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网恋日记9情人试图染指我闺蜜

上接[原创]网恋日记8深夜坐守被胖揍的情人


寒冷的冬夜,欠揍的章小云名至实归挨了一顿胖揍,在路边心满意足的呼呼大睡。为避免他成为杜甫笔下的“冻死骨”,我极其优雅的对他使用了推、扯,扇耳光等方法唤醒他,最后以园丁灌溉幼苗的热诚,把矿泉水倒在他受创的脸上,他终于勉强醒来,打着响鼻哼唧着,也不问方向,只管跌跌撞撞向前走——如一头癔症中的驴子。我赶忙上前,亦步亦趋替他引路——如一根给驴子做饵食的胡萝卜。


带他在最近的宾馆开了房间,理所当然掏出他的钱包来付款。脑子里掠过小郭依依回望的眼神,我又理所当然从他钱包里抽出几张大钞塞在自己包包里。


安顿他在床上躺下,灯光下看他那张脸:还好,算不上毁容,不过如同被一个漫不经心的化妆师摆弄过。不是普通妆容,是电影里把瘦子变成胖子的化妆。我用消毒药水给他补补妆,就打算抬腿走人。他冷不丁坐起来,嘶哑着嗓子叫道:

“那孩子这辈子算毁啦!“

说完咚的一声又倒回床上,却害我愣愣的。脑子也转到晚上的事儿来:是啊,那个学生今天夜里怎么过?这辈子怎么过?他背负着自己的包袱不算,还要背着众人的责备。唉,偏偏生在中国这样的地方,偏偏遇到那样一家人……

再看章小云,舔着嘴唇喉结一动一动干咽,显然口渴了。难得和他有着共同的悲悯,我给他端来一杯水,叫他不起,扶起他的头对着嘴巴灌丧下去,害得他又咳又喘。我再欲起身,他再次诈尸,把我一把拉到怀里,脚挑起被子盖住后,连手带脚像只八爪鱼把我缠的动弹不得,他自己则鼾声又起,也不知是真睡是假睡。抗衡一会儿后,我也认命的睡着了。


醒来发现我的头被他环在臂弯里,他则半欠着身子看着我。他似乎对当前的意境很享受,见我醒来,也不过度一下,就想俯下头吻我——然而可惜,他忘了自己此时的尊容,又可惜,人在初醒的一瞬间总是带着梦境的慌乱,看到一张颜色和内容都极其丰富的脸压下来,我立刻魂飞魄散,发出一声破坏气氛的惊叫。

章小云被我吓一跳,弄懂了我吓一跳的原因后又吓了第二跳,第三跳他直接跳下床跑到卫生间,想来是找镜子自赏去了。他几乎瞬间又从卫生间冲到我床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儿,我怕他扑上来报复我,控制着不流出幸灾乐祸,但还是有点得意的告诉他昨晚他醉酒并挨打之事。他直瞪瞪看着我,嘴里连声说:“妈的!妈的!”他那衰相真让我乐不可支……但见他向床前迈了一步,转身又去了卫生间……等他再次出来,已然卸去宿醉的委顿,带着牙膏和肥皂的清香……他几乎是温柔的掀开被子……也许昨晚的一顿揍卸去了他的戾气,又也许他想弥补自己脸上的缺憾,他变得几乎文雅起来……没有直奔主题,而是花费了技巧撩拨……我敏感的体质几乎立刻使我变成了半瘫……才要入港,忽然他的手机响了。


接听时,他不断嗯嗯啊啊,声音和神情极其谦和恭顺。挂断后他立刻换了一副嘴脸: “每次来都不提前讲,还要警车开道,还要去机场接!”他那劲头,恨不得啐谁一口才好。我问是谁的电话,他说是老板,作为补充说明,他嘴里接着迸出一个下半身的问候语,把他的衣食父母变得雌雄难辨。

