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和的身世之谜

郑和的身世之谜

大明首都-南京,洪武十五年十月的一天,只听,“啊—”,一声惨叫,一个回回儿童的小鸡鸡被操刀的老师傅给割掉了,他即将的一个身份是“小内使”,此人便是后来鼎鼎大名的三宝太监-郑和!这一年,小三宝11周岁。笔者查阅了《明太祖实录》,这一年,确实有成批量增加“阉人”作为内使的记载,这也是洪武年间唯一的一次。洪武十五年十月十一日,增设内使361人。仅20天以后,洪武十五年十一月初一,又增设内使76人。合计437人。小三宝来自于哪里,云南!是什么原因,让小三宝遭到如此人生厄运!从此丧失了拥有子孙后代的权利?是他家里太穷吗?不得不卖身为奴吗?不是!他家很富有!小三宝的爷爷和父亲都曾到麦加朝圣,回来后被人们称为“哈只”(巡礼人),这说明他们家不但保持着虔诚的穆斯林信仰,而且家境依然富有,拥有相当的财力!

更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小三宝是元初云南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咸阳王赛典赤的6世孙,而赛典赤据说是先知穆罕默德大女儿和大女婿阿里的后裔,也就是说小三宝身上有先知穆罕默德(570-632)的部分基因,尽管随着800年来约30代人的繁衍,已经是2的30次方分之一。但是仍然属于“圣裔”,在回教中地位崇高,受人尊敬。既不是无钱,也不是无势,为什么要将孩子弄到这个地步呢?要知道,历史上许多著名太监少年时代之所以选择净身入宫,大都是因贫穷而走投无路,家庭生活所迫的缘故。而,小三宝究竟什么原因呢?

公元1894年(清朝光绪二十年),云南省昆阳县和代村出土郑和父墓碑,上有墓志铭,云南石屏人袁嘉谷得知后于1911年前去制作了拓片,遂公之于世。墓志铭全文如下:

“公字哈只,姓马氏,世为云南昆阳州人。祖拜颜,妣马氏。父哈只,母温氏。公生而魁岸奇伟,风裁凛凛可畏,不肯枉己附人。人有过,辄面斥无隐。性尤好善,遇贫困及鳏寡无依者,恒保护赒给,未尝有倦容。以故,乡党靡不称公为长者。娶温氏,有妇德。子男二人,长文铭,次和;女四人。和自幼有材志,事今天子,赐姓郑,为内官监太监。公勤明敏,谦恭谨密,不避劳勋,缙绅咸称誉焉。呜呼!观其子而公之积累于平日,与义方之训可见矣。公生于甲申年十二月初九日,卒于洪武壬戌七月初三日,享年三十九岁。长子文铭,奉柩安厝于宝山乡和代村之原,礼也。铭曰:身处乎边陲而服礼义之习,分安乎民庶而存惠泽之施,宜其余庆深长而有子光显于当时也。时,永乐三年端阳日,资善大夫礼部尚书兼左春坊大学士李至刚撰。”这是,郑和成名以后,于永乐三年(1405年)五月初五日请礼部尚书兼左春坊大学士李至刚撰写的。当然,那是需要给老李支付“润笔费”的。这块碑的出现,证明了郑和的出生地是云南省昆阳县(今晋宁昆阳镇),也给我们透露了郑和父亲的生卒年和家庭情况。

1936年,民国修撰云南玉溪县志,意外收集到15页郑和家谱抄本,移交袁嘉谷,之后有其学生李士厚同志长期研究。1983年,北京民族文化宫发现南京《抄郑氏家谱首序》约1100余字,记载:“王伯颜生察儿米的纳,封滇阳侯;米的纳(应为米里金)生马三宝,袭封滇阳侯。”显然,郑氏家谱的记载要比郑和向李至刚转述的情况要详细的多!这样,经过综合其他赛典赤·赡思丁(1211-1279)后裔的家谱资料,其真实世系为,郑和六世祖咸阳王赛典赤,五世祖纳速剌丁,四世祖淮安王-伯颜(拜颜),三世祖滇阳侯察儿米的纳,二世父滇阳侯米里金。

也就是说,郑和的父亲真名叫做米里金,所谓马哈只的称呼,是小三宝姓马以后倒推的。这是与明取云南以后,执行禁止番语,云南回回人开始像内地回回人一样,大量改姓为马的情况相符合的。由于云南元朝梁王的割据,这一进程比内地晚了约15年。米里金究竟是怎么死的呢?39岁,正当壮年。大多数研究者出于各种考虑,一笔带过,了不起说一句遭受明军迫害,小三宝被明军掳走之类。更有甚者,认为明军有割掉小孩小鸡鸡的习惯!这显然属于无稽之谈,只是民间吓唬小孩子睡觉的玩笑话。

笔者经过综合研究,认为郑和之父-米里金,应该死于洪武十五年六七月间,由土官杨苴领导的那场叛乱。米里金因积极参加叛乱,被明军镇压!时间就是墓志铭所说的洪武十五年七月初三日。事后,小三宝一家成为叛军家属,因为小三宝年貌符合当时南京紧急增加一批宫廷内使的条件,被解往南京净身。当然,从云南解往南京的小男孩绝对不止小三宝一个人,也决不只针对回回人,应该包括汉族在内的各个民族的叛乱者家属幼童。因为,从云南到南京道路最远、最难走。这批云南小男孩,很可能就是洪武十五年十一月初一增设的第二批内使,数量是76人。小三宝,后来的郑和,很可能就是这76人之一!没有米里金的参加叛乱,也不会有小三宝的被阉,但也就不会有后来名扬世界的航海家-郑和!

