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些天,父亲从老家来了,一路上风尘仆仆。由于今年到目前还没有放假,而元月26号的样子就要过年了,父亲怕今年回家不好坐车,也就提早到我这边来,说是来看看,自从我毕业到现在,有些年头没来了。来了,中间就呆了一天时间,第三天,说什么也回去了。虽然离家不是很远,坐车也就80元钱的车费,大约要5个小时,但一路上颠簸,我看得出来,年迈的父亲还是有些吃力了。

从小到现在,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了父亲如此佝偻的背景,为儿女们操心一辈子,现在却不忍多呆上几天,说是有些不习惯,还是农村老家的耕地看着亲切些,空气好,满山都是树木,不像这城市当中,坐着也不知道说什么,隔壁住的是谁?他不知道,出了门之后,坐公车到哪去?坐在家也就是看看电视之类的。闷得慌。其实,我也知道,除了这些原因,父亲是很节俭的,他知道城市里消费高,坐在家不出门不吃饭都得交物业管理费用。第三天早上,说什么也走了。我送他到车站。

坐在车站的候车大厅,我们聊起了我的小时候,也聊到了以前村里的一些人。我也老大不小了,父亲让我在合适的时候,也要一个小孩,这是人生大事,还特地嘱咐说以后一定要将小孩教育好,在城市也好,在农村也好,教育是个大问题,如果没有教育好,加上社会如此的混乱不堪,到头来可能成为社会的无用之人,而且祸害他人。于是他说到了我们那个村的两个小孩,一个叫小路,另一个叫星星。这两个小孩我是熟悉的,目前小路已经18岁了,而星星大概15岁的样子。小路和星星是堂兄弟,他俩的父亲是亲兄弟,小路的父亲是哥,星星的父亲是弟。小路的父亲脾气暴躁,加之对妻子的打骂,一家人关系不好,最后小路的母亲因为不甘其脾气和农村那没有日夜的忙碌农活和穷困,最后外出打工,常年不回家,最后改嫁了。自小路5岁的时候,其母亲再也没有回来,就剩下了小路和其父亲,但从此以后,他的父亲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周疯子,成日游走于田间,人叫其名,他不知道,人叫其妻名,他便破口大骂。而星星的父亲,大概也和他哥一样,成天无所事事,沉迷于赌博,如果赢了钱,那么就去我们当时的县城的一些理发店和按摩店去叫小姐,成日不回家,而沉醉于那种逍遥快乐当中,而其妻本是一个能干人,但最后面对丈夫的背叛,她不得不含泪离开了这个家,由于她不是我们本地的人,她就回到了自己在云南的娘家,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这些,在我十多年前,我就知道了,当时我大概还在读初中。但后来,因为我去读高中,大学,以及后来工作,对村中的事情也就不甚了解了。听父亲说,小路的父亲,由于长期疯癫,没有劳动能力,政府虽然大发慈悲地给其办理了低保,说是为了开展新农村建设。而星星的父亲,面对农村里面长期耕种没有收成,想到了离家出走,到了沿海的城市的建筑工地上去打工,用这样的方式去过自己的生活,但也是从来没有回过家,到目前,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了。就这样,两个幼小的儿童,小路和星星,就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过着半乞讨,有时候到中午了,两个小朋友玩耍到我们家附近,我们吃中午饭,他们也不走,就在我们家门口呆着。父亲会给他们一人一碗稀饭(我们农村老家基本上是早中都吃稀饭加腌菜,晚上吃面条),毕竟都是一个村上的,人家家庭条件也就那样,能够帮一把。一边是半自力的生活,那也是跟着其爷爷奶奶,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农村有句话说:命贱的小孩少病痛。这两个小孩,从小到现在,真的没生多少病,整天也就在外玩耍,与泥土和牛粪打交道,走于山间的田地和乡下的河沟当中,就这样,一直活长大了,从两个儿童成长为十多岁的少年。

人都是有想法的,这两小孩虽然也有爷爷奶奶管教,但毕竟没有正确的教育方式,久而久之,也就学坏了,再加上,从来没有读过书,基本上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因为小路的父亲是个疯癫,后来也有了些病痛,这些低保就用作了生活和买药的开支。这两小孩的爷爷奶奶更是没有经济来源,也就喂点鸡,卖点鸡蛋之类的,加之年老,无力操持。这两个留守儿童,除了小路进过几天学堂外,星星就一个目不识丁的少年。他俩最后开始学坏,在村中一带偷鸡摸狗,刚开始,村里人也就忍了,想想就两个孤儿,人家也不容易,没了父母教育,可怜呀。今天拿了李家几个鸡蛋,后天又偷王家几只鸡。一步步地,开始沦为以行窃为生。直到后面一天,去了家住半山腰的罗老太家,发生了命案,要被判死刑。

罗老太,儿女去了外地安家,本是要接她去城中,但老人家毕竟在这里土生土长,习惯了,也就不愿意去。于是一人住在了半山腰的老家中,对于一个近八十岁的老人家来说,也就喂点鸡,有了鸡蛋吃些鸡蛋。两个少年,总是瞄准老太家中不放,毕竟年富力强,跑也跑得快,拿了东西就走,后来有一次被罗老太发现,小路对星星说,不如抢其钱财,心想其儿女在外安家,家中有钱,于是逼老太拿出钱财,老太不从,于是用绳子将其残忍杀害。 后来,罗老太的子女回家家中,发现其母尸体已经烂在被窝中,这才报警,破案后,两人都要锒铛入狱。大好青年,这一生,就这样毁了。

其实在农村,像小路他们这样的留守儿童真的太多太多。父母都是民工,常年在外打工,全靠老爷爷等在家中管教,老年人,有事力不从心,而年轻人散漫无所约束。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尤以农民为多,留守儿童的犯罪和教育问题,将为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他们在农村的,或游走于乡镇和城市中,他们多半对城市和钱财有些向往,但又没有正常的途径获取,于是正在一步步地走向犯罪的深渊。留守儿童犯罪,已经成为了当今不可忽视的一个重大社会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