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人物纪实:小兵的路


[纪实]人物纪实:小兵的路

训练场上矫健勇猛的代小兵 )

[纪实]人物纪实:小兵的路

“爸爸回家啦!”代小兵一家三口团聚。



噩 耗

2003年9月6日上午,天空晴朗。“呼——嘿!”在某集团军特战尖子比武现场,某机步师代表队正在扛圆木训练,进行最后的备战。


“明天就要比武了,一定不能给部队丢脸,给领导丢脸,给家里丢脸!”队伍中的代小兵暗下决心。


“代小兵,电话!”队部的通信员喊道。


“电话?我们这是封闭式集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队部的电话,怎么还有人打这个电话找我呢?”代小兵满心疑惑。


电话里传来了舅舅急促的声音:“昨天晚上,你父母因误食毒蘑菇,双双身亡,我是通过各种渠道,才找到了你们这个电话。”


“呵呵,老舅你一定是在开玩笑,骗我回家的吧?!”舅舅怒了:“龟儿子,哪个会开这样的玩笑!”代小兵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地上。队领导了解情况后,背着瘫倒的代小兵,将他送回了宿舍。


躺在床上,代小兵木然地看着天花板,满脑子全是父母的影子。


他当兵的第二年,父母为了和他联系方便,省吃俭用,装了全村第一部电话。两年来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声音,代小兵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母亲也哭了,絮叨着说:“娃儿,东北天气冷,一定不要冻着了……”


“哭个啥子嘛!”父亲急切地抢过话筒说,“娃儿,知道你在部队进步很大,我们都很高兴,但是不能骄傲,一定要继续努力,为咱们代家争光。对了,我们给你汇了800块钱,报那个函授,好好学习……”


代小兵知道,务农的父母要供弟弟上高中,恨不得一块钱掰成两半花,为了自己的成长进步,他们只能从自己的口粮中省出一笔钱。可如今,爸妈说不在就不在了,他们还没有享过一天福啊!


这时候,舅舅的电话又来了:“娃儿,我也当过兵,刚刚知道明天是你们比武的日子,好好参加比武,家里一切有我,相信你爸妈泉下有知,也会希望你在比武场上取得名次,光耀门楣。”


第二天,代小兵准时出现在比武场上,夺得牵引横越和悬崖攀登两个第一。


2003年9月8日下午,从沈阳飞往重庆的飞机上,一名个头不高、20岁左右的小伙子,忧郁的目光始终望着机窗外面,并不时地抬手看看手表……


他就是代小兵。


下了飞机还要坐3个小时的汽车,才到他的家乡武隆。而此时,他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他希望家里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而不是那个如晴天霹雳般炸响在他头顶的噩耗。


近家胆更怯。他两腿发软,头上直冒冷汗。吱呀一声,他忐忑不安地推开了家门,两副涂着红漆的棺材顿时映入眼帘。那红色红得可怕,红得刺眼,刺痛了他的神经,也彻底刺破了他的幻想。村民们围了上来惋惜地看着当兵后第二次回家的小兵,一声声叹息。“哥——!”17岁的弟弟披麻戴孝,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抱住代小兵的大腿号啕大哭。


“爸、妈,娃儿回家了!”扑通一声,代小兵重重地跪倒在地,所有愧疚化作汹涌的泪水,夺眶而出。


代小兵在清理父母的遗物中,发现了一件未织完的毛衣和一封没有寄出去的信,信中写道:“娃儿,你果然没有让爸妈和爷爷失望,当兵当出了一个好模样……”




心 愿


代小兵说,他能去当兵,是一个命中注定的意外。


1997年12月18日,刚刚年满18周岁,正在上高中的代小兵接到家里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家,说有急事!其实,也没有啥子急事,父亲让他去参加征兵。当时代小兵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自己想考大学,况且也舍不得离开一帮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父亲看出了他的心思,就说:“娃儿,这次你先去走走程序,等你学业结束时再去参加征兵,就不陌生了。”


父亲在昆明安宁当了12年兵。小时候,父亲就总对他说,部队锻炼人,等他长大后,一定也要去当兵。父亲还经常和他讲部队的奇闻轶事,在他小小的心灵中,早就埋下了对绿色军营的向往和憧憬。但是现在他确实还没准备好,他想在高中毕业后再报名应征。可既然父亲已经说了,那就先熟悉熟悉程序吧。


第二天,他就和村里其他12名应征对象去了镇武装部。第一轮体检下来,还剩4个,第二轮下来,就剩代小兵自己!这可真是一个令他无奈的玩笑!


