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市场:微妙的反垄断

2011年11月,央视的一则报道搅动了电信行业的神经: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涉嫌垄断,将可能遭受数亿元的罚款。

在中国互联网接入市场中,中国电信占有60%江山,联通占据30%。他们缔造了一个庞大的宽带帝国。打个比方,用户通过“买票”的形式,获得接口,然后搭载他们的高速列车,前往互联网世界。

“高速列车”引起垄断质疑,缘起于去年广东铁通用户大面积断网事件。

铁通就是搭载电信“高速列车”的买家之一。原属铁道部的铁通有自己的网络,但作为电信领域的小弟,网络有限,只能以自家班车的名义卖票,然后把用户拉到中国电信的车上。

其他如长城宽带、歌华有线、方正宽带等第三方运营商,要么网络有限,要么完全没有网络,他们像铁通一样,争揽散客,为电信和联通两个老大哥的列车送去客源。

为清理客源,中国电信在去年进行了一次清洗活动,打击了很多第三方接入商。铁通断网事件由此爆发,并进而触发有关部门对电信联通垄断问题的关注。

到底是否垄断,业界至今说法不一,甚至出现了《人民邮电报》炮轰央视报道的后续事件。

更有意味的,是事件之后互联网行业的反应。有的似乎该跳出来,却保持了沉默,有的表面上看似乎毫无干系,却主动跳出来要求“被调查”。其微妙关系正是宽带市场反垄断背后的现实生态。


异常的沉默

一位电信业的资深人士对《中国周刊》记者说,对于电信和联通,“资源有限的时候,肯定先紧着自己的用户。车上座位本来有限,自己的客户还招呼不过来,那对手的客人就可能不让上车了。这是竞争,不是请客吃饭。”

“关键是这样在市场上占有垄断地位,是自由竞争形成还是国家行政手段拨给你的?以手机为例,手机的频谱资源本身是有区别的,但咱们不像国外那样拍卖,政府把频谱分成几段,给几个公司。从这个角度讲,电信肯定是垄断的。但造成它垄断的原因,不是他自己。”

这就能理解,为何央视曝光电信巨头涉嫌垄断后,运营商只是发布了一个象征性的“配合调查”的声明,没有进行任何申辩,而他们的主管单位包括国资委、发改委、工信部却以集体缄默而待之,公众没有得到更为详细的解释。

曾就职联通集团、现为行业分析师的杨林(化名)对《中国周刊》记者说,国际上,韩国、日本也分别各有三家电信运营商。美国是五家。相比起来,这是国家力量占主导作用的行业里,相对市场化最高的领域。“一个新开的楼盘,住户用的水电煤气有线电视都没得选择,唯独电信运营商要轮番前去示好,甚至给开发商送钱进去抢地盘。如果判定其垄断,那其他行业的公司将如何处置?”

这也是为何铁通对电信一肚子意见,但是铁通的母公司——中国移动却保持缄默的原因。

2008年,铁通并入中国移动,成为其全资子公司。按理说,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有权有势的家长应当出来替孩子主持一下公道。但中移动一声没吭。

另一方面,中移动也是电信联通的合作伙伴。虽然中移动也有自己的主干网络,但由于大部分网站布在电信和联通的机房,移动手机用户只要上网访问这些网站,电信、联通就要收取中移动费用。

中移动人士李同武(化名)透露,据他所知,集团没有就此进行特别的会议。“我们对电信联通的被起诉,算是兔死狐悲。一方面,我们和铁通各自财务独立核算。另一方面,如果支持铁通,告电信垄断,又把我们自己置于什么样的位置?”

