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村干部街头乞讨为村民修路

近日,网上流传一段视频引发广泛关注,12月20日,河南三门峡灵宝市函谷关镇白家寨的村委会主任白彦民,为村民修路跑到郑州市街头跪地乞讨,要借3万元,并当场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保证:“为百姓修路借钱,永不贪污。”


河南一村干部街头乞讨为村民修路


昨日,该村委会书记回应说,白彦民的修路行为没有通过村委会、支部会、村民代表大会,也没有通过“4+2”工作法程序的确定,属私自行为。


进展


已回到村里开始修路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白彦民,电话那头不时传来轰鸣声。白彦民说,他已回到白家寨村,正在村路上施工。村里人听说他的事情后,有人愿意捐款修路。白家寨村有两处陡坡路,总计270米左右,一到下雨天就会有人摔倒。竞选时,他曾向村民承诺,上任之后要把这点儿路修好。他自筹资金修路,还需要3万元。


回应


“他这么做乡镇很为难”


昨日,三门峡灵宝市函谷关镇白家寨村第一支部书记杨某说,白彦民是12月12日经村民选举,当选白家寨村村委会主任。


“12月12日村换届选举时刚当选村主任,没两天他就把水泥、沙子拉到村里,钱也是赊的。”杨说,白彦民也没有向政府申请专项资金,他这样做,让乡镇和村里其他干部很为难。


杨承认,白彦民把土路修成了水泥路,肯定受到了村民的拥戴。不过,白彦民本人性格偏执,曾在灵宝市跳楼自杀,甚至,他为村民修路大多都是“骗”人家来的,“让人家来修,又拖欠工程款”,到现在还以村里的名义欠了五十多万的外债。


■ 对话


修路欠款被债主拳打脚踢


新京报:你去郑州乞讨了多少钱?


白彦民:乞讨也就(得了)35块。采访我的记者还给了100块。郑州认识的朋友也借了一点。


新京报:还在郑州乞讨吗?


白彦民:没有,前天镇里已经让我回去了,说答应帮忙筹集修路款。


新京报:筹到了吗?


白彦民:镇里要求把对政府的影响降到最低,要我回到家里。我说我不回去,我对村民做过承诺,筹不到钱,我死也不回去。后来我发脾气了,镇干部说要承担一些费用,但没说多少。


新京报:听说村里在捐款?


白彦民:杨书记带着村里党员干部在捐钱,捐了5000块钱。村民家家户户明天也要捐钱。


新京报:你怎么和此前的债主解释?


白彦民:今天一开工,就有债主来了。我给他们的答复是尽快。之前是我一个人对着你们,现在有政府管了,钱应该很快到账。


新京报:有没有人说你赊账是骗子?


白彦民:我前年、去年正月都不在家过年。去年腊月二十三,债主在镇政府对我拳打脚踢的,因为我欠人家钱,我没法儿还。我认了。我现在压力很大,没有退路了,必须往前面走。


“同事领导认为我不守规矩”


新京报:你的修路计划没有通过村委会、支部会、村民代表大会,是私自行为?


白彦民:当时我和会计同意,另一个成员不同意,没有形式上召开会议。可是村民都拥护,没有人提反对意见。钱是我扛的。


新京报:你也没有申请国家专项基金。为什么?


白彦民:申请项目基金比较难。村穷,干部也穷。如果没有关系,可能三五年也申请不下来。


新京报:选举结束的第二天你就开始修路,是为了政绩吗?


白彦民:实际上,2008年,第六届村民委员会选举,我上任以后就把弯弯曲曲的小路改造成一条宽的大路。


新京报:那次修路的钱哪里来的?


白彦民:我们村很穷,施工队到镇里一打听,没有这样一个国家项目,怕我们村付不起钱,就停了。后来是我朋友的朋友借的。3.9公里夯道欠了六十多万块钱,村里扶贫款等资金还了十来万,还剩五十多万的外债。


新京报:有人说,你这样做不顾及同事、领导的感受?


白彦民:在村里和乡里,(同事领导)认为我是一个不守规矩的干部。村里没有钱,很多事儿都是干部不愿意承担的责任。三年又三年这样过去,村里就没有变化。


“还不上欠款,还要去卖艺”


新京报:你出去乞讨,家人同意吗?


白彦民:我老婆天天在家里哭。我是穷人,家里连院墙都没有。我还能顶得住。女儿读书的生活费到现在还没交。老是说我是骗子,骗了她。我没办法,村里穷,家里也穷。


新京报:村里人都知道你去乞讨吗?


白彦民:大多数不知道。我回来后,有老人看见我就哭。说你不要做这么丢人的事情,乞讨让我们去都行。看他们这样,我压力更大。


新京报:是修路的压力,还是还钱的压力?


