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忆

寒冷到了尽头,有雪。


凛冽的,冰凉的,然而无比美丽的琼花玉屑,在人们不敢仰望的灰白色天空中旋舞,一片片一层层,轻柔地铺落下来,随意挥洒间,风姿绰约。


雪给人安慰。如果只是冷,万木凋敝营令人窒息的肃杀,到处都是裹着棉团笨拙的匆匆过客,该是多么茫然和无奈。索性冷到彻底,逼出雪来,天地反而生出异乎寻常的活气。


好像是拧着一股劲,扭得快要断了,还要继续用力,终于喷涌出漫天烟花,终于浪涛滚滚天昏地暗……天空退缩,让位给一种无法阻止其前进的力量。


我是不喜欢冬天的,然而喜欢的雪却躲藏在冬的深处。每一年,我都不得不穿越严酷的风寒,去寻找心灵的慰藉。


十来岁的年龄,果是天真稚气。寒冬里天赐雪花,竟兴奋异常,本来性情孤寂,也要逞强般地加入同学们堆雪人打雪仗的队伍中。眼看着一条晶莹纯洁的雪被,被我一双冻成红辣椒的小手轻轻一抓,就破了个大洞,那雪也真是奇怪,刚伸手抓雪的时候确实很冷,可是忍过了最初的冷,再怎么抓,都不觉得冷了,手上热乎乎地冒着白气,身上也暖和了。雪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可是团在手里却硬成冰晶一样的小球,不小心被打在脸上手上还是痛痛的,既然是打雪仗就免不了被击中,如果是平时,身中数弹一定会恼了人家,可是那一回我统统原谅了他们,因为雪实在是一种稀罕物呀。


我的手就从那一年开始生了冻疮,只要生过一次,以后就很容易再生。一直到现在,我的手每年冬天都有冻疮,胀痛、奇痒,而且当时正处于生长发育期,手的肌骨有些变形,是我为亲近雪付出的代价。


初中时,有一个知心好友,话语投机。可我总是过分追求完美,期求她能在生活上也给予我优厚的关照。冬季的一天,我去学校没有戴手套,天越来越冷,终于下起大雪,纷纷扬扬地夺去我身体微渺的热量,我见她享受着绵软的温暖,希望她能分给我一只,可她不假思索地拒绝了,我很愤恨,联想起她素日的自私,发誓不再理她。这样地僵持着,每次见面都别别扭扭,而且许多话找不到合适的倾诉对象。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我们终于发现彼此的不可或缺,言归于好,却比从前更加亲密。


情窦烂漫的年纪,喜欢上一个人。


那年冬天,雪下得不薄不厚,连日阴凉的天气把偌大操场的雪压得瓷实,就像一张巨大的纸,枯枝败叶落下来,一撇一捺地在雪地上写相思。我独自跑过来,在寂无人声的空旷里,踩雪时的咯吱咯吱声,就是一首清丽绝尘的音乐。我挥动手臂,在雪地上写他的名字,写所谓情诗。于是不经意的你和年少不经事的我,牵手在那个冬天。燃烧的情怀把彼此完全地袒露,我知道缘分是有限的,就像一堆木柴,火势越旺烧的时间越短,情感透支迅速让我们分崩离析。鸟语花香时,看到彼此决绝地离异的背影。


一场雪下过了,过去挺好,不下过去这雪的天空总是阴霾,索性释放完毕,风景才能明媚亮丽地展现。


每年的期末考试都到了冬季将结束的时刻,沙沙答题的考场外簌簌飘落着雪花是常有的情景。


作弊不是学生的专利,有的老师为了荣誉和奖金也会投机取巧营私舞弊。刚参加工作时,我见到有老师在考场里给自己的学生丢纸团,把我人性中邪恶的一面催生出来,监考时遮遮掩掩地给学生提示答案判卷时故意多加几分的事也是做过的。然而终于良心未泯,对着虚而不实的名利惴惴不安,发誓从此坦坦荡荡地做事,干干净净地做人。雪,对于世界也是如此态度。


如果单凭说教,怕只是过耳轻风,只有身体力行地真正走到那个槛上,才明白真善美是世间最可贵的原则。就好像坐在温室是无论如何体会不到天寒地冻的滋味,只有投入冰雪中然后方知松柏之后凋。


零九年深秋,我记得是我生日的前几天,苍天在这片温和的土地上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雪,雪压数尺,道路封锁,滴水成冰,寒风呼啸。整整一个冬天,那种侵入骨髓的寒冷始终都紧缩着我的身心,难以得到一丁点舒缓和放松,而这种压抑和苦闷一直持续到第二年春天。那场雪我终生难忘,我的命运的河流也曾在那降雪的时节被抛入深渊,既而冷冻滞涩,我为此悲苦到无以复加的境地。哀伤,仇恨,挣扎,反抗,寒冷让雨结成雪,我心冻成冰。


却只能忍,盼着春暖花开,盼着东风浩荡燕归来。虽然迟了,可春天总是要来的,等一季烈烈夏阳终于再次将我暖热,秋天收获时节才发现庄稼空前丰硕,而我,也因为那一场苦难懂得了人世间许多规则,精神随之成长,让我在一切顺利所蕴蓄的稚嫩心灵里做了一次拔节。


……


又见雪飘过,有关雪的情节在我脑海里纷至沓来,一遍遍冲刷记忆,眼睛被洗得明亮,于是,这个粉雕玉琢般的世界越发空灵生动了。


其实世间一切都保持着平衡。山高而苦寒,所以开放奇美的雪莲;沙漠贫瘠荒芜,所以生存坚强的胡杨和健壮的骆驼;海洋深不可测,所以匹配巨大的鲸与凶猛的鲨;……因为冬天太寒冷,所以下雪来加码那一侧高高跷起的秤杆。


想看到雪吗,请走到冬天的寒冷中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