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服务员的自白:想吃好饭?请把我们当上帝

美女服务员的自白:想吃好饭?请把我们当上帝

一个饭店服务员的日常见闻


我在职业高中三年级毕业时,因为学年成绩一直很优秀,最终,和另外两名同年级的学生,被学校推荐保送到外地的一所大学就读学习,可是只有我选择了放弃继续学习深造的这个机会,因为,家里面只有我妈妈一人,一天三班倒的辛苦上班工作赚钱,供我念书吃饭穿衣,我父亲在我出生前半个月吧,(他是4、23号出的事,我是5、9号出生的),单位的领导说要打家具去外地选木材,我父亲是单位的木工,便和他的师傅一起,被领导叫去跟车出了这趟私活,结果拉木头回来的路上,因为司机斗气超车,翻车出了车祸,我父亲就被一整车的木头给扣在下面,活活压死了。后来,我母亲被那个单位定为了工亡家属,从市里一家柴油机厂的钳工车床工人岗位,调动到了市总工会做了名办公室文员;我,则还在我妈妈的肚子里时,被定为了工亡子女 ,并在出生后的每个月,可以享受当时那个年代定的基本线,几块钱的工亡家属子女抚养费,一直到我年满18周岁。


我妈妈一个人带我到这么大,没有再组建家庭,从我小时候上幼儿园到后来职业高中毕业,穿的用的,从来没屈着我,但是靠一个女人上班赚那点有数的工资钱,供我到今天,也是竭尽全力劳心费血的了,我实在不忍心再去念四年的大学,继续过着拿今天的话讲“啃老一族”的没心没肺的那种生活,所以我就决定早早走进社会,打工赚钱贴补家用,让我妈妈也喘口气,生活可以轻松一些。


在我们家附近,就有一家铁路分局承办的会馆型酒店,那天是周日,酒店的门前小黑板上用白粉笔写着招工的信息,在人来人往参加婚礼的热闹人群里,我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种愣头青的闯劲,进到了酒店,正赶上婚宴收拾缺服务员人手,我便被领班立马录用,开始了从学生转换到小服务员的、人生境遇的快速转换。


也正是从那时起,真正走进了酒店,这个外人老百姓并不熟悉的一个别样天地!


白话儿一点说,不论你是普通的平民食客,还是腰缠万贯多金的老板,只要你到任何一家饭店去吃饭,就一定要,装出来的也好,真性情和善也罢,千万千万不要招惹为你服务的小小不起眼儿的服务员,因为如果你以为自己就是上帝,可以随便挑刺呼来唤去的拿服务员不当人看,那么,通过我后面的日常见闻叙述,你会清楚的明白,其实服务员才是你们食客心中最可怕的上帝!


我去打工的那家酒店,因为也不好直接写出来就叫什么什么名字。我第二天上班,作为新人,被分配到酒店1号雅间,叫包房也行,由一个工作两年多的熟手服务员带着,那天的下午就有一桌预订的客人,好像是同学聚会搞得酒席。客人来之前,我被吩咐仔细检查摆在桌上的餐碗杯碟,因为是相对较高档的酒店,这里的餐具不是那种塑封型的。


客人来了以后,有男有女十多位,大概都在40多岁,看穿着不算是很有钱的食客,拿着酒水单,选了很久点了价钱中档的白酒,然后一个似乎是会付账买单的男客人,招呼着让服务员给逐一往玻璃杯里倒酒,这种累差事自然是落在了我这样的新手服务员身上了,带我的老服务员则开始陆续从传菜口,往包间里端客人提前预订好的菜;白酒,饮料,倒了一圈,我小心谨慎算是完成了这个活,刚刚退回到隔间休息,就被包间里的男客人,给大声地叫了回去,理由是:一个客人的酒杯里酒中有一浮物,是只不小的死蚊子!


我确定之前仔细又仔细的检查过杯碗,况且酒是我亲自倒的,19岁的我双视力正常,不至于在白色透明的玻璃杯中,以及同样无色的酒水中看不到有一只飞物的尸体,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被一桌岁数和我妈差不多大的男男女女客人围在酒桌前,讨要着说法,正当我抹着眼泪不知所措时,一向带我冷冰冰的老服务员,前来给我解了围,按照客人提出的补偿要求,免单了一瓶70多元的白酒,外加赠送一盆酒店特色主食疙瘩汤。


回到休息间,老服务员把刚刚撤下来的被客人指有问题的白酒,重新灌到了空了的白酒瓶里,扣上铁盖子,又折回酒桌,假戏真做用一只手做开启拧动酒盖的动作,并且礼貌有加的说着道歉话,又把原来我倒出去的酒,由她的手重新给倒了一遍,


她回来说我:哭什么哭,让你赔的酒,这不又还回去了吗!想揩点油儿,这是常有的事,这样的客人我见得多了,没劲!


我躲在那哭鼻子,也不是说被客人刚刚的举动给吓到了,只是一想到,工资还没拿到手,就可能要自掏腰包拿钱出来赔瓶白酒和一盆疙瘩汤,这一百多块就没了,觉得心里特憋屈,特倒霉。


其他包间闲着的服务员,偷偷过我们这屋看热闹或是帮帮忙传传菜什么的,听到老服务员说的揩油这事,以及瞧见我这个新人服务员在那抹眼泪,竟然触动了她们的正义感,非要帮忙出气,我也不明白她们口中所谓的帮忙是什么意思,傻呼呼地矗在那看着,正巧后厨传上来一大盘东北特色菜扒猪脸,有一个服务员顺手接了过来,看看后厨没人往她这里看,很自然随意的往猪脸上吐了口口水,然后就径自端上了桌去……


我站在远处,目瞪口呆的看着客人他们筷子翻飞齐而分食之,耳边听着他们连连称赞猪脸的美味,心里真是说不出什么滋味,反而觉得,帮自己出气的服务员这种做法太过分了吧!


我们酒店也在后厨购置了很高档的全自动红外线消毒洗碗柜,可是撤下来的杯碗,我却从来没能把它们放进那里清洗过。


一般,都是放进流动水洗菜洗鱼用的大槽子里,如果赶上厨子们正在使用水槽,我就拿个平时用来盛装半成品的铝盆,比洗脸盘稍大一圈,把杯碗放在里面,然后到库管那里领一袋小商品市场里价钱最低廉的杂牌子洗衣粉,差不多500克装的,七八毛钱一袋的那种,往泡着杯碗的水盆或是水槽里倒上两三匙,洗起碗来,又去油,又去渍,省时省力。


到酒店的第一天打工,被领班吩咐到后厨洗碗时起,我就明白了,少说话多干活,你赚的是钱,可能不是良知,行有行规,道有道别!


唯一我能做的,不是改用洗洁精替换洗衣粉,只能是用流动水好好冲洗一下满是白花花沫子的杯杯碗碗,尽量做到少残留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