白彦民:还钱。我现在通过新闻媒体说出这事儿,政府会不会不给我们拨钱了?我对这六十多万很是难受。我给镇长道歉了,以后不会做对政府有负面影响的事儿。可我心里还是很纠结。我即使给领导跪下来了,领导还是不会把钱都给我。


新京报:那你打算怎么办?


白彦民:实在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乞讨。我会用鼻子写字,去卖艺。有可能今年我还是不能在家过年,什么时候把钱还了,我才能回家过年。我对债主说,钱会还你,政府会还你。说这话,我心里很慌。路修成了,钱还不了,还是我的事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楼domimi

"这种做法并不值得提倡。"

.

你這叫不食人間煙火

我認識一個農村

路原本是好的

為了修高速

超載的卡車把路全都壓毀了

毀了要自認倒楣

十年一晃過去了

路到現在還是爛在那裏

連給計程車加錢

人家都不跑

刮底盤

.

竞选时,他曾向村民承诺,上任之后要把这点儿路修好。

==>光是做到承諾,就是了不起的村官


镇里要求把对政府的影响降到最低,要我回到家里。我说我不回去,我对村民做过承诺,筹不到钱,我死也不回去。前天镇里已经让我回去了,说答应帮忙筹集修路款。

==>事情不曝光,上頭永遠不著急

==>有這種敢下軍令狀的村官,打燈籠到哪找?

==>為了改變村里的困境,什麼臉皮都敢擱下,有誰有資格罵他不要臉?

==>真正不要臉的是他,還是坐在辦公室裡計畫再計畫的那些人?


白彦民本人性格偏执,曾在灵宝市跳楼自杀,甚至,他为村民修路大多都是“骗”人家来的,“让人家来修,又拖欠工程款”,到现在还以村里的名义欠了五十多万的外债。

==>薄熙來就不偏激?

==>仇和就不偏激?

==>就這小村官偏激?

==>"去年腊月二十三,债主在镇政府对我拳打脚踢的,因为我欠人家钱,我没法儿还。我认了。"

==>人家為了公共事務背債被揍,人家認了,人家在想法子還債

==>這種人因公犧牲至此,真是欠揍,為難了多少不作為的官吏!


你的修路计划没有通过村委会、支部会、村民代表大会,是私自行为?

白彦民:当时我和会计同意,另一个成员不同意,没有形式上召开会议。可是村民都拥护,没有人提反对意见。钱是我扛的。

==>村民都拥护,钱是我扛的。

为什么没有申请国家专项基金? 申请项目基金比较难。村穷,干部也穷。如果没有关系,可能三五年也申请不下来

==>没有關係,別說讓你上報國家立項

==>就連送到鎮上,縣裡都是問題

==>他這一竿子戳出去,一票相關業務的通通不爽,等於說他們這一大群不關心,不作為

==>少不得扯後腿,明的冷嘲熱諷,暗的讓你心灰意冷

==>更多人不爽的是此人不按規矩走後門

==>如果村窮幹部窮都能成理由,那領導吃什麼...那些駐京辦事混假的呀?

==>真實的社會現實面,難道不就是這樣子玩的嗎?


我老婆天天在家里哭。我是穷人,家里连院墙都没有。我还能顶得住。女儿读书的生活费到现在还没交。老是说我是骗子,骗了她。我没办法,村里穷,家里也穷。实在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乞讨。我会用鼻子写字,去卖艺。有可能今年我还是不能在家过年,什么时候把钱还了,我才能回家过年。我对债主说,钱会还你,政府会还你。说这话,我心里很慌。路修成了,钱还不了,还是我的事儿。

==>千金難買的好官!

==>千金難買的好官!


政府該想想,老百姓交稅一個子都不能少,修條家門口的路還得自己湊錢籌錢

你們吃人家的民膏民脂

可否有點羞恥之心?

養的官僚層層疊疊像山高

辦點事手就伸的老長

哭窮就擺臉色,置之不理,滿嘴依法行政

所以才會有馬車翻車禁馬車

四百公車縣哭窮

蓋不到一年的學校被拆

十多年的辦公大樓爆破

還搞得熱熱鬧鬧的

混帳!

本文内容于 2011/12/26 12:10:39 被domimi编辑

作秀?我并不觉得,因为中国这么大的地方,做得出来的官有几个?

不,应该说能这样做的官有几个?

我觉得这个村干部是好人,因为就算是作秀,成功了!升官了!那以后有几个人看得起他?

且不说作秀成功后,社会关注度,他最少也是表面上的好官

所以我觉得做这种事的人,至少是个不错的官。

如果中国多点这种人,

社会至少比现在会好的多。


我觉得至少乡村的干部,还是好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