这辆车,售票员服务态度还不错,他说不太清楚帮忙给我问一下驾驶员,驾驶员说“太湖”是有一家化工厂,这下我总算放心了。我正欣赏着车窗外的江南景色。突然一个急刹车,紧接着听到“咣当”“哗啦”的声音,车上的乘客们吵杂起来,因为我坐在车的尾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我的第一个感觉是撞车了,当我站起来往前看时发现一根水泥电杆斜着靠在前视窗上面,前挡风玻璃全被砸碎了,电线杆上面的电线搭在公交车的顶棚上,还好电线上没有电不然后果难以设想,没办法乘客们只好全部下车,我们再冷风里苦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等来电力维修人员将水泥电杆移开。水泥电线杆移开后驾驶员开着没有挡风玻璃的公交车顶着寒风将我们送到目的地,全车的乘客都感激驾驶员的敬业精神,如果他要坚持没有挡风玻璃的车不能开,要等公交公司再派车来接我们,那我们站在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还不只要在寒风里等多长时间呢。

吹着冷风坐着没有挡风玻璃的公交车,又行驶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终于到达目的地终点站,下车后发现这里是一个不大的村镇,站在车站可以望到街道两头的尽头。我走到一个小杂货店向店主打听太湖化工厂在什么地方,店主很热情的告诉我化工厂在镇子的西头,不过现在已经下班了,我想既然已经找到了那就先住下明天再说,顺便问店主哪里有旅店,他告诉我往前走二十几米远路南面有一家唯一的旅店。当我走进旅店发现,这家旅店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婆开的,在二楼只有一个房间两张铺,老太婆既是老板又是服务员,登记号铺位后感觉肚子在提意见,因为这一天一直在赶路还没有正经八百吃顿饭。我问老太婆街上有没有饭店,他告诉我没有饭店,并说可以给我煮一碗面条,原来老人家还兼任厨师一职。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只好委托老人家给我煮一碗面条,很快老人就给我端上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雪菜肉丝面,这碗面很实在面条上面覆盖着一层肉丝和雪菜,收了我一元五毛钱。这一碗面条吃得我饱饱的。这一天折腾累了,店里也没有电视只好洗洗早点睡了。

夜里躺在床上就在想太湖化工厂怎么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呀,心里总是不踏实,第二天早上天刚朦朦亮就睡不着了,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找店家结了店钱。走出旅店直奔店主给我指引的“太湖化工厂”方向走去,还好走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一个挂着化工厂牌子的工厂大门。因为还没到上班时间工厂大门紧闭着,我走到门卫室询问看大门的老人,这个化工厂是不是生产酚醛树脂,老人告诉我说不生产,他们是生产肥皂蜡烛的,我问他那你们厂是不是太湖化工厂,他说也不是这个厂是太湖边上大浮村办化工厂。这下我茫然了,原来我问了几个人他们都将太湖化工厂理解成大浮化工厂了,我仔细听他们的发音的确“太湖”与“大浮”两个词分不太清楚。这一字之差却让我跑了几十公里的冤枉路,在路上还遇到水泥电杆砸在公交车上面的事故,还在这小村镇上住了一夜,我吃点苦不说却把时间给耽误了。事已至此没别的办法赶紧重新寻找太湖化工厂,我借门卫室的电话通过114查询台查到了太湖化工厂的电话,询问后才知道太湖化工厂原来就在无锡市市区。早饭都没顾得吃就乘坐第一班车返回无锡火车站。

到无锡火车站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张无锡市交通图,在交通图中很快就找到了太湖化工厂所在的那条路,原来离无锡火车站那样近只有三四站就到了,早知这样下火车后先买一张无锡市交通图或打114查询,也不至于让我绕这么大一圈子。这都是经验不足和语言不通造成的。吸取这次经验后再到一个不熟悉地方出差时,下火车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张市区交通图。

坐上市内公交车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无锡市太湖化工厂,办事也很顺利正好厂里有现货,签好采购单,将付款委托证明交给对方,就给我开好了提货单,八二年基本还是计划经济时期的结算模式,各个单位之间诚信度都比较高,只要你持有一张盖有单位财务专用章的付款委托书,上面注明付款单位名称、开户银行、银行账号就可以通过银行承付货款。到八十年代后期付款委托书就行不通了,因为经常出现银行将付款委托转到付款单位开户的银行时,发现付款单位帐户上面资金不足。现在双方都互不信任,“不见兔子不撒鹰”货款不到就不给你发货,除非老客户双方互相都了解,才会同意货到付款。

办好提货手续后首先需要办的事就是安排好住处,等候公司派车来提货。厂销售科的人员告诉我,人民路有一家东风宾馆条件不错。我乘车赶到东风宾馆,到服务台登记时被告知,房间已客满只有走廊里有加铺,并答应明天早上有退房的就可以给换到房间内,没办法走廊就走廊吧,反正就一个晚上将就一下就过去了,这里在市中心办什么事也方便,我也懒得再去找别的旅馆了。

