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平仄

周日,一上午的课。有些挑战耐力的。兼之昨夜莫名失眠,如此的强度,捱将下来,还是有些疲累的。




正午,一片明媚的冬日暖阳里,驱车折回那个可以将倦累抖落让心安落的地方。这个地方有一个质朴而隽永的名字,叫做家。每每念起,便心生温暖和眷恋的地方。




进门,安静满屋。我的雏菊,娴静绽妍,笑意盈盈的,迎候着我缱绻的凝望。




厨房里,有饭菜的暖香。一个温厚的背影,在演绎他的碎落忙碌。电磁炉上炖煮的是牛奶木瓜的清香。




他说鱼已经炖好了,椰菜也切好了,还劳烦我来炒弄吧,他说我炒的味道他喜欢。那就举手劳之吧。




午饭,是简单而殷实的。难得的,是他已然有了进厨房鼓捣的耐心与信心了。




饭毕,午休。安落那氤氲体内的一份倦怠。




睡醒,起来,看窗外尚好的冬日暖阳,潋滟又旖旎,于是,一个随兴的提议,便成行,再去游园,不要辜负这难得的片刻闲暇与明媚光景,当然,还有一份雅致而娴静的心情。




此园,非彼园。这里,还没有一片花海妖娆。满山坡的杜鹃,还在静默地酝酿绽妍的底气与热情。但这里依旧演绎着尘世的祥和与欢好。明丽的阳光下,有些喧腾的喜庆。不过还是可以闹中裁取一角安静的,沿一径清幽,慢慢走着,慢慢欣赏。风景,嫣然在每一个细节,疑惑不经意的凝望里。却原来,风景,是一种心态,一种不期而遇的平淡而鲜活的喜悦。




这里,酣畅着一份扑面而来的自然气息,清新而简素,质朴而妖娆。慢慢品着,抵达内心,沉静为一种淡淡的欢喜与满足。淡淡的。




已是兴酣意满。不敢太深流连。傍晚我要赶赴晚修的。驱车去市场附近办理一些事宜,回家。厨房里,两个身影,合作一款我们心中恋恋的清淡美味---疙瘩汤。我提起的,他自告奋勇要操持,但那汤菜还是要我来烹煮,他说那是我的独绝。成就后,小撮一口,已是满满的陶醉了,他赞叹这是我们家的御宴,我们家的经典。呵呵,素淡而散碎的日子,却濡养着这样澎湃的满足和得意,也该算是让您开眼了吧。见笑,见笑了。




再平淡的烟火细碎里,也可以萃取出几行平仄韵味来的。这样的平仄,或许,无关意义,也不值一品,只在于演绎之中的那份现世的小满足小欢喜。拈花一笑,已是风生水起的心安与心怡了,当然,还有我的一份心心念念的感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