郑和于23年后,请李至刚撰写墓志铭,对米里金参加叛乱进行了回避,甚至回避了父亲的真实名字。但席间也作出了一些评价和叹息,被文字高手李至刚精确地捕捉到了,即墓志铭中所说的,“不肯枉己附人”。隐晦地表明,米里金等元朝显贵,对于明军进入云南当时是非常敌视,不肯屈服,宁折不弯的态度。元梁王虽然自杀了,但是一遇到机会,失去权力和地位的人们还是会发动反扑的。

洪武十五年三、四月间,彝族地区乌撒部的女领导实卜,发动叛乱,傅友德、蓝玉、沐英等大兵云集东北方向的乌撒,一时间昆明空虚,守城军士多为伤病残疾者,粮食也非常吃紧。这样给了杨苴、米里金等人机会,他们迅速串联,六、七月间,纠集各部20多万人会攻昆明城。很显然,一旦城破,明军和各文武官僚将被屠杀!

当时,汝南侯梅思祖主持云南布政使司行政工作,与潘原明、吴印、张紞等各级行政官僚都被困在城中,压力极大,城外则是黑压压的20多万人。守城的两员明将是都督谢熊、冯诚(明功臣冯国用之子,冯胜之侄)。他们“婴城固守,旋施楼橹备战,且多置强弓弩于陴上,至輙射之,往往应弦而毙,伺贼少怠,则出劲兵以击之。”(注:见《实录》)。看来,城外尽管人多,但是军事素养还是远在这些二线明军之下。最后,20多万人居然攻不下昆明,演变为围困战!

沐英在乌撒接到消息以后,急派精锐骑兵一万兵力快速回援,赶到曲靖时,骑兵部队又向城中派出了通讯员。不料,这个通讯员在昆明城外被20万叛军擒获,审问时,他谎称总兵官沐英领大军30万马上就要到了。实际上哪有这么多人马?可是叛军被吓破了胆,纷纷拔营而逃,足见这是一支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这些叛军据守各自熟悉的据点,安宁、罗次(今属禄丰县)、邵甸(今嵩明县白邑)、富民、晋宁、大祺、江川等处。其实,都在离昆明城不远的100公里范围内。而沐英在乌撒解决战斗后,真正的大队人马也很快压了上来。按照杨慎的说法,诛杀叛军达到8万级,那就是8万颗脑袋,整个云南人口当时怕也不过几十万人。冷兵器时代,杀敌3000,自损800,明军自身损伤也少不了,可见双方斗争之残酷!

大家注意这个晋宁,元代这里为晋宁州(州治今晋宁晋城镇),依滇池往西侧绕行50里就是昆阳州(州治今晋宁古城镇),小三宝他们家就在这里,东靠滇池,这也是米里金为什么能被封为滇阳侯的原因。1950年昆阳县政府搬到现在的位置设城关镇,1958年昆阳县并入晋宁县,晋宁县政府在城关镇办公,1965年该城关镇正式改名昆阳镇。这一番折腾,都是由于当地月山和代村发现郑和之父米里金-马哈只墓碑的缘故,可见名人效应的力量!现在这里是郑和公园。补充一句,现在昆阳镇的和代村已非民国初年的和代村,80年代才有的,借名而已!

对于郑和以及他的兄长马文铭(注:马文铭应该也有类似其父的阿拉伯语名字,未流传)来说,米里金是慈父,是长者,是曾经家族的荣耀;对于出镇云南长达九年(洪武16年-洪武25年)的沐英来说,米里金不过是一个不愿丧失已有贵族地位,抗拒明军统一祖国的反革命暴徒!

评价历史,关键就要看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了!

对于马文铭来说,父亲被镇压,小弟三宝被明军掳走,前元时家族享有的王侯特权不复存在,在明初新社会夹着尾巴做人是其唯一的选择!还不得不忍受乡人关于米里金故事的指指戳戳。好在强大的明军沐英等人未曾把报复扩大化,未将叛军家属也满门抄斩,已属万幸!

殊料23年后,三宝弟突然出现在面前,已然是新任皇帝朱棣帐下得力的内臣,顿时让乡人艳羡,也封住了乡人的嘴巴!这又是怎样的悲喜人生!民间俗语,“前30年看父敬子,后30年看子敬父”,三宝太监郑和以他的特殊功勋,为其父获得了大明百姓本不会给予的尊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