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吃喝嫖赌说[讲茶]~~~~第二集~~~少年子弟江湖老。

那真是一个纯真的年代呀。


稻子一割,大家都没事啦,孩子,除了会[繓](音为左),(就是捣蛋的意思,山东土话),也有静下来的时候,一堆人,躺在新割的稻草堆上,看着蓝天白云,跟着云彩的变化,编着一个个毫无心机又童言童语的幻想,反正,太阳虽然是那么地骄晒,徐风却也带着些许凉意,远山阴郁,近树苍翠,每一个人都有梦,梦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彩色人生。友情,就在这萌芽,茁壮,事业上,也各自走出了一片天。


呵呵,[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走出了童年,走进了少年子弟江湖老的地步,再回首,谁又知人生的境域变幻几何?


前几天,有位朋友驾鹤西归,他的一生,就是一篇台湾[讲茶史]


小学以后,大家都没见面,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卖命。一点不假,咱家的不谈,他可成了台湾最有名气的人物之一,用句台湾话形容:[喊水,水会结冻。]


这位老朋友有次跟俺谈了人生感叹,用他自己形容的一句话说好了。

『阮有今天的地位,是用给关了二十几年换来的。』


建筑业有多暴利?这么说好了,一甲山坡地(约一万平方米),卖不了十万,只要带上手段,盖起了楼,每平方米就是十万大元。建筑商要本钱吗?呵呵,土地可以抵押给银行,有了第一笔款,用这款去盖房子,成屋又可以向银行抵押,等到卖了出去,所有的贷款就到了屋主身上,称为房屋贷款,屋主当了屋奴,去缴个几十年吧。建筑商又到别处去盖啦。


没错,建筑是火车头工业,带动了许多的产品,同样地,建筑业太多暴利,大家都会想办法分沾一些,怎么干?不在此讨论,现在正式讲起~~~吃喝嫖赌的[讲茶]。呵呵,又一个相关的大产业呀。


那年,大家见了面,二话不说,就在他的店内先摆了个[茶道]。


他店内的红木大桌,长方形,可以坐上二十来人,(请看[晋升大校,特意进来感谢一下]那桌子。http://bbs.tiexue.net/post_5629031_1.html )。


能上座的没几人,都是他的大将,军师。


如果,没有定力跟见过大场面,光一个见面礼炮,就会将人震昏过去。


一干徒子徒孙,一阵阵地来,都排成一排,先来个鞠躬大礼,大有阅兵的态势,咱不必站起来回礼,点头就好。(有站起来,一站,全桌的人都跟着站,老朋友叫俺别折磨他们啦,以后就都不站了。)


连续给召来的又是地方士绅,老朋友会介绍的是大角色,就握握手,否则就点点头。能握手的,自然就有位置,有人奉茶,通常,一杯,借机告辞。


呵呵,这一忙,俺,以后就不用上街啦,有些地方去吃了饭或是喝了水,连想付账都没门,店家不是说是自己的店,就是说有人[买单]了,是谁?跟本就不知道。出门时,甚至经理或是老板都在门口送。看倌大爷姑奶奶哟,您想想,那么多人见过了您,您能认识几个人?人家可都是照规定啦,您怎么办?只好少出门了。


好了,吃饭啦,跟大家一样,只有一张嘴,所以说是吃,其实是交心会友。


这时,饭桌上十多个人,除了老朋友的两个大将外,就是俺,其他的都是平时见都见不着的[懂事长]和总经理们,呵呵,都很[懂事]呀,知道主客是谁。


这一桌简单,外面可就有三五桌不简单的人,董事长不会一个人自己来,手下的经理呀之类的七七八八也有五六个,就跟老朋友的一些,呵呵,叫驾驶大人好了,一起吃了起来,他们当然要人招呼,更要套交情,在外面[围事](就当是圈出范围好了)的可都是这些人耶。


一餐饭,宾主尽欢,然后呢?当然要娱乐娱乐呀。到那?[KTV]?别笑话啦。当然是酒家。


车子一到,立刻地,门口排班的出租车主动地让出了最好的车位,其他的董事长们就没这荣兴,下车后,另找车位。


每家酒家都有几间上三百平方米的房间,桌子是大圆桌,可坐二十多人;平常人不会订,也不一定能订到,咱们就,直接进去啦。


十多个人,要几位坐枱酒女?


