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审核]记忆中的老人

前些日子,村里的一个老婆婆——“莲啊”走了,走时已经年近百岁。村里的老人说她是村里近百年来唯一的真正的五世同堂的人。(也即是她的孙子现在已经是当了内外公。)听说,她结婚没多久,丈夫就被抓壮丁走了。那时候,她的女儿还没生下来。就这样她守着女儿过日子。后来招了个倒插门女婿,开枝散叶,倒也人丁兴旺。她就这样守了七八十年寡。


在我的记忆中,莲啊是和许多好吃的零食连在一起的。相信许多70年代出生的村里人,都曾在莲啊的零食担上买过零食。那时候,一分钱可以买七八粒香喷喷的花生米或者一颗硬硬的水果糖。那花生米香得让人直想把舌头也吞进去。那水果糖可以一含老半天,一直甜到人的心里去。还有那脆脆的“薄饼”,一分钱可以买两个,比纸张略厚了一点点,如果对着阳光,还能透出暖暖的光来。薄饼常做成一个"8”字形的。莲啊是把“薄饼”用塑料薄膜袋子装好,并系紧了的。每一回从她手里接过的“薄饼”都是酥酥脆脆的,放进嘴里咬一小口,那薄饼在嘴里马上软化了,滑滑的甜甜地。莲啊还经常卖蚕豆,那蚕豆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煮的。煮的蚕豆放了些盐,咸咸的直带出了豆子最特有的鲜甜味来;还有一种是用炸的,蚕豆炸得焦黄焦黄的,皮儿都裂开了,露出了黄中带白的豆瓣来,味儿香得直引人流出口水来。小孩子拿了钱买蚕豆,如果正伤风咳嗽着,莲啊是不肯卖炸的给他的,她会哄着让买煮的。小时候,拿了大人恩赐的一分钱要去买零食,大人总会交代一定要跟莲啊买。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二时因为莲啊不“虎”小孩子,做买卖公道着。莲啊的零食担上经常根据节令有着一些蘸过了甘草粉的橄榄、油柑、李子、桃子。那些个果子都是用糖、盐腌制过的。吃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很是生津开胃。那些个斩成一节一节的甘蔗就算是奢侈品了,一般的时候是买不起的。要知道,那会子,一分钱买来的东西我都要和哥哥分着吃的。当然还有一条条的“贡糖”,白白的“白糖葱”,花花绿绿的“昂啊标”,还有各种各样说不上来的零食、小玩意儿。


当然记忆中清晰的还有“莲啊”那张白净的圆脸,那件永远的蓝色斜襟布褂,那永远和蔼的笑容。小时候,就算是不买零食,也总是守在莲啊的旁边,看着她卖着、说着,直至后来长大了。而今,听着她出殡的锣鼓声,那记忆便又跨过了二、三十年的时空绵亘在脑海中。


本文内容于 2011/12/20 8:57:28 被蓝色调之梦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黑包 在第3楼的发言:
我是龙海的,经常在龙海论坛发表,我在龙海论注册名为《飞鸿影下》,如在铁血发表不行的话,那就吧贴子删掉吧。。。。伤心、、、

请你把此文在外网的首发地址提供于跟贴,并在那里编辑一个"ZFTX"


这是保护原创作者的必要程序,无所谓让发不让发,也没有必要伤心。


如果别人冒用你的原创作品随便发表,才是最伤心的呢。


呵呵,请你理解。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