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我抓扒手和侦破家中被“入室盗窃”的故事

何甲申

现在社会上时有发生公共场所扒窃和入室盗窃的案件,人们担心“安全问题”已成心病,坐车怕小偷,外出怕有人“入室盗窃”。央视“今日说法”经常报道这些案件,还报道了“飞车抢夺”和“飞机上扒窃”的案例。社会治安,保公民安全已纳入公安干警的议事日程。

整顿社会治安,侦破案件,保一方平安,是公安干警的“职责”。作为每个公民而言,应该要树立“自我防范”的意识,提高警惕,不让坏人有可乘之机,是很有必要的。

在我的经历中,我亲自抓过几次扒手,使他偷窃未得手。

一次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我新婚时,领妻子到桂林旅游,顺便带她到我就读过的“陆军学院”看看。一天晚上,我们准备去看电影,站进人群中排队买票,有一个小伙子迅速跟在我后面排队,紧紧地靠在我身后,故意挤得我不能动弹,不时发出声音,说后面的人不要挤他,我反过头一看,后面的人根本没有挤他,我感觉到这人不正常,顿时来了警惕性,防止他是小偷。不出所料,他的手伸进了我的口袋,在摸弄了。我随机反手将他抓住,将他的手反在背后往上抬,将他擒下。他只得下跪求饶,恳求放他一码。我看他还只10多岁,可能是“新手”,教训了他一顿,给他放了。也不想让我的新娘子扫兴,电影看不成。

再一次是在90年代初,我在长沙送女儿到北京上大学,行李托运了,我与女儿只背小包轻装上火车,在排队验票时,有一个人挤在我后面,手伸进了我的裤兜,在摸我的一大叠钞票,我同样反手将他擒下,并且笑他做贼不看对象,我的钱你只能摸得着,拿不走的。因为我早就做了准备,将几千元缝在我的内裤侧边,由于是夏天,凸鼓起来,小偷看见了,以为找准了目标,就对我下手了。由于要赶车,将扒手交给了车站警察。

在80年代初,我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不久,住在妻子单位的宿舍里,有一天中午下班回家,打开房门一看,家中一片狼藉,柜子、箱子全部被撬开,床上堆满了衣服和书籍。我第一反映就自言自语说:“不好了,强盗入室盗窃了!该怎么办?”我不敢进房间,怕破坏了现场,影响警察破案。只能站在房门口仔细观察房中的变化,我发现我挂在衣架上的军装不见了,箱子上放的两个大旅行包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妻子也下班回来了,他看见以后,被吓得全身发抖。我对她说,你快去办公室打电话报警[宿舍离她办公室只100米,那时家中没电话,手机还没问世]。

妻子走后,我在分析情况,思索破案的线索,这盗贼如果是本地人,就难破案了,他早己经回到自己家中藏匿起来了。如果是流窜犯,他会到汽车、火车站候车外逃[那时没有私驾车和摩托工具,只有坐汽车和火车离开当地]。最大的物证线索是拿了我的旅行包,装着我的值钱物品坐车离开。{在当时,家中没多少现金,要偷窃只能是粮票和值钱物品}。盗贼要坐车外逃,只能等候汽车班车、火车的到站开车时间,最有可能追捕到盗贼的是到车站去侦察。

一会儿,妻子报警回来了,我决定马上去车站侦察,先到长途公交汽车站候车室,来回仔细看了个遍,没发现可疑的人带着我的大旅行包。马上骑车赶到火车站,找车站警察反映情况,要求到行李存放处,查看我的旅行包。警察带我进到行李房,我一眼就看见我的两个旅行包摆放在行李架上。我与警察商量,我不能在此久留,如果盗贼认识我,他不会来取行李了。警察答应,有人来取行李就将他抓获。

我回到了家中,也请了假,在家等待警察来家察看被盗现场。可足足等了两小时,警察才来,查看了作案现场,作了笔录,扬长而去了,叫我等待能否破案的情况。

大概又过了两小时,铁路警察来了,告诉我已抓到来领取行李的盗贼,经突击审讯,初步查实,来我家入室盗窃的是衡阳市人,而且是监狱逃跑出来3年,还未抓获归案的刑事罪犯,现已移交当地派出所关押,叫我去派出所领取被盗财物。

我随即去到派出所,看见警察正在审问这盗贼,我的两个旅行包也放在审问室里。警察起身紧紧握着我的手,夸张我是侦察破案的高手,抓获了一名外逃在押罪犯,说什么要向我好好学习…

那盗贼听说是我自己破的案,怕我揍他,他连忙跪在我面前磕头求饶:“请大叔不要打我。”我说:“你今天碰在我的枪口上了,成了我的俘虏,我是当兵出身的,不会打骂俘虏的,你回到监狱好好劳动改造,从新做人吧!”

临近元旦、春节了,回家探亲团聚的人又要远途坐车旅行了,希望大家增强防范意识,提高警惕,与身边的人打交道,要善于察言观色,保管好自己的钱物,不要“被盗被骗”了。尤其是打工族,你们身上带的钱,可是一年的“血汗钱”啊!(新华博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