安排好住处后,赶紧找地方给单位打个电话,让公司派车来提货,那时通信不发达,一般电话亭只能打市内电话,要想打长途电话必需到电信局去,长途电话设在电信局的一楼大厅里,大厅中央摆了四五排长条椅,可供三四十人等候,对面一字排开有十间一米见方的电话间,每间电话间里安装着一部电话,门上方和门的玻璃上面印有序号,进大门的地方设有登记台,需要打长途电话必须先在登记台填写长途电话申请单,写明对方的具体地址,如省、市、县和需要拨通的具体单位,填好申请单后坐在长条椅上等候,电话接通后工作人员通过广播通知“某某的电话已经接通,请到某某号电话间接听”。与公司打通电话联系好提货的车辆,并告诉我所住的旅馆和电话号码后,下一步的任务就是等待公司派来的提货车了。

时间已近中午先找地方解决午饭,然后在考虑下午的安排 ,在饭店等待点菜时将无锡市交通图拿出来,看看离哪个好玩地方近,因为我只有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翻开地图一看离锡惠公园最近,只有一两站路,走路也用不了多长时间,本想两天没正常吃饭了天气又冷,中午点两个菜再喝点白酒暖和暖和身体呢,现在看来还是简单吃一点,抓紧时间去锡惠公园去看看,听说“天下第二泉”就在锡惠公园里,还听说《瞎子阿炳》电影就是在这里拍的。随便点了一个菜一个汤一碗米饭,三下五除二就把午饭解决了。

走出饭店心想离锡惠公园不过才一站多路程,没必要坐车走走身上还暖和一些,走了没多长时间经过漕河大桥就到了锡惠公园,走进公园映入眼帘是典型的江南园林建筑,我比较喜欢爬山,苏北又没有山,先爬上惠山看看下山来再欣赏江南园林建筑,因为是冬季山上游人很少,有一座寺庙名字叫惠山寺,惠山寺是江南名刹之一, 始建于南北朝。清乾隆皇帝南巡,几次游惠山,亲书惠山寺 匾额,香火旺盛。站在山顶可以俯瞰无锡市全貌,山上茶水很贵,山下卖五分钱一碗,山上就卖两毛钱一碗。我这个人不喜欢烧香拜佛,也不信抽签算命人的巧言花语。在山顶寺庙里转了一圈,下山来欣赏园林风光。下山后看到公园的简介,锡惠公园以锡山、惠山命名。包括锡山的全部和惠 山东麓及连接两山的映山湖。锡惠公园把两山合成一园,内容 丰富多彩,展现了南朝以来各个朝代的历史文化古迹,流传着 许多生动的人文传说。走到一处看到有一面墙壁上书写着“天下第二泉”几个大字,墙壁前面有一个石砌的水池,水池侧面的池壁上有个石雕的龙头,从龙口中有清澈的泉水流出,这就是当年瞎子阿炳拉着二胡演奏“二泉映月”的地方。我坐在“天下第二泉”前面的假山石上面请摄影点的摄影师,给拍了一张照片留念。

第二天上午在旅店等电话,上午九点左右公司派来提货的车就到了,停在锡惠公园附近的漕河大桥头等我。放下电话感到漕河大桥头,很远就看到我们公司的老式解放牌卡车停在那里,走近车前只见我们公司食堂的管理员也坐在车上,食堂管理员告诉我听说无锡在太湖边上,水产品应该便宜,想顺便带些回去。我们到太湖化工厂提了货,找地方停了车就去农贸市场找水产品,到农贸市场一打听这里的水产品并不便宜,管理员也就打消了购买水产品的念头。既然不买了那就抓紧往回赶吧,当我们返回停车的地方时才发现我们竟将货车停在无锡市公安局门前了,一位路人对我们说,你们胆子真大公安局门前你们也敢乱停车,我们说我们是外地的没有注意这里是公安局,赶紧发动车逃之夭夭。我们真算是幸运的,公安局大门有很多人进进出出竟然没有人管我们。这次无锡之行前半部份坎坷,后部分还算是比较顺利的。



[原创]都是方言惹的祸[蓝剑军团]

1982年摄于无锡市锡惠公园,手机翻拍的有点模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老乡, 现在会说那个地方的方言了吗, 别忘了老家的方言啊

26楼wuchh

是、四不分,吃、知不分常闹笑话。

方言确实容易惹祸。

兔子们,虾米们,猪尾巴!不要酱瓜,咸菜太贵啦!(同志们,乡民们,注意吧!不要讲话,现在开会啦)


咸菜请香肠酱瓜!(现在请乡长讲话)


兔子们,今天的饭狗吃了,大家是大王八(同志们,今天的饭够吃了,大家使大碗吧)

不要酱瓜,我捡个狗屎给你们舔舔!(不要讲话,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听)



(*^__^*) 嘻嘻……

82年有114查号台吗???这故事我这么觉得像编的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