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晚上去值班室,看到值班室桌子上放着三个钱包,有一个是空的,另外两个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卡,银行卡,美容卡,信用卡等等,其中还有两张银行存单,一张定期的,存额三万多元,一张定和两便,存额两千多。我问是谁放在这里的,值班一个干警说,下午110送来的,说是一个清洁工在草坪里捡到的,就拨打110送来。值班干警说,是上一班接的警,没有移交,可能是下班急,给忘了。我一听就特别生气,人家清洁工捡到的,里面有失主的医保卡、银行卡、社保卡等等,还不说那两张存单。失主肯定很着急。咱抓不住小偷,不知是在哪儿偷窃的,但是,咱总的赶快找到失主,把这些卡发还啊,谁不知道,有些卡比少量的现金还重要呢。难补办啊。

给上一班值班干警打电话,他已经在家休息,也没有客气,劈头盖脑训斥一顿。他急着解释说,快下班时,又接到一起打群架的案子,急急忙忙处理,就把这个给忘掉了。哼,明天上班来再说,咋接的警,咋服务的群众啊?为啥能忘掉这么大的事情?真的,谁丢了东西不急啊!最起码,让他写书面检查不可。

我和值班的老亓把三个包拿进我的办公室,打开包,拿出一张张卡和存单,尽力在这些卡和存单上搜寻失主的信息。同时,打开人口信息网,一个一个检查比对,还好,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忙乎,已经联系到了一个失主,她是我们辖区的一个居民,通过她们小区的保安找到了她。还好,她说包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那张医保卡,丢了,很难补办的。她说,天太晚了,她明天就过来拿。

还有一个钱包的失主,已经查到她的家庭住址了,是四十多公里以外一个县上偏远农村的女子,她可能是来这个城市打工的。和她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值班民警联系上了,那民警说,拨打她们村干部手机,已经关机,明天一大早,他们开车过去找这个女子的家里,让失主及时和我们联系。

坐在办公室,凭借便利的网络通讯工具,很快找到了两个失主,我和老亓都很高兴。

那两张存单的失主,我们根据存单上的名字以及存单上储蓄所的地址已经快要找到,让她们辖区派出所值班干警去她家,家里无人,值班干警说,他明天一大早就去再找,争取尽快找到。如果这个人真是失主,我们就可以长舒一口气了,乖乖,存单上几万元呢。

做完这些,已是晚上十一点钟,想想快要找到这几个失主,心里感到轻松多了,但随即又被一种莫名的烦恼困扰,心里犹如灌了铅一样沉重。失主来了,我们怎么对她说,如果人家要问,小偷抓住了吗?被盗的钱追回来了吗?我不知咋样回答。心里很忐忑,很不安。即记着想找到失主,又怕见到失主的面。

我在做一件难以说出口的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