呵呵,再教您一个密诀,如果钱够,五个朋友上[KTV],要叫六个陪酒的,这么一来,女的一定会主动出击,招待才会热心,才能拿到奖金。


每间房子里都有个小屏幕,不是大屏幕。


哟,不是[KTV]啦,那个小屏幕是[叫番]用的。[叫番]就是日本留下的名词,上面会出现『某某,请到某室』,也就是通知转枱的啦。


一坐好,老朋友就是一句:『全包』

意思就是今天的所有酒女都算上枱啦。呵呵,百多个,基本费,每人是200元。


话一出,站在一旁的酒家老板一哈腰,跟在老板后面的几位[妈妈桑](又是日本话,就是酒女的头头)就一起大声回道:『感恩啦』。


屏幕上出现了字幕:[某某场全包],所有的音响大作一阵子。


酒家没有点歌机,都是现场伴奏,小的一人乐团,大的四五个人,算[节],一节约1200元,40分钟。


现在开始是一片混乱,众多酒女进场啦,一瞄一看,先找到了正主,在下俺,呵呵,身边前前后后立刻围了好几个,都拖了把椅子挤了过来。

有老相好的,也在一再礼让下,回到了老相好身边。


这又是一门学问,人家董事长,总经理之流的,多金,自然到处留香,而且自然是比较漂亮年轻的,现在为了示好,就会将露水鸳鸯介绍,光看那种种小小的举动,就该知道,[君子不夺人所好],再推介回去吧。


好了,乐队就位,众女将就位,再下来,开始上酒上菜。


酒,不会是名酒,也不差就对了,谁会到酒家真的买醉呀,醉翁之意不在酒。


菜,呵呵,连水果一下子上了十多道大盘菜,疑?谁点的?


没人点,每一道都有一个大牌子,[董事长招待]或是[总经理招待]。这回懂事的就是酒店的[董事长]。


就这样?那有啥好道的?俺是来这,招摇骗撞,要人家给[工分]呀?


好戏上场啦。


酒家的会计出现了,手上拿着一堆,嗯,真的是一堆。


二话不说,就往俺面前一摆。点点头,走啦。


酒女每一个人都睁大了眼。男人却没一个人看上一眼。热呀,真热呀。冷呀,真冷呀。


呀,呵。


热呀,一迭百元钞,十几公分长,十多万元。光看,眼中就冒出了火花。能不热?


冷呀,这么多钞票,要怎么用?没人教耶。


俺说过,经过大场面,但,这种莺莺燕燕场合,俺也不会。


不会行吗?开始唱歌啦,有人等着[颁奖]啦,就是要领奖金了。


呵呵,[钱是胸膛,厚是背。],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


俺,只是轻轻地呶了呶嘴,讲一句:『照规矩。』呵呵,什么规矩俺不知道,反正,这句话放到那,都是大人物讲出来的话。


『嗯,是200或是300?』

在俺一旁的小姐应了一声。


您,怎么回呀?小姐在帮姐妹淘多要钱。


俺只是轻轻地瞄她一眼。有点不屑。


嗄,小姐立刻将身子缩了一缩,假装害怕样,200元一迭迭了起来。


凡是上场唱了歌的,跳了舞的,自动地,带了一杯用盘子托着的酒,来到了俺跟前,将酒杯一举,一敬,一喝,也不用俺动手,就有小姐帮着拿了奖金发了出去。


其他的宾客如果点了歌,跳了舞,就自己给掏腰包给奖金,没人拿这一迭。


这时,最忙的不是酒女,而是递热毛巾的[少爷],一遍遍地进来换毛巾,每换一次,拿一次奖金,更有小姐帮着当好人,自动地拿给[少爷],不过,这都会请俺同意。


十万元,有五百迭呢,怎么颁的完呀?


