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届半百做变性手术 52岁“爷叔”盼按女性身份退休

来源:新民晚报 罗晓青(化名)是个变性人,从男人变成了女人。最近,晓青一直为退休的事情纠结。她今年52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已经超过女工人50周岁法定退休年龄。但她一直不敢向单位提出,因为在全单位上上下下所有人眼里,晓青是个男人,应该到60周岁才退休。昨天,面对记者,晓青说,退休是她离开原来生活圈子的唯一办法。她已下定决心,过完年后跟单位“摊牌”,期待变性后的生活能真正翻开崭新的一页。


如愿从“爷叔”变成“阿姨”


罗晓青个子挺高,超过1.7米。采访当天,她穿一件豹纹打底衫,外面罩着件紧身的棉外套,胸部丰满。头发随意扎着,前额留下一缕长刘海,垂到脸颊,女人味十足。脸上化着妆,看得出眉毛精心修饰过。面对记者,晓青细声细气地讲起她的经历:“我以前是个‘错误’,生在一个‘错误’的身躯里。”


晓青兄弟姐妹4人,她排行老三。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有个弟弟。很小的时候,晓青妈妈讲过一句,“要是老三是姑娘就好了”,这样家里两男两女。这句话晓青听进去了。她一直以来认为自己长在一个“错误”的的躯体里。


“老早就想变性了。”晓青说,20年前,她就跑遍上海的大医院,希望能够变性。当时都不懂应该找整形外科,只知道找外科。每次看医生,边上都是病人,这件事又不能哇啦哇啦地说,晓青就把自己的要求写在小纸条上递给医生。医生总是一怔,告诉他,不可以,我们国情不允许。


没有办法,晓青只好按照家人的意愿结婚生子。但做女人的愿望并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强烈。上世纪九十年代,他离婚了。到2010年,他意外得知上海有医院可以做变性手术,便毫不犹豫地申请了手术。“我不会电脑,信息比别人落后好多。”晓青至今懊恼知道得太晚。


当时他已经50岁,医生都劝他,这么多年熬下来了,再屏一屏算了。但晓青态度非常坚决,只要能做女人,吃再大的苦也愿意。


手术很痛苦,也很成功。晓青如愿成为女人了。出院那天,晓青开心地说,明年今天,我就一岁了。


但事情远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她不能潇洒地把男人衣服从衣柜里清出,人生也没有从此翻开崭新的一页。


记者了解到,一般情况下,变性手术都是在年纪很轻的时候做的。变性后,换一份工作,换一处住所,一切重新开始,没人知道变性人的过去。晓青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她在一家单位工作了30年,如果辞职,很可能找不到工作。她离不开这个单位,这是她唯一的经济来源。她住老式公房,从小就住这个地方,左邻右舍都熟识。她有孩子,孩子也到谈恋爱的年龄了。“如果有一天邻居、同事突然发现晓青变成女人了,会怎么想?孩子的女朋友知道对方父亲变成女人了,会怎么想?”晓青不敢以女人的面目出现在熟人面前。


晓青有勇气从男人变到女人,但没有勇气以女人的面貌出现在熟人面前。


尴尬出家门再换上男装


晓青说自己变性后过得像“地下工作者”一样。一出家门就要换上男人衣服。上班不敢多喝水,怕上厕所。每天下班前,单位里可以洗澡,同事们结伴去洗澡,招呼晓青同去时,晓青总要找借口躲开。最难熬的是夏天,衣服穿得单薄,很容易“露馅儿”,晓青特意做了一件厚面料的短袖衬衫,胸前是两个大口袋,口袋里故意装上笔记本、笔等。


最惊险的是最近一次单位组织的体检。多亏医生马虎根本没检查,就在她的体检表“男性生殖器”一栏填上“正常”,否则当场“穿帮”。


晓青蓄了长发。出去时,总碰到尴尬。到小菜场买菜,左边一个摊头招呼她,阿姨,买点青菜,今天青菜便宜;右边摊头招呼他,爷叔,买点萝卜,今天萝卜新鲜。


“以前应该是女人,身体长成了男人。现在身体是女人身体了,还得装成男人样子。”晓青说自己人生真是荒唐,“有时候都糊涂了,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晓青的日子过得战战兢兢,唯恐暴露身份。一个年满50周岁的女同事最近退休了,晓青的心思也活络起来,她希望自己也能退休。“年轻的变性人通过换工作换住所,离开旧的生活圈子,开始新生活。而我,只能通过退休。”晓青打算退休后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生活。但她也怕万一单位不同意,自己就“暴露”了,往后的日子不好过。


法规适用女性退休年龄


变性后,晓青换了身份证,户口簿上的信息也更新了。晓青说,这个手续不麻烦。凭着医院开具的性别诊断证明和公证处的证明,到派出所很快就办理了性别变更手续。


晓青的社保卡至今没有换过,社保卡上的性别仍然是“男”。记者咨询后得知,只要提供相应的材料,社保卡信息也可以变更。


我国法定的企业职工退休年龄是,男性年满60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晓青是工人,能否按照女工人的退休年龄退休,记者咨询了劳动法专家、律师胡泉,她认为应该没有问题。身份证、户口簿等有效证件上性别为女性的职工,就适用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龄。在法律适用上,应该以当前性别为准。记者又咨询了市人保局工作人员,给出的答复基本相同。


记|者|手|记


在向相关部门咨询时,接电话的人总是先一愣,因为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的问题。变性人遇到的问题,诸如身份信息变更、退休年龄认定等等,基本上都是能解决的。倒是“好奇的眼光”让人受不了。变性人之所以要换工作、换住所,也就是因为受不了熟人“好奇的眼光”。


身份证上性别一栏很容易从“男”改成“女”,但邻居、同事难以接受“爷叔”变“阿姨”的目光让人受不了。


希望我们的社会能更宽容,对待“罗晓青”们的态度也能更平和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