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怀念的除了你,还有那些事儿

还记得小牙吗?(纪念我逝去的青春)

——原来时间的列车也会的事,然后我们都会变得面目全非


无意中看到一个朋友的微博,却是发现了几年前的合照。

那是刚上大学的我们,军训的合照。

我们是一营一方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缘分真是个好东西。打开一看,翻开了以前的回忆。

那时还是青涩的我们,那时还是懵懵懂懂的我们,那时还是憧憬未来的我们。


回忆

那时彼此都互不相识,因为军训只有十天,认识的可能只是身边的战友。可是如今仔细一看,除了自己班里的同学,原来还有后来认识的好友。如果没有这张存照,我想,我们根本想不起,除了身边的战友,还有谁吧?


当初,这个一营一方队是营长选的,他从每个班中选的都是1米65以上的女生和1米70以上的男生。当然,除了身高,还得看我们踢的正步。这是为什么?不知道。


虽然,我们的军训有点小打小闹的成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比现在这几届的师弟师妹要严格多了。听说,这是指导我们系的教官和营长的最后一次军训。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还记得队长严肃地对所有童鞋说,“你们不要害你们的教官,不要毁了你们教官的前程,不要向你们的教官拿电话,不要向你们的教官拿QQ号码,就算你要,教官也不能给!”


结果,没有一个童鞋拿,男生有没有拿?不知道,但是,我发现,就算是照片,教官们也没有给我们留一张。其他方队我不知道有没有,但是营长一张都没留给我们。一个镜头都没有。别说是照片,营长的名字我们都不知道。


现在,我脑海里那个胖嘟嘟的营长真的消失了,但是他的声音在萦绕。他的声音比较特别,虽然有点沙,但声音却有点高。营长很爱笑,但是严肃起来真的很可怕的。总之,对我们就特别严肃。他的身形跟电视剧《我是特种兵》里面的史大凡很像,长得也有点像,只是有点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牙成了我的绰号?因为当时带着牙套,所以小钢牙=小牙?营长取得。当然其他的童鞋也有取,但五根手指头数得来。当时在想,也许,我是特别的?虽然是其中一个。抑或是因为,在进方队之前,被队长惩罚的事情,营长认出我来了?


惩罚

这得回到军训的第一天晚上,白天,我们穿好迷彩服开完会后,晚上是最后一次自由活动的时间。然而,我们以为的自由,却不是真的自由。当时,我们洗完澡后,把迷彩服洗了,我万万没想到,这次的军训这么“严格”。晚上,想溜达?可以!穿迷彩服。但是,教官们事先却没有说清楚。


于是,怕冷又[size][/size]怕热的我,在这热死人的夏天,在这热死人的大山里(我们学校是把大山铲了之后,建的。附近的很多山,还没有铲平),穿了短裤出来溜达,长T-shirt,咋一看,没穿裤子。本来是没什么的,因为,我没有穿着半迷彩、半休闲。可以让人误会是师姐。可是,我很不幸,旁边的室友,穿着迷彩裤子,休闲T-shirt。于是被排长逮到了。


当时,排长还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学校的师姐?但是因为旁边的是我的室友,所以我说了声不是。虽然后来,大家都说,你怎么不说你是师姐。我心想,这不是让我的室友心寒麽,如果我这样抛弃她的话。


结果,排长就把我和室友逮到队长跟前。当时,我还不知道那位是队长。他的跟前除了我和室友,还有几位童鞋。我心想,真倒霉,又没说不能穿休闲服,就这样被人抓了,很不服气的。但是,我不能,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还是我的教官不是?到时候军训训惨了怎么办。


然后在排长的要求下,要我们告诉他我们的班别和姓名。我那个后悔啊!然后登记完之后,就说,明天会有惩罚等我们,并且会通报全校。并且,没有机会成为军训积极分子。我真是害怕了,想当年,我从来都是好学生一枚啊。居然有一天会通报全校?不知道怎的,我慌了,但是我却立即敬礼,“报告教官!我错了!” 可能是想讨好他们?不想受惩罚?我也不知道唉。其他的童鞋的眼神我不知道,但是队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排长瞪了我一眼,“叫队长!”于是我又敬礼“报告队长!我错了!”结果,等待我的是排长的询问“你叫什么名字。”“XX。”于是明第二天还是得接受处罚。我觉得好伤心呜呜。


