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苏联解体20年,梦想仍然遥远(翻译贴)

苏联解体20年,梦想仍然遥远(翻译贴)

Badsingleman全文翻译自《华盛顿邮报》网站,2011年12月24日铁血首发

原文题目:俄罗斯科学界迷惘的一代(In Russia, the lost generation of science)

原文网址: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europe/a-fix-for-russian-science-isnt-taking-hold/2011/11/28/gIQAMJD99O_story.html

译者评论:他们梦寐以求的改变,带给敌人的快乐可能要远比带给自己的多。

作者:华盛顿邮报威尔•英格伦(Will Englund)

发布:2011年12月22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1年9月21日,一名巴库居民用斧子砍掉印有革命领袖列宁(Vladimir Ilyich Lenin)肖像的广告牌。1920年,苏联宣布阿塞拜疆加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91年,阿国家委员会通过了一份独立宣言。Anatoly Sapronenko/法新社/盖蒂图片

俄罗斯普希诺——在过去的10年,俄罗斯在科学研究中投入了大量金钱,试图扭转1990年代以来的颓废局面,但是,由于各种消耗、腐败和任人唯亲,科技创新仍然是镜中花水中月。

曾经,普希诺是苏联科学领域的火车头之一,一个致力于顶尖生物研究的特殊封闭城市。如今,普希诺的实验室陈旧落后、毫无生气,只能在这里苟延残喘。政府已经把注意力投向了更新的领域。但是,其结果和这个国家很多别的投资一样:费钱、浮华、大多空洞。

为了得到更多回报,也是出于特别偏爱,在过去的10年,政府对科技的投入增长了3倍——成果却少得可怜。科技论文的发表数量和2000年以及1990年的相同,而世界其他国家却在呈爆炸式增长。

这种影响甚至延伸到了美国,因为它需要使用俄罗斯的火箭把宇航员送到国际空间站,而这些火箭受到了工程事故的困扰。

苏联解体20年后,一代科学家都迷惘了,比如说年轻的科学家,另外一些都在另寻出路。很多人都急于逃往国外,就像黑暗而穷困潦倒的1990年代一样。

苏联曾大力支持科技,并赋予它崇高的地位。苏联拥有令人胆寒的核武库,第一个把卫星送入太空,接着又第一个把人类送入太空。勤奋的生物学家培育了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种子库,即使列宁格勒被纳粹占领了900天,这个种子库仍然完好无损。有9名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1名获得了化学奖,这肯定了苏联的成就。

普希诺建于1966年,位于森林繁茂的奥卡河畔,距莫斯科南75英里,是苏联时期分布于全国的几十个特殊的科技城之一。它属于苏联科学院(Soviet Academy of Sciences),并受其领导。在最高峰期,这个独立的科学院(并非大学)在全国拥有超过1百万的成员,并负责运行那些从事研究的机构。这些机构很多都设在像普希诺这样专门的城市里。科学院分配住房、开设医院、提供免费的托儿所——这一切都是为了服务于那些杰出的科学家。

今天的俄罗斯继承人,以其固有的疲惫和慵懒,仍然运行着这些城市。科学院仍然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组织,即使是现在,它仍然汇聚着俄罗斯绝大部分的研究人员。访问今天的普希诺,就是访问苏联生活方式的断壁残垣。

“我为什么要做这一切?”

苏联垮台20年后,很多人把科学院描述为一个僵化、衰老的组织,因循守旧、等级森严。实验室装备不良,工资少的可怜。在这里的生物化学和微生物生理学研究所,70%的研究者年龄在50岁以上。所长的年龄是73岁。他每月大约能挣800美元(约5000人民币——译者注)。

该所的生物学家Natalia Desherevskaya说,“在20年时间里,所有苏联时代积极的东西都被破坏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无是处。”

在37岁的时候,Desherevskaya还一心想着离开俄罗斯,但是,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惰性和家庭事务压制了她的野心,使她留在了这里。当谈到她的研究时,她的眼神中流露出喜悦。但是,她的工作环境以及科学院上层领导的僵化管理使她愤怒。她自由自语道,“我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就是用头再去撞一次门?”

