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要说儒学的话,还得从姬旦说起。姬旦是周王朝第二代君王姬诵的叔父,制定礼仪制度的,就是这位姬旦。

姬旦有个儿子,叫姬伯禽,被封为鲁国国君。所以在鲁国完好地保存了周朝初期的礼仪制度。之后因为姬宫湦的烽火戏诸侯,镐京被攻陷,旧有一批文献被焚毁。然而历史上鲁国首都曲阜没有受到过烧杀抢掠。所以在孔丘的那个年代,曲阜是唯一将周初期礼仪制度完好保存下来的地方。所以当时如果要学习到周初期,最完整的利益制度,就必须去曲阜学习。

在曲阜有一批官员,他们负责国家的礼仪,包括婚嫁,丧葬等等。这批官员就叫做儒家。说白了,就是告诉你,什么场合该干什么。所以,最初的儒家,并不是一个学派,而是一个专业技能。

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儒家崇古?”因为儒家管的,就是周王朝初期的礼仪制度,如果君王一个个学相信法家,都去变法了,再没有人过问礼仪制度这一套了,那么所有的儒家就都该下岗了。所以,儒家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他们必须崇古,极力宣扬古时候的事情都是最好,只要遵守古时候的制度(礼仪制度),国家就一定能强大。(发展到后来,就越来越极端,排他性也越来越强,这是后话)

再说我们熟知的孔丘老先生,早年致力于礼仪制度的学习。在齐鲁夹谷会盟之后(姬来和姜杵臼在夹谷会盟,齐国国君给鲁国国君下跪,鲁国国君只是拱手而已。齐国国君很生气,但孔丘说,两国国君会面的礼仪,是拱手,不需要下跪。然后齐国国君派人上演舞蹈,但是是民间舞乐,不符合礼仪。齐国国君就把舞蹈撤了,换上宫廷舞乐,但是是轻松快乐的,并不是庄严的。孔丘又说不符合礼仪制度,便把30多男女演员的手足都砍了。这是一个很过激的行为,但却没发生国际冲突,齐国国君反而很害怕,感觉自己做错事了,然后居然把以前吞并鲁国的一块地盘还给鲁国了。之后的儒生一直对这个故事津津乐道,但我个人对这件事的真实性表示强烈怀疑。),又来了个堕三都运动,结果可想而知地失败了。但这个姬来倒是很看到孔丘的才能,给他当了个代理宰相(大司寇)。

时间稍稍向前推移,孔丘在鲁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收徒讲学。在他讲学的时候,鲁国还有个文化人:少正卯。他这个人很有学问,而且还比孔丘有亲和力,结果学生都不听孔丘的课,跑去听少正卯的课了,然后这个时候,就一个人:颜回。就他一个人,永远听孔丘的课,不走的。(很强悍啊,搞不好这个就是孔丘为什么那么喜欢他的原因哈)

再回到孔丘当上了大司寇,仅仅就过了7天,果断杀掉了少正卯。学生们就搞不懂了啊,少正卯这样一个文化人,怎么说杀就给杀了呢?孔丘就回答了: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翻成现代汉语,差不多就是:居心阴险,处处迎合别人;行为邪恶,不肯接受劝告;说谎却坚称自己说的是实话;记忆力强,学问渊博,但却都是丑陋的事;自己错误,却把错误润饰为一件好得事。(妈的,这个报复心态也太明显了吧。。。))这让我想起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白了,孔丘的意思就是少正卯是个不厚道的人,所以我把他给杀了。。。何其强悍。后世的士大夫阶层也如出一辙,为了攻击政敌,一定是将自己列入君子系统,将对方列入小人系统的,然后整天在那唧唧歪歪。每天都说忠孝仁悌。但可笑的是:守丧可以守出好多小孩;敌军打来了第一个逃;敌军坐上了皇帝位子,只要给官做,继续让你当贵族,好的!您是爷!饭碗第一啊!(作为一个自然人,追求物质利益,皇帝又不是亲生的,这样的行为很正常。但自己在宣传忠孝仁悌的同时,大家伙信了吧,自己再那样,这个就...)

在孔丘当了三个月大司寇之后,因为堕三都运动损害了三大贵族既得利益,所以不得不开始了为期13年的流浪生活。

孔丘以自己的观点编纂了《易》,《春秋》,《诗》,《书》,《礼》。(之后因为项羽放了把火,书就剩下了孔丘版)

周易是本玄术,还是姬昌写的,并且孔丘自己就没怎么看明白,所没有改动多少实质性的东西。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周易,还是比较接近原版的。

孔丘写春秋的目的,不是在于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而是宣扬自己的那一套。(所以前面讲到齐鲁夹谷会盟的那件事,我个人表示强烈怀疑他的真实性)

《诗》,本来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诗歌总集。但孔丘根据自己的观点,只保留了300首(说实话,我很想抽他)。最后经过孔丘的删选,诗经就渐渐得变成了一部政治词典。就连男女爱情,那也是政治化的…后代的儒家学者,不从上面引经据典一下,就好像显摆不出自己的学问了。