不过回想起来,真的是蛮丢脸的,还好,童鞋们的记性不是很好。都不记得我就是第二天被处罚的同学的其中一个。当时要我们女生做30个俯卧撑,男生做50个。我不记得我当时是怎么做完的了,不过肯定不标准。起来之后,我的脸火辣辣的,太丢脸了。可能是因为刚开始训练,教官对我们也不是那么残酷。


于是后来训练了一阵子,营长就要人了。选了三回,终于选好了方队。


多情

多情,我说的是我自己。后来选营里的旗手,方队里,高个子的女生不多。不过特漂亮,特高的女生,却是有一个,她真的很漂亮,长得又高,教官们也爱跟她说笑,绰号高妹,后来定了是我们营的副旗手。还有一[size][/size]个女生也很好看,有点抚媚,也是副旗手。还有个高个子男生,一个绰号键盘,原因是他自我介绍时,说他的名字有一个键字,就是键盘的键,我们营的旗手。


然后选了他们四个之后,营长就对我说,不行吖小牙,已经选好了。说得好像我很想去当旗手似得。咳咳,好吧,成了方队里的调笑剂了,伤心。但是,我只是咧开嘴笑了。好吧,我承认我这个笑容很傻。没办法,改不了。


最后,倒数2天?我们要去打靶场打靶。我一直幻想如果我不近视就好了,如果我能满环就好了。咳咳,想太多了。其实,除了我喜欢打靶之外,其实也是想拿那些弹壳。因为想拿来做模型,可是拿不了那么多啊。所以还是幻想一下算了。最后,打完了5发之后,却被告知,不能拿,因为烫的很,而且,不能留在靶场,危险且妨碍别人。于是失落地回去学校。下午,营长唤我到他那里,于是我蹦跶过去。然后他给了我一颗弹壳,他说,就这颗了,其他的没有了。心想,难道这是补偿?因为经常拿我开玩笑的缘故?不过我还是很开心的说,谢谢营长!于是回到方队里,大家都惊奇地看我的弹壳,因为大家都拿不到。虽然我高中也拿过,可是营长给到手上,还是第一次。不过,很快大家都不稀罕了。因为训练休息的时候,有几个教官给了几包给各个方队。那几个教官还被营长笑骂了几句。于是我也拿了几颗,不过特别的那颗还是分开放。就因为它的特殊。


于是,我真的很多情,对吧!哈哈,这时候,我也笑了。不过还有人记得,营长给了一颗弹壳给小牙。现在,也还有朋友称呼我叫小牙。虽然我真的有很多绰号。不过没关系,大家喜欢啦。


离别

到了我们最后要会演的那一天了。也是教官走的那一天,我们带着白手袜,穿戴整齐。我们方队很简单,就只是队列练习,但是我们训练很苦的,有时候站军姿,一站就是1个小时,别人休息了,营长还在激我们。一个正步,要走上几十次是很正常的。其他的方队,除了几个是跟我们一样的常规。其他的都是表演性的,如匕首操、打军体拳、棍术等……


于是会演结束了,领导开始说话,并颁奖了。但是,我们发现教官们不见了,可是这时候,我们又不能东张西望。于是,听到车的引擎的声音,我们还是忍不住了。放眼望去,教官们早已在车上。他们走了,却没有告诉我们。我知道,下一年的教导师弟师妹的教官,不再是他们了,至少,我们系的不是。于是,女生们都落泪了。我旁边的一个女生,我看得出她对训练我们的排长有点好感?我看到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她很夸张地向远方摆手,最后我们也是泪眼朦胧地望着那几部车走了。


这时我发现,原来今天一早就没看到过营长了。就看到排长而已。


随风飘逝的,除了叶子,还有那份情感。就让那往事随风,散落到海角亦或是天涯。心已憔悴,我的人生亦无力担当那些过往的曾经。就让那让我迷恋的背影在寒风中幻灭。


谁爱上了谁,谁又伤害了谁,多情无情是与非,终要背负一生的罪。(对不起,有点夸张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面是我们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爱一营,不知道是哪位教官摆的。

>.<

以上仅此纪念我逝去的青春。


贴文因为内容精彩被小编推荐至情感首页滚动文字链,详情见红色线框---铁血小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12/21 16:24:12 被小编a1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