漫步在小镇1960年代经典的苏式城市化设计的林荫大道上,她说,她来自下诺夫哥罗德(Nizhni Novgorod)的大学同学现在超过一半都生活在国外。在普希诺这里,那些35至50岁、处于最高产年龄段的人都走完了,全国也是如此。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离开科研岗位或者离开俄罗斯。

曾与Desherevskaya同桌的一个女人现在在日本。她最好的朋友去了澳大利亚。另外一个同事在苏格兰工作。

新硅谷的希望

虽然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科学院还是坚决抵制改革。因此,政府已经决定对它采取措施。

在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总统的指示下,政府向一个名为Skolkovo(创新之乡——译者注)的高科技中心拨款数十亿美元,试图建立一个“俄罗斯硅谷”。曾经开发了苏联核武器的库尔恰托夫研究所(Kurchatov Institute)是一个独立的中心,它备受重视,已经涉足整个科研领域。它曾经是持不同政见科学家安德烈•萨哈罗夫(Andrei Sakharov)工作过的地方,现在由普京总理的一位密友的哥哥掌管。

与此同时,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Russian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Science)正在按照西方模式,在大学里努力建设研究中心,虽然那些大学本身就顽固不化、官僚主义盛行。

到目前为止,那些投入还没有太多收益。1998年,俄罗斯科学家在国际刊物上发表了27000篇论文;从那以后,论文数量就停滞不前了。这说明,俄罗斯占有全球论文的比例已经下降了30%。(库尔恰托夫研究所的所长Mikhail Kovalchuk嘲讽地说,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创办更多的俄罗斯杂志,用来发表俄语论文。)

1994年,这里有超过110万的人参与研究和开发。2008年是保持良好记录的最后一年,当时的人数是761000人。

根据上海交通大学一个每年都进行大学排名的小组统计,俄罗斯有2所大学进入世界500强,而美国有156所。俄罗斯最著名的莫斯科大学的排名也从2004年的第66位,下滑到2010年的第74位。特别是在科研方面,尽管政府已经努力将它转变为领先的科研中心,但是,与世界其它国家的大学相比,它还是在走下坡路,从2007年以来,排名下滑了10多名。

科学家们想知道那些钱都到哪里去了——虽然他们能够猜到。

1990年代苏联垮台后,俄罗斯着手建立一个支持科研的开放、可靠系统。它设立了两个类似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的筹资基金会,并邀请实验室提交应用方案。

踯躅不前,腐败盛行

但是,在过去的10年,当俄罗斯面临金融困境的时候,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政府减少了对这些基金会的支持。相反,政府各部门更热衷公布它们想开展的研究项目——那些研究项目明显是为特定的实验室量身定做的。

俄罗斯教育部长Kovalchuk和科技部长Andrei Fursenko说,他们正在与腐朽的科学院作斗争,他们是具有前瞻性眼光的现代化开拓者。(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大使馆报告对这两个人赞赏有加。)虽然,库尔恰托夫研究所在核物理学方面仍然很强,但是,它在它支持的所有新类型研究方面的著述极少。并且,科技部的相当一部分预算(现在还无法计算是多少),没有花在科学家身上,而是流向了部门官员设立的科技营销公司。

在这个腐败已经发展到惊人地步的国家里,科学家们抱怨,获得研究基金的人往往需要将一部分钱返还给那些授予他们基金的官僚。普通物理研究所(General Physics Institute)的科学家Alexander Samokhin说,“俄罗斯科学界是俄罗斯社会的缩影。”

实际上,俄罗斯现在有两个相互竞争的科技系统:一个是吃苏联老本的老旧俄罗斯科学院,另一个是新成立的、后苏联文化的腐败俄罗斯科技部。

物理学家Viktor Veselago今年82岁,他曾在1960年代作出了他最重要的贡献(包括光的负折射)。作为科学院的成员,他现在还在运行一个实验室,但是,它已经后继无人。他说,“我这里没有年轻人,因为我没有钱。我没有钱,因为我是苏联科技系统的产物。我不是一个商人,交易与我无关。”