他的时间很紧迫了,以至于无法完成当前未竟之大业。这个可恶的男人,像某些游览名胜的无聊人,去到必定要留下“到此一游”几个字迹,离去前狠狠在我脖子上留下一个青紫的吻痕。

我又在床上躺了一会,说不清是庆幸还是失落。


去小郭家接儿子前,我用从章小云钱包里顺来的钱,买了许多肉啊菜啊,还有牛奶和小孩零食拎到她家,小郭热情并真情的挽留我们吃午饭,我不好意思再打扰,执意推脱了。

从她家出来,儿子拉着我的手站住:

“妈妈,我出个选择题考你。”他用清脆的童声说。

“好啊你说。”

“.A.去舅舅家找小弟弟 B。去董姨家找晴姐姐。C.回家----规定不许选C哦。”

“什么题目呀?”

“这就是题目——快答!”

做了多年教师,命题无数,却没见过如此别致的题目。我乐了:

“为什么不许选C?”

“家里冷啊,舅舅和董姨家都暖和。”

“……好吧,选B。”

其实家里未必更冷,小人儿不会表达,他是觉得家里冷清才是。

这孩子从来不爱呆在自己家里,他不喜欢只有母子二人的家……我给他的并不是一个家,是一个吃饭栖息的寓所。


来到婉儿家,两口子正在演绎全武行——却原来婉儿老公雷春前些时一下子买了几百元的奖票,今天开奖,一分钱都没中,等于把几百块钱扔水里都没听见声儿,可把婉儿疼死了。


他们两个是大学同学,雷春当初爱婉儿踢踢打打的假小子做派,婚后她出于对爱情保鲜的意识流,保持了对他施暴的优秀习惯,他也无比幸福的承受着,同时对外宣传女权主义,说男爷们理应让老婆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是“天下唯三分月色”。


这次的殴打貌似已告一段落,雷春躲在卧室反锁了房门,婉儿在门外忽而密语忽而恶言诱他出来。女儿天晴早已习惯了父母的闹剧,此时正以大人看小孩胡闹的爱怜之情旁观。儿子的到来让她一下子返老还童,两个小孩拉着手儿去看动画。


婉儿向我控诉雷春,对他买彩票这一行为,总结并提升为不劳而获的投机心理、死不悔改的赌徒本性。雷春隔着门申诉:“刚买时怎么不来打我?你不是也想中五百万吗?开奖没中你才这样,我要是赌徒,你就是一个输不起的赌徒!”


婉儿反驳道:“谁说买时没打?打的时候下手太轻了,被你当成了性 骚 扰……”这对活宝门里门外嗑牙,我劝也不是笑也不是,正闹得热闹,门铃响起,我跑过去打开门,原来是婉儿的母亲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大冬瓜,脚下躺着一编织袋的白菜,怀里还捂着一大包自己作的点心。


我忙不迭的招呼婉儿出来拿东西,两个小孩也过来帮忙,迟迟不见婉儿出来。董母边换拖鞋边觑着老花眼向屋里扫描:“他两口子做啥呢?一个都不见出来。”却不知婉儿正在恐吓老公。


婉儿打老公除了用花拳绣腿,偶尔也用武器:卷起的报纸、遥控器、炒菜的木铲、抱枕等等,雷春多数时候只是毫无悬念的扛揍和逃跑,也有操家伙招架的时候,不过他的格挡武器却是……丈母娘。


现在母亲来了婉儿不敢再撒野,对着门缝说:“出来吧软骨头,你的救星来啦,警告你,不准学舌头让我挨骂!”雷春似乎颇有反上当的经验,他精明的选择不开门,直到岳母大人的声音传入耳中。雷春立刻被补了钙,打开门铁骨铮铮对老婆说:“你打?我看你敢打?”婉儿发乎情止乎礼袖了手,满面春风飘来和她妈撒娇。


“哟,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带来的?”

董母说:“一个经常一起晨练的老头赶巧也买菜,看我东西多,先给我驼着送来了,才走。”

婉儿笑问:“哪里的老头?长啥样?等我会会他再说!”