如果中移动站出来说话,这很可能是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杨林说,中移动在语音市场的市场份额,是极度失衡的,“其垄断的份额比电信联通还多”。

因而,有不少专家认为,反垄断不过热闹一时,是运营商们争夺粮食的窝里斗。不会持续很久,免得引发更大风波,惹火烧身。《反垄断法》草案立法小组成员、中国社科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张昕竹也认为,电信和联通涉嫌垄断的问题最终会不了了之。


第三方“掺和”

不了了之,或许真的会成为最终的结果。但这时,一个有趣的故事出现了——就在各方保持沉默时,广电系统跳了出来,主动要求配合调查。

广电系统下属的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会长陈晓宁说,广电方面主动要求配合调查取证,“我们希望发改委反垄断局的调查,能够促进公平竞争,共同发展。”

他说,“今年四月份发改委开始对电信和联通调查的时候,也没有对我们进行过调查。但是,政府部门有这么大的举动,互联网业务也是广电的业务之一,广电方面理应主动进行配合。”

言外之意是,我们没被调查,但我们希望被调查。

一般来说,碰到“调查”这两个字,躲还来不及,可广电为何如此主动?其背后,是广电运营商的一肚子苦水。

截至2011年,广电宽带的总用户量只占到整体规模的3%。陈晓宁说,过去十多年电信企业利用行政权力限制和阻碍有线电视企业进入这个领域。虽然此领域在入世作出开放承诺后,有很多合资和民营企业进入,但有线电视企业申请互联网业务一直不被批准。

杨林说,广电、电信、互联网,三网融合是国家层面推动的战略。“这是中国的特有名词。人家国外早就互相兼并融合了。电信公司与广电运营商之间可以互相兼并。”

“实际上,你说谁兼并谁?被兼并的都不乐意。广电并非全国一盘棋,而是各省市都有自己的一套班子,小而分散,不具备兼并比它实力强大的电信运营商的实力。而广电也不愿意让电信来兼并他。广电和电信主管部门不同,谈了多少次了,关于合作模式、分成模式,总谈不拢。”

从技术上讲,消费者拥有自己的有限电视网络,通过技术改造,变成上网通道,完全没有问题。广电系迫切希望大面积进入互联网领域。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回报相当丰厚的矿山。

以北方市场霸主联通为例,杨林说,联通北方十省的一半利润来自北京。而北京联通一半以上的利润来自宽带业务。“这是一个比较暴利的业务。房地产还有政策性风险,这个没有。”

广电系正是看中了其中的丰厚利润。所以,广电系主动参与反垄断调查,呼吁市场公平,明确自己的市场地位,也就不难理解了。

甚至,网上有人怀疑,央视高调曝光电信联通的垄断,也是受广电系统利益的影响。


纠结的角色

广电系掺和也好,有关方面沉默也罢,最终认定垄断也好,非垄断也罢,这一则反垄断事件背后,呈现的是一组组微妙的关系。

无论这些关系将来得到怎样的演化,当下,这起事件广受诟病的上网资费问题,是电信联通这些宽带巨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北京市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和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了2011年中国信息化蓝皮书。其中提到,“我国的宽带市场竞争不够充分,资费比较高,平均每Mbps接入速率费用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3至4倍”。

Ucweb公司创始人俞永福观察到互联网有个“25号效应”。即每到月末,用户手机上网流量会明显下降,这是PC互联网从未出现过的现象。“资费是瓶颈,省流量很重要。”

对此,杨林向《中国周刊》记者提供了另一种解读。他说,高资费的背后,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电信企业承担了一些社会责任,需要消化成本。“比如,国家要求村村通电话,城镇通宽带。把光纤铺到这些地方,再串联起来,成本极大。当地地广人稀,居民收入水平不高,资费消费水平上不去。这是亏本的生意。只能从发达地方的收入上来贴补。”

中移动的李同武也有同感,“国外的电影里,一个铁路和荒郊野外,很可能没有信号。但是中移动的手机基站根据国家政策的需要,覆盖了大量乡村,成本极高。” 他说,“企业被政策照顾,同样又被政策要求作贡献,身份混淆。要社会责任,也有盈利考核指标,这样的成本必然转嫁给百姓,这是垄断背后的一种纠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