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学成才!我和毛片不得不说的故事

毛片,一称**。


我从小就想知道这个词的准确解释,可惜《现代汉语词典》没有,《词海》也没有。这说明《现代汉语词典》这本权威的书籍与时俱进作的还很不够,最新的修订版连克隆这样的词都有了,但还是不能向广大求知若渴的青少年解释“毛片”这样一个远比“克隆”常用的多的词。


就是在这样不利的学习环境中,可以说,我是靠着自学成才,走上认识毛片、鉴赏毛片、学习毛片的道路的,深知其中不易。


我是个多事的人,为此很不安,总觉得传道授业解惑的职责都落到了我的头上,所以把自己摸索的一点理论总结出来,写下以下一点浅显的东西。希望对大家对提高毛片的鉴赏水平有一定帮助,也为了把经验传给后人,为人梯、做红烛、当铺路石。


所谓毛片是相对三级(softcore)而言的,学名叫hardcore,——这两个英文单词常上外国毛网站的同学一定很熟悉,而且从《牛津高阶英汉词典》里就能查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翻一翻——管中窥豹,由此一点就可以看出我们和发达国家在“毛学”上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所以建议商务印书馆尽快修订《现代汉语词典》。扯远了。


至于为什么叫“毛片”,我想大约是因为它“露毛”的缘故罢,至于**这个叫法,也不难联想到男**特有的器官上,群众的语言真他妈丰富啊。


毛片,是改革开放以来产生的新兴事物。


在改革开放以前,别说普通群众,就是party政军的高级领导干部,也最多在小剧场里看看内部片。内部片里绝大多数跟大家想看的内容还没什么关系,有点关系的,也就跟泰坦尼克号的程度差不多。那时候,别说真刀真枪的毛片,就算是三级都没有。(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没有?)


就是因为我们的文化生产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需要,所以才能火了一个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那时候群众们哪儿能欣赏了芭蕾啊,都是去看女人大腿的。


自从七九年画圈以后,改革的春风吹遍的祖国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啊!毛片——这一中国人民盼望已久的精神食粮终于来到了!


这个东西最初出现在哪一年,无从考证,不外乎是contraband泛滥以后,从东方明珠那头随着contraband录象机一起流进来的。


当年毛片是个稀罕货,根本原因还是录象机不普及,那时候《参考消息》、《人民日报》都有日本的JVC、松下等等录象机的广告,能在这样的报纸上登广告,又不是卖什么销路特别广的东西,可见利润还是很高的。除了资本主义国家的利润外,国家的海关部门的关税也高,加是我们是内陆地区,还有运输费用,所以每部录象机的价格可能高达三四千元,好点的更贵,这在当时一根雪糕两毛钱,一个变形金刚几块钱,一部十二卷的《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才百十块钱的物价条件下,无异于天价。可以说当年买台录象机就跟现在买台奥拓似的,不是凤毛麟角也是屈指可数。


于是就有无数刀口舔血的不法之徒铤而走险,干上了从沿海往内陆背contraband录象机的营生。我们宿舍有一个长的像猩猩的河南哥们(看过拙作《农大逸事录》的同学可能对此人有印象),他的叔叔当年就干过这事情。——这批人,可以说是毛片文化的先行者、播种者、是毛片文化的盗火者普罗米修斯。


鲁迅说,石在,火就不会灭绝。


老人家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我一个长辈说,大兴安岭为什么烧的那么厉害?旱啊!!


当然,在整个八十年代,社会相比现在,大体还是很很封闭的。虽然文化大革命期间就出现的〈少女的心〉这样的优秀的毛小说作品,可是那时候连出版〈三言二拍〉这样的古典名著,都要把性的描写统统删去,费事不说,搞的不伦不类,而且适得其反的是,我由此失去了对古典小说的兴趣。后来,初中的时候,文化已然开放许多,从一哥们处借到一套内蒙盗印的足本〈三言二拍〉,偶略过故事,专看色情描写——这都是小时侯让洁本〈三言二拍〉刺激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