《书》是一部政治文集,也常常被引经据典。

《礼经》周王朝的礼仪制度。

之后到了bc479,孔丘翘辫子了。随着《春秋》一书的终结,春秋时代也结束了,共历时242年(对于这个时间,有很多版本)。然后到了孟轲,把儒发展成了一个系统的学说,使专业技术变成了一个学派,这里就不多说了,基本高中的历史书,小学的语文书,说得都是那么回事,也没什么错误的。(只是有个问题,或许孟轲出生富贵,不用考虑吃饭问题,所以他的理论显得比较天真)

之后诞生了两个我认为很伟大的君主,分别是嬴渠梁和嬴政。商鞅变法和儒家文化的发展没什么大关系,就不说了。

说一个被儒家骂得狗血喷头的伟大君主,嬴政。

嬴政被大家骂的原因,就是因为焚书坑儒事件。然而,嬴政真的很委屈。嬴政是个雄心勃勃,放眼未来的人。他很求进取。(这已经和崇古背道而驰了)。虽然嬴政是相信法家那一套的,但也并不禁止其他学派,还设立博士,专门研究各个学派。但问题是,儒家天天嚷嚷着回到古代,带着个人感情评击现有政治,带着主观意向,很不客观。(说白了,让人们回到原始社会,谁会同意?并且,极端崇古的思想,真的很有害社会发展)但这个时候,嬴政还是很客气的,下令禁止儒学在民间的传播,把民间的儒书都烧了,官方的博士们,还是在研究的。(别拿这事说道,就算现在,伯杨老先生写了本《丑陋的中国人》这结果…(而且丑陋的中国人和儒家还不同,一个是阻碍社会发展,一个是对民族的劣根性提出批评))

在养着研究儒家的博士的时候,也养着道家的方士。最初道家的避世思想,是不被君王所青睐的。但道家的人,很牛叉得说自己的始祖是姬轩辕,还会炼丹,能长生不老的。有哪个君王会不被成仙所迷惑?嬴政也是个凡人,要是能成仙,那当然再好不多了啊!之后道家的方士,练不出能成仙的丹,顶不起那个欺君之罪啊,那个就逃,边逃还边骂人:嬴政脑子坏了,还想成仙。其实嬴政做的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但当他听到了这样的话,任谁不心酸,心寒?当一个拥有大权的人,遇到这样的事,反应一定是激烈的。于是调查全国知识分子,结果有确凿证据的,一共460人。主要是方士,但夹杂了一些崇古的儒生。这一共460人,被坑杀了。这比起某年的六月四号,也不算什么嘛…

然后儒家的那帮子人,就恨透了嬴政啊。在西汉汉武帝时期称为官方思想的儒生,就开始把那些看得不爽的人一个一个骂下来,嬴政那自然就悲剧了。

在儒学发展到了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儒学是被大家排斥的。儒生在那个天下大乱的时候,是最活跃的。到处奔走,但总是被赶出来的。虽然刘邦这个老流氓也讨厌儒生,还往他们帽子里撒尿,但终究还是收留儒生。儒生的那种心酸,可想而知。之后儒生一共就做了两件大事,劝皇帝分封诸侯,还有就是制定了朝仪。所以就有了西汉的郡国并行制,但也埋下了吴楚七国之乱的祸根。制定了朝仪,刘邦巨高兴,说:今天我才知道了做皇帝的威风。也就是这个时候,春秋战国君臣促膝交谈的场景不再出现,中央集权政治走向一去不复返的深渊。之后皇帝老人家,想杀谁,也就多了一个由头:违反朝规。

到了西汉时期,或许是刘彻小兄弟想摆脱窦太后的控制,所以撇开道家,自己弄一群儒生。有个人就恨有名:卫绾。刘彻还给他当宰相,负责人才的招新考试。刘彻这个时候,也就是个17岁的大孩子,考试的事情,自然全部丢给儒生卫绾了。那结果可想而知,自然只有儒生,才是国家需要的唯一人才。那次考试的第一名是董仲舒。他主张:只有《五经》和孔子的书籍,才是正统思想。大概这也是他成为第一名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这样,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成为官方思想,而且还不能是别的书,一定是《五经》和孔丘的。从此,诸子百家争鸣的学术大黄金时代,再也没有在中国历史上出现。

到了宋朝,儒家思想的理论,到了禁锢的极致

到了明朝,朱元璋那是个农民,也没啥文化。就以为宋朝的思想是好的,把理学变成了国家的指导思想。自此,中国人的行为,思想,从理论的禁锢,到了行为的极致禁锢。然后清王朝也如出一辙。《五经》还一定得是朱熹批注的…

儒家的思想想,完全是由礼仪制度这个专业技术发展而来的学术。出于饭碗的需要,他们必须崇古,然后将崇古思想发扬到了极致,并且称为了不单单是为了饭碗的崇古。他们自己的思想,也被禁锢。在历代儒生和帝王的“改进”下,儒家思想禁锢了,影响了中国人数千年。直至今日还根深蒂固。

本文自周王朝写到今天,时间跨度极长,不能做到面面俱到。但如果详细完整得还原儒家思想及其发展,或许够大哥大姐们吐上几天的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