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汪精卫伪政权为何放弃毁掉秦桧跪像

作者:齐夫,原题:《关于秦桧的“姿势”》


最近,南京传来新闻,秦桧有了自己的博物馆─位于他的老家南京市江宁区。此馆已对外开放两月余,开馆前,馆里还特地请上海一位艺术家为秦桧夫妻塑了像,一改这对男女的跪姿,让他们“站了起来”。艺术家还为这个雕像起了一个名字,叫《跪了四百九十二年,我们想站起来歇歇了》。


关于秦桧的“姿势”,也就是让他跪着或站着,其实早有历史定论,翻案者或为哗众取宠,引起炒作,或真与秦桧同心,想为秦桧张目,其目的既不光明,结局也必然可悲。说实话,跪在杭州西湖岳庙前的秦桧,几百年来,虽然让老百姓拍手称快,但也使极少数国人感到不舒服,每每想起便如芒刺在背。所以,历史上曾有人几次毁掉或搬走秦桧的跪像,近者如汪伪政权时,汉奸们就有过类似动议,但害怕激起民愤,弄巧成拙,最后作罢。像今天的现代艺术家这样让秦桧昂然“站起来”的举动,还是前所未有的,多少也算是个“创意”。


作者的创作意图听来很“高尚”,说是在呼吁尊重人权。所谓人权,是指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每个人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利。讲人权,就不能脱离特定的历史背景去空谈。倘若一定要这样去臧否历史人物,那么,秦桧才是最大的人权摧残者,而岳飞则是最大的人权受害者,他被秦桧陷害入狱是侵犯人权,遭受刑讯逼供是侵犯人权,惨遭杀害更是侵犯人权;他不仅被剥夺了工作权、发展权、发言权,甚至还被剥夺了最基本的生存权。而反观秦桧,他不但享有充分的“人权”,而且分享部分“皇权”,权倾朝野,风光得很。想不到,乾坤颠倒,是非混淆,在今天的某些艺术家眼里,秦桧反倒成了人权受害者了,真是黑白颠倒,咄咄怪事。


当然,无论是岳庙前秦桧的跪姿塑像,还是博物馆里秦桧的站姿塑像,都是艺术家创作的艺术作品,区别在于:一个代表了人民群众的爱憎意愿,一个是自己的异想天开。也正因为民心向背是艺术品生命力的关键,所以,跪着的秦桧已有四百九十二年历史,而且还要继续跪下去;而站着的秦桧仅有几天的时间,就引起一片唾骂,估计也不会站多久了。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时下,秦桧博物馆里偷偷摸摸弄了一尊“站着的秦桧”,如果还有人再问一句:跪在杭州西湖岳庙前的秦桧何时能站起来?依我管见,倘若真有古人说的“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的那一天,秦桧或许会“站起来”,否则,怕是没门。而同情秦桧跪姿的“好心人”,不妨想想风波亭里那个精忠报国,却受尽酷刑、绝望地大叫着“天日昭昭,天日昭昭”、被残忍杀害的岳飞将军。


历史已成定论,忠奸黑白无法改变,艺术却尽可随意“创新”,只要有人欣赏,但不能以“艺术自由”为名歪曲历史事实、扰乱公众思想,更不必牵强附会地和人权扯在一起。如果说让秦桧跪着就是侵犯“人权”,那么当时严刑拷打并杀害岳飞,又何尝不是侵犯人权,艺术家何以对秦桧情有独锺,对岳飞耿耿于怀?所以,历史归历史,艺术归艺术,西湖岳庙坐着的岳飞和跪着的秦桧,都各安其位吧,请不要骚扰他们!


不过,想想如今连西门庆都有“故里”了,蔡京墓也重修了,再冒出个秦桧博物馆,也不算稀罕,无非是泛起的沉渣又多了一个泡泡,并再次验证了一句名言:无耻是无耻者的通行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