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的留学

我的留学

---这个与上一次写的东归记属于姊妹篇,上一次是简介这个历程;这一次是大体说说感想。


留学生这个词语,其实大家可能已经听说了很多次了;当然由于时代的不同,对于留学生的意味也是不尽相同的。我国近代第一批留学生(当然早在唐朝就曾经往天竺派遣过佛学的留学生这个不算数)是背着自强的目的出国的。第二代留学生是本着救亡和探求真理的目的出国的,如:以后的陈独秀,李大钊,胡适。第三代留学生是本着学习具体的科学和武器知识,如:孙立人,邓稼先,钱三强,钱伟长等人。到了天朝建立以后,派遣了第一批去苏联的留学生,这些也是第一本着学习理论,第二本着学习他们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科学,不仅仅是去苏联,捷克,东德,南斯拉夫等国家都有。第二批就是中美恢复邦交到改革以后出来的,如:章启月,以及不少现在国内外都有很高建树的学者,专家和中层领导人;他们都是70年代到80年代的留学生。到了90年代,由于国门的不断敞开;从务工人员为主的旅外大陆背景的华人,如:北京人在纽约上的人们;逐渐转变为留学生背景的。但是,一直到99年;那个时候留学生人数少,而且见面的也都很容易,就在华人经常出没的地方,说着不是台湾腔调,或者广东话的人们,他们就是中国大陆留学生。那个时候,虽然比较生疏对于这个环境,但是由于外国人对我们照样生疏,所以成功是比较容易的;这些人无论如何以后几乎不是创业成功,就是拿到了P.R。在澳洲来说,最后一波次的P.R潮流是00年到04年这一批,我的表姐也就是这一批上来的。这些人说实在的当时确实也是有些竞争力大了,但是由于基本上的海外华人,留学体系还是属于说广东话群体和说台湾普通话群体;所以他们的余地还不算全都没有。在这一段期间,他们有的是拿到了P.R,有的是业绩小有成就,但是比起前辈来说,他们的生存就稍微困难了一些啦!不知是何原因,可能常见就司空见惯了;对于海外留学生的好奇就少了,改为了一种防范。可是,就像是我表姐这个样子的;她们还是读tafe就差一点错过,终于基本上都拿到了P.R。这些人大多数都是选择的回国发展,或者自己从事小型业务,再或者打高级工,加自己的小型业务等。


到了03-04开始的人,就像是我这个样子的人;那就算是比较惨烈的人,因为无论是澳洲还有一些其他的地方在这个时候都纷纷开除了,留学可以,移民不行的条件。啥毕业以后要是紧缺专业就可以申请T.R如果不是紧缺专业,就没法申请;有了T.R之后在申请P.R;T.R只能申请一次,P.R估计不太容易申请到。况且所需的专业,除了护理,I.T,糕点师(等师子头的),医生就是很少几个类型。而且这些工作的强度完全都是对80后张起来的留学生来说是一个挑战,毕竟能来留学家里最起码不弱,要是这个样谁还做这类工作。就拿护理说吧,记得有一次领事馆教育组拖我帮助去看一下在boxhill医院生病的某位同学;这时候我一进去医院的重症治疗间,先不说护士的工作,就我进去味道了那些不透风的味道,我就立即给运到了;回到营地我喝了三碗羊肉汤才把这个阴气给缓解出来。所以,怪不得我认识的一些护理学生都脾气不好;我这个没啥大病的人去了那里就几分钟没有做工作,居然都被医院的气氛给中招了;长时间待在这个地方绝对不好。护理这个专业绝对是一个比较伤元气的工作,尤其是澳洲;因为在中国是中国气,国人都能够自我调节;还有国内的阳气重,人太多了;连鬼都没有安全感了。但是,在这里阴气本来就重,而且咱们是外国人,所以不太容易承受起他们的阴气的损耗。这不是迷信,气,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无论是神学还是中医。


好了就先写到这里吧,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