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能白吃小贩百余元的麻花”


“一个月能白吃小贩百余元的麻花”

本报讯 昨日,本报刊发《有谁被中间这个“警察”处理过纠纷?》一文,十几位市民打电话诉说了自己受骗的遭遇,“真是被他害苦了。”还有人气愤地拿着报纸前去指认。


一早拿着报纸去指认假警察


“就是他,他经常向我们收钱。”昨日一大早,3名男子拿着报纸走进了交警一大队,他们指着报纸上张海涛的照片,气愤地诉说了自己的遭遇。“他说交钱就能在那儿摆摊,我们都交过。”李青松说,他和张伟峰、李俊峰等人经常在沿河路附近摆摊卖水果,张海涛则时常骑着车在那附近转悠,碰见他们摆摊就向他们收取费用,从150元到300元不等。


“在那摆摊的人几乎都给他交过钱,我们都是靠卖水果生活的,惹不起。” 李青松说,“还有个人每个月都给他充50元的手机费。”“就是,我们一个月也赚不了多少钱,被他拿走了不少。” 张伟峰说,“真是被他害惨了。”“还有个人卖麻花,他整天去吃。” 李俊峰说,12元一斤的麻花,张海涛一个月就吃了人家100多元的,并且从来没给过钱。


十多个投诉电话揭其吃拿卡要


“已经接到十几个电话了,全是反映情况的。”交警一大队的民警表示。


“在我这儿喝绿茶不给钱。”刘女士情绪很激动,她说自己在杂技馆前面摆了个烟酒铺,两年前就见过张海涛,张海涛每次来都跟她吹嘘自己的本事大,喝了饮料也从不给钱。“坐出租车也不给钱。”司机马先生也反映。“他去我家打牌还把手机拿走了。”在人民路上的张先生说。


“他拿了我一个DVD。”在法院东街开影吧的张先生说,张海涛不仅经常去免费看碟片,还要他请吃饭。


“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沿河路和法院东街。”民警说,根据市民反映的情况,他们发现张海涛经常在这两个地方活动,并且一般是下午6时许找小商贩的麻烦,对他们进行清摊以收取保护费等。另外,他还对外吹嘘自己可以消除汽车的电子警察罚款。


派出所内面对指证仍不认错


“他是警察?没人相信。”在张海涛所住的家属院里,提起张海涛当警察的事,大伙都不相信。“我们都看不惯他。”看大门的魏大爷说,张海涛是独生子,虽然不止一次地对街坊邻居吹嘘自己,可大家还是对他看不惯。


“我没干过那些事。”在大石桥派出所内,面对多名证人的指证,张海涛还是满脸不在乎地拒绝承认。但对于捡来的对讲机,他又改口说是自己偷来的。


交警一大队的民警介绍,目前民警的制式服装共分4类,但只有佩戴警衔、警号、胸徽、臂章4种警用标志,才能称之为警服。这4种主要警用标志缺一不可,否则就可能是假警察。 线索提供 孟繁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