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子曰与子日

中国是人口大国,举世公认。是人都有一张嘴,是嘴就要说话,就要发言,因此,中国又是语言大国。

以独特的方块字为构成基础的中国语言很丰富,官方语言是从北京话转化而来的普通话,而民间语言却是南腔北调,整个一大杂烩。四川人爱骂“格老子”,一句“鞋子掉水里了”,外地人听后往往大吃一惊,以为是谁家的“孩子”落水了。南方的语言听起来比较晦涩难懂,犹以闽南话和广东话为甚,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粤语却一度风行全国,因为广东沾了改革开放的光,先富了起来了,粤语同时像美式英语一样,也成了强势语言。

语言是一种艺术,中国语言更是艺术中的艺术。比如二人碰面,相互打招呼,一般说“你好!”,同事间是可以这样讲的。但见了领导就大不一样了,向领导打招呼,应当说“您好!”,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穿小鞋。最有名的例子,就是苏东坡给老和尚题字,很风趣地来整了一句“坐,请坐,请上坐;茶,倒茶,倒好茶”,让人忍俊不俊。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将军,给皇帝上奏章报告战果,由“屡战屡败”改为“屡败屡战”,真是神来之笔。

语言也是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过去一句“同志,终于找动你了!”,感动得让人一塌糊涂。现在不叫“同志”了,叫“老板”,再叫“同志”会让人贻笑大方的,人家还以为你有同性恋的倾向。过去大家闺秀被称之为“小姐”,现在叫谁“小姐”谁跟你急。更不用说现在颀颀向荣的网络语言了,不但很雷人,而且很给力。包括公安通缉嫌疑犯,也会用上最流行的淘宝体“亲,告别日日逃、分分慌、秒秒惊的痛苦吧,赶紧预定哦。”

我小时候,读书不求甚解,闹了不少笑话。自己读文言文时,常常把书中的“子曰”读为“子日”,心里还总是很纳闷:为什么圣人也这样,像俗人一样张口就来粗而不讲文明呢?后来看电视剧看到杨贵妃,总算慢慢悟出了一点道理:唐朝人是以胖为美的,大概时间往前推孔子同游列国时,人们也是以胖为美的,“日”字吃胖了,“子日”也就成了“子曰”了。

这种情况,至到有一天,老师点名让我背诵课文,我一“日”既出,气得老师不仅当场用书打了我的脑袋,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曰一声:日!给我滚出去!

从此以后我吓怕了,再也不敢“日”了。遇到再气愤的事儿,也打碎牙齿往肚里吞,心里小声来一句“曰他姥姥!”。

前几年又读到一则很经典的笑话,稍微带点色的哦:

报纸上曰:吸烟对身体有害,于是,我把烟戒了。

报纸上又曰:喝酒对身体有害,于是,我把酒戒了。

报纸上最后曰:ML对身体有害,日!我把报纸戒了!

现在我很也很少读报纸了,像年轻人一样养成了上网习惯。

昨天在网上看到,北邮某教授曰:中国的网速中等偏上,中国的网费中等偏下。

今天又在网上看到,谢亚龙前主席曰:我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我不是大贪官。

。。。。。。。。。。。。。。

对于这些富有艺术性的语言,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不由得我在心里又大曰一声:曰他姥姥!什么世道!


本文内容于 2011/12/25 11:50:28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