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对待魏延之我见

诸葛亮对待魏延之我见


一千多来,历史爱好者们在诸葛亮对蜀将魏延的信任和使用问题的看法颇有分歧,特别显著的一种看法是“魏延头上长反骨”,当然,这是演义之言,不能为据,但也可能代表《三国演义》作者的观点。另有一些人认为魏延的才谋被诸亮葛埋没了甚至压制了,最后还让他送了命,我却不敢苟同。大家议得最多的是诸葛亮不用魏延的“兵出子午”奇谋,在此问题上,我还是认为诸葛亮是考虑的比较客观。

诸葛亮生前,对魏延的使用一直很放手,历次北伐都把这块好钢用在刀刃上,常让这员勇将在先锋或突击部队当头。只是在第一次北伐时,诸葛亮善于风险虑后,他不用魏延“兵出子午”奇谋,也不应其所请,让他亲自带队深入敌区搞奇袭。而且仅以“悬危”两字解释,我想并非轻率否定,更没有看轻魏延的意思,其实是对这员能征惯战的勇将充着满珍惜之情。一是舍不得把他用在孤注一掷的赌注上。二是麾下实力有限,进行把握不大的数百里奔袭深入虎穴,即使能顺利隐蔽接敌也难一招制胜,即使侥幸得胜也难扭转魏强蜀弱的大局。败了,对整个蜀军来说则如身亏遇泻,可能再难恢复支撑。后来的马谡街亭之败,损兵不过万人多些。马谡军两万,其中王平带走一千择地面阵。因为后方有友军分布,所以大败也难被围歼,估计多是溃散,被后军收容,因为马谡本人也是脱离战场后被逮回的。马谡一败,首次北伐立即泡汤。而魏延奇谋是深入敌区,没有后方,若陷不测,后果会更不堪。三是假如诸葛亮对魏延要真有啥不满,完全可以顺水推舟,让他孤军深入,自己躲个不远不近,见鱼就捉,见蛇就缩,甚至乐见借刀杀人,就象司马懿在诸葛亮后来的北伐中对待勇将郃那样。

《魏略》曰:“亮军退,司马宣王使郃追之,郃曰:“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宣王不听。郃不得已,遂进。蜀军乘高布伏,弓弩乱发,矢中郃髀。”意思是说,诸葛亮有序退军,司马懿命令麾下的张郃追击,张郃知道历害,不同意,也只能硬起头皮执行命令,果然中计送命。司马懿让张郃硬闯埋伏没商量。到诸葛亮死后,司马懿却怕埋伏不敢追,怡笑千古。历史人物的人品高下可见一斑。

魏延对诸葛亮不用自己“兵出子午”的谋略耿耿于怀,实在是不理解统帅的良苦用心。

至于诸葛亮在五丈原的最后时刻,没让魏延到身边参与谋划有序撤军等后事,实在是深知这员虎将爱走极端的性格弱点。如果他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不顾大局,一意孤行,当面发作,后果不是添乱,影响全军有序撤退的安排,让心狠手辣的司马懿有机可乘,就是让早对看他不顺眼眼的杨仪等出手人制服,死得更早。因为中军帐里正是杨仪等人一手把持着,肯定早有准备。魏延一个人来到中军帐,岂不是早投罗网。还是让魏延置身事外,审时度势,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更合适。魏延在关键时刻过于自信,果然发作,一下子走到了全军的对立面。其审时度势、把握大局的能力和诸葛亮实在不属一个层面。要是靠这种人和司马懿斗,西蜀岂能在诸葛亮死后又支撑近30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