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累”在哪里?“忙”在哪里?

2011年12月24日 09:26

来源:人民网 作者:焦若飞

问候中国官员,回答大多是“忙啊”、“累呀”之类的,这与通常所流传的“一杯茶、一根烟、看看报、聊聊天”的闲来无事、百无聊赖的官员形象似乎正好相反。事实上,与“闲”一样,“累”和“忙”同样是眼下官员状态的真实写照。


不可置疑,一部分干部是真累、真忙。这部分干部事业心强,一心扑在工作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没有心思和闲工夫扯闲篇、侃大山,是事业的中流砥柱,深受人们的欢迎和爱戴,但也不排除一部分干部所谓的“忙”和“累”,是与之含义正好相反的伪忙、伪累。


这种伪忙、伪累,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


应酬累。有些干部不是把主要精力用在干事业、谋发展、尽责任上,而是用在应酬上。上班应酬,下班应酬,同事之间应酬,部门单位之间应酬,上下级之间应酬,赴不完的会,赶不完的宴,协调不完的协调,有些干部则把应酬当成了主要任务,当成了干部的能力和政绩,甚至化腐朽为神奇的良药,宁可应酬死,做鬼也风光。


提防累。由于竞争的加剧,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变得微妙和复杂,过去那种单纯的同志之间、同事之间、战友之间、上下级之间的关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合作关系、角色关系或纯粹的利益关系,人际关系变了,环境自然也跟着变了,大家在一起工作或学习,相互提防着,不能坦诚相见,要维持一种较为有利的人际关系,自然会很累,这是一种非正常之累。


闲着累。在一些为生计奔忙的人看来,闲着是一种幸福,羡煞,但对无事可做的“闲人”来说,却未必是一种幸福,说不定,闲来生事,闲来生累。有科学证明,人闲着,于心境不利,易得抑郁症;人闲着,对健康不利,更年提前,颈椎、腰椎、心脑之类的。从生理上看,人闲着,关键是劳累,不劳之累。这种闲着累,确实是一种客观存在。


无用功累、忙。文山会海、挂牌剪裁、形象工程、迎来送往、检查评比知多少,恐怕无法统计,一个单位,一个工作人员,一年用在这些事情上的精力和时间是多少,恐怕也无法统计,但从感觉和实际用途上,特别是于客观评价和民众需求而言,实在是“有用功”太少,“无用功”太多,实功虚做的现象比较普遍,而且应接不暇。


目前,中国公务员近500万,事业单位工作的干部职工3000多万,仅就公务员而言,也是全世界纯纳税人平均负担供养最多的国家,但是人多人不够,闹人荒,忙不过来,加班加点干的现象仍然比较普遍,这也是一些单位领导感到头疼的问题。要命的是,忙过累过之后,回头看看,却是一种中性的调侃,有时评比的名次上去了,荣誉有了,但该干的却没干完,该干好的,还没干好,实际效果差,只配雾里看花,群众的意见还很大,不论如何,都找不到付出的成就感、满足感。


不累喊累,不忙说忙。就目前的工作体制而言,中国的绝大多数干部忙人少,闲人多,忙的时间少,闲的时候多,在机构设置上,就有务虚和务实之分,忙闲不一,苦乐不均,这自然是体制之病,但不忙喊忙不累喊累之忙之累,却是一种标榜,一种排解,一种客气,一种习惯,一种心境,一种假想价值的体现。


这些畸形的伪忙、伪累,实际上是一种特色官场之累,反映的是官场侧面,波及的很可能是整个社会,而折射的,则是制度和体制的弊端。


如何让我们累得有价值,忙的有意义,是我们未来必须面对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