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58年6月30日,正在西子湖畔的杭州开会的毛泽东主席,忽然从《人民日报》上看到了一则消息,他看完这则消息后,浮想联翩,夜不能寐,欣然提笔写下了一首名为《送瘟神》的诗词。该词的内容如下。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山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当年究竟是什么消息让日理万机的毛泽东主席如此激动兴奋?他的诗词中描述的“瘟神”又究竟是何物呢?其实,这个瘟神就是诗词中第一句“华佗无奈小虫何”的那个“小虫”,一种在50年代以前曾肆虐全中国,摧残数以千万计中国百姓的可怕小虫,“血吸虫”!毛主席形象的将其比喻为瘟神,并道出一个真理,那就是,即使中医的神明圣祖华佗,都对这个“小虫瘟神”无可奈何!而毛主席写下《送瘟神》诗篇,是因为他看到《人民日报》上刊登了江西省余江县已成功消灭血吸虫病的消息,所以便诗兴大发,庆祝这一大捷。

血吸虫病在我国由来已久,湖南长沙马王堆和湖北江陵凤凰山出土的一男一女两具古尸中均查出有血吸虫卵,说明至少在2100年前此病就在我国长江中下游流行了,该病的病原血吸虫,其虫卵在水中孵化,幼虫寄生于钉螺体内,有时会离开钉螺,存在于水中,当人们下水田插秧或淌水塘作业时,接触了疫水,血吸虫的幼虫(肉眼看不见)就会通过人的皮肤进入人体内,造成感染,幼虫在人体中发育为成虫。

患血吸虫病的人,有面黄,全身无力,呕吐,腹泻,发热等症状,长期患病,青壮年骨瘦如柴,丧失劳动力,妇女丧失生育能力,儿童则停止发育,其后果都非常严重,而晚期血吸虫病人,则还会出现肝脾肿大,肝腹水等现象,最后死亡。所以过去,血吸虫病还被称为“大肚子病”

新中国成立前后,人民群众的卫生状况十分恶劣,传染病大肆流行,寄生虫病分布广泛,危害严重。据时任卫生部部长的李德全在1950年9月政务院第49次政务会议上的报告指出,这一时期“我国全人口的发病数累计每年约一亿四千万人,死亡率在千分之三十以上,其中半数以上是死于可以预防的传染病上,如鼠疫、霍乱、麻疹、天花、伤寒、痢疾、斑疹伤寒、回归热等危害最大的疾病,而黑热病、血吸虫病、疟疾、麻风、性病等,也大大侵害着人民的健康”

而血吸虫病的肆虐情况,在建国初期,显得尤为突出,从1956年至1957年,有关部门对血吸虫病进行全面普查和防治试点工作。多方面的调查结果表明,中国血吸虫病流行区遍及长江流域及以南的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四川、云南、福建、广东、广西及上海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全国血吸虫病人总数竟然超过了1000万。

我国当时由于血吸虫病流行十分严重,造成疫区居民成批死亡,无数病人的身体受到摧残,致使田园荒芜、满目凄凉,出现许多“无人村”、“寡妇村”、“罗汉村”(腹水肚大如鼓)和“棺材田”等悲惨景象。湖北省阳新县40年代有8万多人死于血吸虫病,毁灭村庄7000多个,荒芜耕地约1.5万公顷(23万余亩);1950年,江苏省高邮县新民乡的农民在有螺洲滩下水劳动,其中4019人患了急性血吸虫病,死亡1335人,死绝45户,遗下孤儿91个,呈现出“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景象。

而作为50年代全国首个消灭血吸虫病的地区,也就是使毛主席为之写下《送瘟神》诗篇的江西余江县,其“送走瘟神”之前,从1919年到1949年,累计有近3万人死于血吸虫病。

78岁的余江县蓝田坂村农民刘金元回忆,因为“大肚子病”,在他16岁那一年,村里5个年龄相仿的伙伴病死了。不少晚期血吸虫病人挺着大肚子下地,每亩地只能收获数十斤稻谷,当地传唱一首小调:“蓝田坂的禾,亩田割一箩,好就两人抬,不好一人驮。”

除了削弱农业劳动力之外,因血吸虫病的流行,在解放军南下作战的时候,还使许多来自北方的士兵被急性感染,一度造成大规模非战斗性减员。

面对肆虐中国2000年之久的“瘟神” 血吸虫病,中医自古就束手无策,别说治疗该疾病,就连引起该疾病的病因都不知道,只会愚昧的说,“风邪入内”,“阴盛阳虚”,“寒热失调”等等,但无论他们怎样故弄玄虚,兜售各种神丹妙药,也依然无法挽救成千上万血吸虫病人的生命,只能看着他们一个个悲惨的死去。这正像毛主席诗中描述的那样“华佗无奈小虫何!”,2000多年来,一直自诩“博大精深”的中医,在这个小虫面前,打了大败仗,也充分暴露了其伪医学的本质。

1953年11月,中共中央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在毛泽东提议下成立,全国防治血吸虫病的工作正式展开了,广大西医工作者积极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奔赴全国各病区,广泛建立血防站,为全国上千万血吸虫病人治疗疾病。

由于西医早就通过微生物研究知道了血吸虫病的病原幼虫寄生在钉螺内,血吸虫虫卵则广泛存在于人畜的粪便中,于是就号召病区的群众大量消灭钉螺和严格处理粪便,有效控制了传染源,并告戒广大群众不要直接接触疫水,这样就有效切断了传播途径,使得发病率大大降低甚至减零。

对于那些已经患病的群众,西医工作者对他们进行认真治疗,50年代,我国特意研制了三价锑剂的化学药物,如酒石酸锑钠(锑273),这种化学药物对血吸虫病很有效,成功治愈了上千万血吸虫病患者,如江西余江县原有6000多病人,到1958年,这些病人在注射酒石酸锑钠后基本都已经痊愈了,他们不仅被治好了病,还因为当地的钉螺被彻底消灭,之后无人再患该疾病了,也就彻底送走“瘟神”了。

由于广大西医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到1958年,我国的血吸虫病患者总数已由当初的1000多万人下降到了80万人,血吸虫病患大大减轻了。到80年代,全国十二个血吸虫病省份已有5个完全清除了该疾病(没有新的血吸虫病患者产生),其他省份的血吸虫病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再加上新药吡喹酮 的诞生,广大群众再也不用害怕“瘟神”了。

不过,可悲的是,到了21世纪,中医和他们的大师华佗却依然对这个小虫“无可奈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