董母立刻以警惕的神色看着女儿:“你个死丫头,别又冒什么水儿?”

婉儿对老母亲也没正形:“哪里话。看我抽冷子给他一个扫堂腿,他要能一骨碌爬起来,就招进来给你当老伴。”


这时雷春挨挨蹭蹭来到岳母跟前,他不说话,只用夸大的畏惧眼神看看他老婆,同时上下其手摸着自己,嘴里发出护疼的嘘嘘声,老人家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转脸批评女儿:“雷春这孩子心地好,让着你,你别老是蹬鼻子上脸。我们那时候,都是挨男人打……“在她唠叨时,雷春非常尚武的弹跳着,对婉儿虚晃拳头,婉儿笑嘻嘻打断母亲:“我先做饭,回来你再骂。”食指向雷春一勾:“走,给我打下手做饭去!”我急忙接口:“我来,我来!”


所有给婉儿打下手的人,实际上都是主厨,这个女人不会做饭又爱充——似乎所有幸福的女人,都有点笨而痴傻的。摘着菜,她又跑出去扬声问:“那个那个男的,就是名字叫春的……今天还想吃什么菜?”

我笑她做样子给母亲看,刚才还要揍得人家鬼哭狼嚎呢,她正色道:“真不是做给谁看,这是我每次殴打老公后必要的笼络手段。介绍个经验,没准你结婚后用得着——打老公,只是治病救人的手段,打完还要妥善安置,以实现可持续再殴打。打一顿两顿不算能耐,要就打一辈子!”

吃饭时,大家在饭桌上深度探讨起买奖票的问题,据雷春说,上次他们两元钱买了一注,中十元。他有个熟人,相同号码一下子买了几十张,中了几千,赚了。

我说:“老话讲,外财不富命穷人。你们还是安安生生工作养家,和和气气过日子,下次别买奖票了,都是骗人的。”

雷春抱怨:“早知道不浪费那么多年时间读书,不起作用。每个月那么点工资,原本就不够花,现在东西又涨成这样。我一个朋友,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现在当老板了都,在上海买了房子,霍!死工作老工资,饿不死也吃不饱,再不买张彩票激励下,没个希望在那诱惑着,怎么活?”

婉儿母亲说:“我也后悔呢,早些年挤破头进城,扫大街也是好的。图啥?吃的喝的比不上农村人,住的房子还不如人家茅厕宽敞!”


婉儿总结发言道:“所有买彩票的人,都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划亮一根火柴,燃起一个希望,闪出一个幻象,火柴熄灭了,立马还得滚回又黑又冷的现实。”


一顿热腾而丰盛的饭菜,却因着谈资的晦涩生冷,也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饭后雷春陪丈母娘唠嗑,我和婉儿来到书房。婉儿这会儿又兴奋起来,打开电脑登录QQ,让我看章小云如何对她展开殷勤攻势的聊天记录。


婉儿上网纯属做耍游戏,QQ资料写的很详尽,一句实话都没有。洋洋谎言中之一点是,她把故乡写成了新疆。


章小云一开始和我网聊时,把一个距离我很近的地方说成自己的老家,他和我是上下游的邻居。当我们这种一衣带水的关系变成拖泥带水之后,他又使了个五鬼腾挪法,把自己的故乡搬到了新疆

-----可怜的娃,为了三两个网上不着边际的女人,不惜把自己连根拔起,成了这世上的飘萍……


相关阅读:[原创]纵情狂欢一夜之后 把我丢公寓他走了[原创]网恋日记2 离婚女人就像破产公司

[原创]网恋日记3

[原创]网恋日记4 我被情人强暴

[原创]网恋日记5 初会网友说他有艾滋

[原创]网恋日记6血色拥吻

[原创]网恋日记7和色男吃饭竟被逼买单

[原创]网恋日记8深夜坐守被胖揍的情人

本文内容于 2011/12/26 10:42:51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