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澳大利亚人飞来加入英国

威尔士,彭布罗克郡(Pembroke),1939年12月26日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10中队的主体,今天已经从澳大利亚抵达这里,加入空军海防总队(Coastal Command,或译“海岸司令部”)。装备着肖特公司桑德兰水上飞机(Short Sunderland flying boat)的这个空军中队,是第一个承诺在欧洲战争中服务的自治领空军,澳大利亚空军部长J V Fairbairn告诉他们:“澳大利亚相信你们能在任何被召唤服役的半球完成你们的职责。”


在澳大利亚宣布它将同英国并肩站在一起后,澳大利亚三军成员都承诺担负战争职责。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全部舰艇都已置于英国指挥下,在10月,5艘澳大利亚驱逐舰被派往地中海代替需要返回本土水域的皇家海军舰艇,但也有人相信澳大利亚必须对同德国结为联盟的日本保持警惕。


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巴斯托涅随巴顿部队的反击而获得解救

巴斯托涅,1944年12月26日

在迅速暗下来的天色中,一支负责巴斯托涅南部防御周界的工兵分队,报告说有三辆“相信是友军”的装甲车辆在接近,它们是来自巴顿的第4装甲师的谢尔曼坦克,曾经过卢森堡一路北上杀出路来。这样,德军对这个有着五条主要道路交汇的城市的围攻被解除。


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巴顿中将四天前开始他的进攻,当时他对第4装甲师下令:“狠命驱进”。但是在有利地形的帮助下,充作步兵战斗的德军伞兵部队顽强地防守每一座村庄和每一片林地,迟滞着美军装甲部队,而对于困在巴斯托涅以内的美军来说,他们能否守住的形势千钧一发。圣诞节是以猛烈的彻夜空中轰炸开始,随后德军对美军防线的西部弧线发动了倾尽全力的装甲部队进攻,战斗持续了当日一整天,但德军装甲部队遭到了美101空降师,以及一支迅速拼凑起来的援军的沉重打击,到夜色降临,德军的突击显然已被打破。


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这几乎无疑要成为德军阿登大赌的转折点,冯·曼托菲尔的装甲部队由于无法攻占巴斯托涅,已掠向西方朝默兹河进发,以遵循保持装甲部队运动这个闪电战的原则。但1940年不会在今天重演,在过去的三天里,由于云雾散开,德军已遭受来自空中的无情重击,“闪电乔”(Lightning Joe)柯林斯少将的装甲部队和步兵,在英国装甲部队的协同下,已经在Celles粉碎了德军的矛头。今天,德军装甲部队残部已开始后撤。


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冯·曼托菲尔为希特勒一再没能提供他需要的增援而感到恼恨,只是在今天他才被告知可以获得剩余后备力量——而且现在他们由于缺少汽油而无法移动。然而,倘若派佩尔战斗群十天前经Stavelot推进,它本可以攻占一个储备了超过2,500,000加仑燃料的美军燃料库。派佩尔,由于被切断后路并且缺少补给,在圣诞夜告诉他的部下朝家进发,原有4,000人的一支力量只有不到800人安全返抵。


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希特勒今天被告知,任何夺取安特卫普的想法——如他所不断谈及的——现在都只能被排除,甚至默兹河都超出德军控制能力。冯·曼托菲尔给陆军总部的约德尔打电话,说盟军正在反攻,他正把他的人员从Celles凸出部撤回,当即就有来自元首的命令让停止撤退。冯·龙德施泰特,虽然是这次阿登攻势名义上的总司令,但深深怀疑这次行动,他对希特勒的“不得撤退”命令提出了自己的定论:“这是斯大林格勒第二。”


二战史的12月26日:巴斯托涅随巴顿的反击而解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