Anna Kvitkina是普希诺一名28岁的土壤科学家。工作时,她和她的同事需要穿高腰橡胶靴,但是,根据他们签订的协议,橡胶靴不包括在可购买物品范围内。即使获准购买这些靴子,也需要6个月的时间才能从合法渠道拿到货。整个俄罗斯都是如此,科学家们要想获取试管、试剂、电池组、吸液管、甚至是灯泡,都要痛苦的应对繁琐的官僚规定。他们唯一的解决办法一般都是偷工减料,并祈祷不被发现。Kvitkina即将进入她最多产的年龄段,她准备在明年春天前往慕尼黑参加合作研究;她希望能在那里赢得一个永久的位置。

在莫斯科国立大学,一批科学家组成的新团队试图建立一个挂靠大学的研究系统,这其中就包括34岁的生物学家Sergei Dmitriev。他的工作涉及病毒和蛋白质合成,并部分受到专门为新星科学家设立的总统特别基金的支持。他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也是全国同行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

他大学里的大部分朋友都出国或者进入商界。他们花钱和挣钱的方式让他羡慕不已。他说,“这是一种犯罪行为。”他说,那些最能获得研究基金的人看上去是那些最不能做好研究的人。下一年,政府要向民用科技投入3230亿卢布(合110亿美元),“但是,真正做研究的人只能得到这些钱中的很小一部分。”

他说,有组织的抗议活动,包括致梅德韦杰夫的一封公开信和10月份在莫斯科的示威,好像正在说服政府允许研究者更自由的支配开支。但是Dmitriev和他的同事指出,一小部分的面子工程不可能改变整个国家的科研氛围。

一个崩溃的系统

俄罗斯太空项目最近一轮的工程事故反映出俄罗斯科技水平正在退步。美国直接受其影响,因为自美国航天飞机退役后,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发射场的火箭现在要把美国的航天员送到国际空间站。到目前为止,其载人项目避免了重大问题的发生,但是,该系统的其它部分正在分崩离析。

在过去的20年里,低薪水、低地位和被忽略的科学界已经逼走了那些正处于40~50岁之间的科技人员。俄罗斯太空杂志Novosti Kosmonavtiki的主编Igor Marinin说,“损失是巨大的。”其后果也是可怕的。

今年11月,用于探测火星的“福布斯-土壤”探测器没有能够离开地球轨道。8月,“进步”号货运飞船发射失败,该火箭当时还载有一个通讯卫星。2月,一颗测地卫星发射失败。1年前,携带3颗俄罗斯“格洛纳斯”系统卫星的火箭爆炸。梅德韦杰夫已经要求对此开展犯罪调查。

Marinin说,虽然今年9月飞行员训练中心的主管工程师因腐败企图而受审,但是载人项目是质量控制的最后堡垒。尽管政府计划在2014年前将投入增加1倍,但是俄罗斯太空项目要恢复元气还是需要数年。

在普希诺,像太空项目一样,忽视质量的现象一直存在。很多科学家说,他们的上司对此视而不见。

1996年,那位生物学家Desherevskaya刚到普希诺的时候,作为年轻的科学家,她有资格获得一套免费的公寓。但是,要得到一套公寓她必须要等很长的时间。现在,她不再是年轻的科学家了,也就不再有获得公寓的资格了。

她说她没有离开的计划,“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没有任何选择。我们的生活就存在在这个系统中。”



本文内容于 2011/12/24 21:09:39 被badsinglem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badsingleman 在第1楼的发言:
苏联解体,带走不仅仅是政治体制(翻译贴)

[size=13][color=#0000FF]Badsingleman全文翻译自《华盛顿邮报》网站,2011年12月24日铁血首发

原文题目:俄罗斯科学界迷惘的一代(In Russia, the lost generation of science)

原文网址: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europe/a-fix-for-r......

LZ你好,根据铁血国际大区规定,首发铁血的翻译帖最高给予C级精华,本文内容优秀,故给予C级精华。。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