不止,好戏还在后头。


上酒家热闹的地方在于串场。


香港电影常见的是在酒家争强斗狠,实则,多是[摆场谈和]。


有人推开了门,进来啦。


呵呵,另一位大哥来串场啦。跟着的除了大将外,是另一群[懂事长]以及酒店老板。


一面介绍一边喝酒,谁又在意唱的是什么,跳的是什么。


临走,那位大哥说了一句:[送上全包]


哇,这个开心呀,酒女乐的恨不得,,,,又一个[全包],所有酒女又多了一份费用啦。


刚歇了歇,老朋友跟我点了点头,我们几个离席。去人家的场子回谢啦。当然,又是一个[全包]。


就这么闹了一个多钟头,散席啦。


呀呀,桌上还有好几万,俺,也不知怎么处理。


呵呵,大将上来帮忙,他知道,俺,没经验。


『排队!』


比军人还标准,一溜队伍出现了,而且,许多[出番]的小姐也赶紧给通知了回来,连[少爷]也出现了,伙夫都来了。每个人都又拿到了一个奖金,外带给了乐队一个大红包。


剩下了不多的钱,也不用点,悄悄出现在一旁的酒家会计看到大将不再说话,也没要拿的意思,就直接去收了起来。


嗯,酒家老板跟老朋友一谈,原班人马,又去了另一个酒家,一切再上演一次。


然后呢?呵呵,回归到了正统,零晨一点多了,这一回只有几个自己人了,到酒廊去。


晚上一点多,酒廊的天下啦,真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一看,没了座位,刚要转身,酒廊总经理现身啦,一拉一扯,一讲,呵呵,就是有一桌人[马上]要回去了。前后五分钟,一个大包厢看台就空了出来。


这一回,是真的喝酒了,什么[人头马]的,[蓝带]都来啦。每一个人身旁都坐了一位清秀可人的小鸟。喝酒,谈一谈往日,听一听往后,时间过去啦。


还要?俺真的累了,已经四[摊]了,也就是说,[续摊]了四次。那,就,回去罢,要不要带出场?尽在不言中。(吃一回,叫一摊,三摊是基本。)


总算完成了五摊。尽了主人之谊。


回那儿?当然是宾馆。


好了。俺来个总结。


酒家两次,不下三十万,多出来的没发奖金,会计会算得清清楚楚,不会多报。


酒廊,将近十万,坐枱费高,酒好。


其他的,呵呵,没有开销啦,宾馆自己的。


事后,向老朋友致谢,老朋友说:


『觉的有面子的是那些[懂事长],因为,他们想花钱保平安,终于有了[门路]。』


呵呵,怪不得每个人对俺这么好,原来,透过俺,他们又多了一份跟老朋友亲近的机会,多了一份保证。


至于,在酒家来敬老朋友那个江湖道上晚辈嘛,等于又多了一个有份量的朋友。


而,老朋友也真的觉的有面子,在那位晚辈开赌场当天,就带了三百万去[堆花]。就是说,拿了三百万现金摆在场子上,让赌客亲眼目睹过个赌场有钱,有银子,而且可以有人保证,赢了,能够全身带钱离开。


三百万是怎么[堆花]的?


没什么,就是赌一个牌九,一番两瞪眼,赌场赢了,事后,不必还,这是老大给的面子。输了,赌场事后还回六百万。


至于,到底喝了什么[讲茶]?


看倌大爷姑奶奶哟,您不觉的,好像开了一桌值回[顶贴]的荤酒席了吗?


来,[颁奖],顶一个。拜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