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与表妹琴姑是否有“初恋”这回事儿?

朱安是鲁迅的原配夫人,在朱安之前,鲁迅母亲给鲁迅提亲的,是鲁迅小舅父鲁寄湘的大女儿琴姑,也就是鲁迅的表妹。关于这件事,一直不为外人所知。周建人的《鲁迅故家的败落》一书出版后,有些人就主观臆测、添油加醋,甚至伪造,不断编出鲁迅与琴姑的爱情故事。其中重要的一篇是2007 年8 月出版的《鲁迅研究》月刊上的《鲁迅的初恋》。其中说:“人们都知道鲁迅先生和朱安结婚,后又和许广平相恋、结合,却没有人说在此前,鲁迅还有过初恋。虽然这又能说是一次暗恋,或者说不过情有所钟(但决不是单恋),却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恋,对他后来的生活和创作都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文中所说的初恋,是指鲁迅和表妹的“爱恋”。我拜读全文后觉得作者既不是鲁迅的亲属,又不是知情者,论述也没有史实根据。胡适曾有一句名言,判断是非,有个前题,那就是“请拿出证据来!”由此可见,有关史实的考证,证据是多么重要。



我从事鲁迅资料搜集、研究多年,鲁迅从来没有提到他与别人有过爱情关系,连蛛丝马迹都没有。鲁迅两个弟弟也没有说过。周建人先生说,母亲为他向小舅父提亲一事,鲁迅生前是不知道的。现在竟与琴姑有过初恋,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对《鲁迅的初恋》有人提出质疑。例如,吴作桥先生的文章《关于琴姑的“神话”》(见《鲁迅随谈》2007 年11 月吉林大学出版社),其中说:“诚然,鲁琴姑曾去过三姑家——鲁瑞家;鲁迅小时候为避难也曾去过小舅父家。鲁迅与琴姑自然是认识的。但我想也只是认识而已,他们之间并没有到‘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程度。其中一个重要的反证,如果达到这种程度,鲁迅在他300 余万字的文章中,300 余万字的书信中,为何连琴姑其人、其事只字未提呢?”吴作桥先生还认为“周建人先生的回忆录,自当是可信的”。



主观臆测固然使人难以信服,至于编造故事更要不得了。有个编造的故事是这样写的:1898 年,鲁迅去南京读书,琴姑一直把鲁迅送入火车车厢。分别时,鲁琴姑拿出一支钢笔送给鲁迅作纪念,鲁迅高兴得眉飞色舞,连声地说:‘琴表妹,你真好!’”这个故事我也见过,曾写过质疑的文章,刊登在《广东鲁迅研究》上。我认为它是伪造的,主要的证据是,第一我查阅了中国交通史,当时还没有火车;第二我又查了钢笔发明史,当时还没有钢笔;第三鲁迅从绍兴到南京读书,是从水路走的。



吴作桥先生和我的观点相一致,他撰文说:“1898年时,无论南京、上海、杭州、绍兴都没有火车……在1898 年鲁迅上南京求学时,沪、宁、杭根本没有一根铁轨,琴姑怎能上火车车厢与鲁迅话别呢?再就是琴姑所送鲁迅之物竟为‘钢笔’。谁都知道,清末时人们常用的是毛笔,而不是钢笔;而鲁迅一生差不多全是用毛笔写字。琴姑怎么能送给鲁迅一支钢笔呢?”我的朋友段国超于1991 年7 月,在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了《鲁迅家世》,他赠送我一本。该书出版后,在国内外鲁研界引起广泛好评与重视。我发现该书有个小毛病,就是在书中也提到琴姑送鲁迅上火车一事。我写信告知这个故事是伪造的。他接受了我的意见,1998 年该书再版时,该故事已被删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