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荆楚网消息 12月17日上午8时左右,湖北远安县鸣凤镇南门村四组龙圣祠西巷发生一起因开发商强行用地引发纠纷导致人员烧伤事件。伤者张叶新,男,40岁,鸣凤镇南门村四组人,烧伤面积为20%,目前伤者生命体征正常,在医院得到有效救治。(凤凰网)

事实上,湖北远安“强拆”事件的发生已不是什么新闻了,尽管国家于2011年1月19日出台了《新拆迁条例》,取消行政强制拆迁,但是,各地的行政强拆依然在上演。如:2011年4月30日,湖南省株洲市云龙示范区发生强拆自焚事件;5月17日凌晨大同市南郊区新旺乡新胜村发生住宅楼夜间被拆迁事件; 5月9日茅台镇镇政府派出的由城管、公安、工商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队,强行拆除了该镇“白酒品牌展示一条街”等等。

可以看出,这些强拆事件的发生,无不出现在国家出台的《新拆迁条例》之后。于是,这也不禁让人发问,湖北及其他地方继续上演“行政强拆”,究竟置国法于何地?换句话说,是国家出台的《新拆迁条例》不切合实际还是地方政府置若罔闻,置国家法律于不顾?笔者以为,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强拆的背后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关联。这一利益关联致使地方政府置若罔闻,置国家法律于不顾。

大家知道,目前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还是依靠土地的出让,靠卖土地来获取土地出让金来支撑财政收入。因此,在一些工业并不发达的中西部地区,土地财政占到整个县级财政的60%以上,高的甚至达80%以上。就拿只有22万人口的湖北远安县来说吧,2005年,全县共有各类企业553户,个体工商户6456户。年生产总值达到22.39亿元,财政收入2.16亿元。全县年纳税过百万元的企业32家、过五百万元的3家、过千万元的2家。这样,满打满算,不除其中的“水份”也不过7000多万,还不到全县财政收入的30%。无疑,远安县的财政收入,除了卖土地,或国家转移支付外,还会有什么别的收入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民众抵制拆迁,无疑就在断其财路,而财路一断,地方政府的一切计划和安排都将难以完成和实现,这样,自然也就影响到地方官员的政绩了。因此,地方政在解决这一难题时,怎不采取行政强拆呢?如此,又怎顾得了国家的法律在于不在呢?

同样,官员被开发商买通或成为利益集团中的一员,也是地方政府采取行政强拆的一个重要原因。试想,如果没有地方官员的幕后支持或暗示,拆迁公司敢采取暴力强拆吗?可见,在利益与法律面前,官员、拆迁公司,看到的只是利益,而法律就是有,也只是做样子的,可以视而不见的。这或许只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潜规则,但地方政府继续上演“行政强拆”是与其不无关系的!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1_12/18/11403892_0.shtml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