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观胡子哥的《圣诞与春节》有感......

昨天拜读了胡子哥的《圣诞与春节》并进行了回复,但事后总感到我的回复有言之未尽、没尽兴的感觉,因此,今天再费些笔墨加以详叙,也让时光倒流,追回那些丢失的儿时岁月与欢乐吧。

我小时候过春节时是在东北,我父亲是林业局的干部、母亲是个工人,全家4口人住在一间半的房子里,那一大间为全家的卧室,说是卧室,其实就是一盘大炕,它占据了卧室的百分之四十的空间,其余的空间放了两个箱子(装衣物),还有一张地桌(样式和写字台差不多),地桌的两边分别放了一张椅子,这些就是我父母的全部家具了,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太寒酸了,不过在当时那个年代已算得上一流了,那半间是厨房了,就是在里面支了一口大锅台,另外放一个碗架柜,盛些杯盘碗筷罢了,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月租是每月1.38元,每一排房是10家,家与家之间院子是互通的没有围墙隔离,这些简陋条件为孩子们玩耍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这10户人家就像一家一样,孩子们走到谁家都可吃、玩,玩累了有时会在别人家睡着了,这个时候大娘、婶子们会去通知他的父母,说:“孩子在我家睡着了,怕抱回来着凉感冒,就让他在我家睡一晚吧”。父母知道了此事也就不用担心了,等第二天吃完早饭再回到自己家里,这在当时是常有的事。这十 户人家就像是一家一样,你想想看当时每家最少的是4口人两个孩子、多的10来口人7、8个孩子,光孩子就有50来个,他们从小就在一起玩耍,一块长大的这份情,现代人的年轻人是无法感到的,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就是比起现代的亲兄弟还要亲。现在中国都实行了计划生育,一家一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是家庭中的小皇帝、小公主,每个家庭都是以孩子为中心了,所以说这批孩子没有社会责任心,让他们怎能肩负起社会的重任呢?

每到春节的时候就成了孩子们欢乐的天堂,除夕夜男主人们聚在一起喝酒(他们喝酒的时候女人、孩子是不能上桌的)高兴的时候会把孩子叫过来让他们张开嘴,大人夹一块肉放在孩子们的嘴里、就这样东一口、西一口的、时间长了也吃饱了)、打牌、打麻将,女主人们也汇聚在一起聊天、嗑瓜子,女孩们在一起打扑克、下军棋、跳棋,有时候也会和男孩子一样,为一时的输赢争的脸红脖子粗的,但过一会就好没事了,因为她们是亲密无间的姐妹啊,男孩子们就更不用说了,每人手提一个自己用罐头瓶做的灯笼,到处乱窜淘气、搞恶作剧、捉迷藏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因为是过年长辈们也不会管他们,所以都玩得很开心,现在想起来,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我曾记得有一年大年三十,我们5个光腚娃娃也就是铁哥们在一起玩耍,不知道怎么淘气好了,现在想不起来是谁出的主意了,用二踢脚(就是两响的爆仗)炸羊圈,看看有什么好戏上演,好的、说干就干,(因为只有我敢用手拿着二踢脚放、他们几个都是胆小鬼不敢)我拿这个二踢脚点着后立即指向羊圈,咚的一声二踢脚响了,并冲进了羊圈,啪的一声巨响在羊群里炸响了,四只羊一声惨叫并拼命往外冲,一下子把羊圈门给顶开了,并夺路而逃,我想这下完了。惹祸了,快跑啊,我们5个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撒腿就跑啊,大人们听见听见羊叫声出来一看,是羊跑出来了,就马上出来圈羊去了,并听见他们笑骂道:“又是这帮小兔崽子干的好事”。并没有深究下去,我想要是平常的话一定来顿皮带炖肉的,我暗自庆幸,还是过年好啊。

新衣服只有在正月初一的早上才能穿上,穿好新衣服后开始放鞭炮吃饺子,有的饺子放硬币、还有的放糖果、红枣、花生等谁能吃到代表今年的运气好,当然了吃不到也没关系的。吃完饭后,我和妹妹站成一排给父母鞠躬拜年,当然了每人能得到2元压岁钱,之后就该出去拜年了,我的父母是从山东去的没有什么亲戚在那边,我们一排的十家都是一样的情况,我们小孩就给这几家长辈拜年,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完活了,哈哈哈哈......任务已完成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们几个小伙伴又开始琢磨了今天干点什么好呢?

本文内容于 2011/12/26 9:53:13 被白山雪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