“我还是想等高中毕业后,再去当兵,现在文化水平这么低,去了会让人瞧不起的。”回到家后,代小兵缠着父亲说。


“娃儿,这个机会很好哟,等到下次就不一定有机会了。我跟你讲一个故事,这是你没有见过面的爷爷告诉我的,他临终的时候让我一定要把这个故事一代代地传下去。”父亲点燃一支旱烟,烟雾上了房顶,那个故事把代小兵“带”到了陌生的远方:


1962年那时候,父亲刚刚3岁,爷爷也才32岁。在自然灾害的袭击下,田地里寸谷不生,村民们以吃草根、扒树皮度日,一个个面黄肌瘦,几乎每天都有人因饥饿死去。爷爷家有4口人,也都饿得奄奄一息。


“解放军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


这句话迅速在村里传开了,老人拄着拐杖,父母抱着娃儿,年轻人搀着父母,颤颤巍巍地从家里出来。“解放军”是乡亲们救命的希望啊!


一名军官看着眼前“芦柴棒”似的几十口人,含着眼泪说:“乡亲们,你们受苦了!你们先回家,一会我们给你们做饭吃。”不一会儿工夫,村庄上空就飘来了一股“面香”,战士们端着一盆盆热腾腾的荞麦面,挨家挨户地送。到爷爷一家人面前,解放军盛好面条叮咛说:“慢点吃,小心烫!”爷爷一家人吃饭,解放军转身来到院子里,开始打扫清理卫生。等爷爷他们吃完饭的时候,院子里的土方已经被拍得方方正正,劈完后的柴火整齐地堆放在一边。看到村民吃完饭了,解放军又转身进屋,洗碗、刷筷子,嘴里还不停地说着:“老乡,你们好好休息,这些活我们来干就行了!”


把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后,解放军才和他们告辞:“老乡,我们走了,明天我们再来。”看着解放军的背影,爷爷感动地流下了泪水。


后来,大家知道村子附近新来的这支部队,要在这驻防。在这支部队的帮助下,爷爷一家子和村里的老百姓,终于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爷爷告诉儿女们,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部队的粮食也仅够维持温饱,解放军帮助了咱们,自己就得挨饿。解放军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咱们家的男孩,长大后一定要到部队去当兵报恩。


“所以我在部队一呆就是12年,所以你的名字叫小兵。”讲完了这个故事后,父亲又对代小兵说道,“娃儿,我知道你很爱学习,在部队也上课、也学习,还会让你交到更多好朋友、好战友。”


面对懂事以来与父亲的第一次长谈,代小兵懂得了更多人生的意义。


临行前的那个晚上,父母和代小兵都一宿没睡,聊到最后,父亲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娃儿,去部队之后,一定要踏实,一定要刻苦,一定要干好本职工作。”


其他的话小兵都听懂了,只有这个“本职工作”,那时候的他愣是没弄明白。去了部队之后,他才知道“本职工作”对于军人来说代表了很多很多东西。


启程的那天,父母到码头送他,母亲紧紧地抱着他的肩头,泪水把他的衣服浸湿了一大片。接兵干部喊:“所有人都上船,马上要开船了。”船开后,父母亲又沿着码头送了好一程,直到送兵船消失在浩浩长江中。“娃儿,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父母的声音瞬间就被江水盖过了。




磨 砺


睡眼蒙眬中,坐在代小兵旁边的有个叫童飞的城市兵问他:“嗨,哥们,有安置卡吗?”


“没有啊!安置卡是什么东西?”


“你土老帽啊!安置卡都不知道,有了安置卡,退伍回家后才能安排工作,不然这兵不白当了!”


一旁还有个兵问他:“会唱歌吗?有什么特长吗?”


“没有啊!”


“什么特长都没有,到部队可怎么混啊!哎,兄弟,我为你的前途感到担忧喔!”那个兵斜眼看着他,阴阳怪气地说。


没有安置卡,没有特长,学历还不高,难道真的在部队就没啥发展了么?代小兵心里“咯噔”一下,哇凉哇凉的,这可咋办?


船在江上漂了两天,到达重庆,接着又坐火车到沈阳,总共花了五天五夜的时间,代小兵来到了军营。


一帮新兵蛋子站在连队门口,等待着班长来领人。代小兵发现,他旁边的人一个个地被班长领走了,有会打篮球的,有会唱歌的,有会画画的,还有身形彪悍的,只有他这个身材矮小的兵无人问津。


“看来船上的哥们说得真没错,在部队没特长,根本就没人要啊?!”代小兵心里越想越难过,眼瞅着就剩他自己孤零零地杵在了门口。


这时候,出来一个班长,问:“啥学历?”


“高中!”顿了一顿,代小兵又接着轻声说了一句,“不过还没毕业。”


“爱好啥?”


“……”


“想在部队干点啥?”


“想在部队好好干,学点东西。”


“好,跟我走吧!”


代小兵感激地点点头,终于有人要他了。


谁知刚到新兵连的第一周,代小兵就因为早操起床动作慢,挨了批。在家的时候哪穿过那么多衣服啊,又是秋衣秋裤,又是棉袄棉裤的,班长也不问个青红皂白。


到了第二周,由于不习惯东北寒冷的天气,他的耳朵也冻坏了,手上也裂开了一道道很深的口子。代小兵越来越不想干了,一想到去训练场就害怕。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三周。


新兵连每周都要进行一次集中点名,表扬表现好的同志。第三周点名,代小兵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新兵二排王长江……”


“王长江这小子和我在一个新兵连里,居然还被评为先进。”王长江和代小兵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在哪方面王长江也没能比自己好过呀!


“人家都受表扬了,我这还打退堂鼓呢,以后碰见一块来当兵的老乡羞死了。他能适应,我怎么就不能适应?!”


此后,代小兵抛弃了打退堂鼓的想法,训练非常刻苦,工作非常认真,让干啥就干啥。周末,代小兵如愿以偿成为新兵连受表扬的对象。紧接着,他由于每次内务检查都是全排最好的,被班长调到了下铺,紧急集合方便多了。


“原来好好干,真有甜头啊!”代小兵心里美滋滋的。


跨过了一道坎,又遇到一条壑。一个月之后,新兵要进行强化体能训练了。第一次跑5公里,全排30人,代小兵跑了个倒数第八。习惯了重庆温暖湿润的气候,让他在东北寒冷的冬季迎风长跑,他感觉自己的肺“呼哧呼哧”的像个随时都要碎掉的破风箱,顿时又没信心了。班长李国忠看出了他的担忧,对他说:“没事,南方兵刚来的时候都这样,适应适应就好了,你看在咱们部队跑得快的大多都是南方兵。你现在排22名,每天撵一个人,20来天就成第一了……”


班长的话挺管用。代小兵有个观点,听人劝吃饱饭。父亲也经常来信,叮嘱他一定要刻苦训练,不要给咱代家人丢脸。新兵下连那天,代小兵的军事素质考核在整个新兵连排名第二,被团评为“新兵先进个人”,真正开始了他的从军路。




超 越


新兵下老连队后,有几次代小兵站早上5点的哨,总看见连里的老兵朱北斗,自己一个人提前起床先跑个5公里,回来后继续参加连队训练。


朱北斗是全连人的偶像,他不仅军事素质全连第一,参加团里的演讲比赛也是第一名,文武全才。代小兵想自己啥时候才能达到他那样的水平呢?


有一天,代小兵开口问朱北斗:“班长,早上我想和你一起跑,行吗?”


“哈哈,好啊!”朱北斗爽快地答应了。


在跑步的过程中,朱北斗经常传授代小兵怎么干工作、怎么学习、怎么训练。他还送给代小兵一个沙袋,一双胶鞋,说:“等这个沙袋打穿了,这双胶鞋磨破了,你就练成了。”


就这样按朱北斗的指点往前走,5月份部队外训前,代小兵的体能素质在全连排到了前五。他的战术动作也是全连最标准的。等到全连下山的时候,他在连里已经和朱北斗打成了“平手”。


转眼到了年底,班长李国忠要退伍了。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他们说了大半宿的话。


“小兵,就凭你这素质好好干,当个班长不是问题。”


“班长”在代小兵的心目中,那是一个神圣的字眼:没有新兵班长李国忠的鼓励,说不定他还在适不适应北方气候的问题上纠结呢;没有班长朱北斗的帮带,他也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突出的成绩。没想到,现在在老班长眼中,自己也能当一个班长了!


“班长,你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1999年3月1日,是代小兵来到部队的第二年。这一天是新兵下连的日子,全连集合,连长宣布命令:“九班长代小兵……”19岁的代小兵成为实行两年兵役制之后团队历史上第一个义务兵班长,高兴、自豪,他实现了对班长的承诺,他也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兴奋劲刚过,代小兵就碰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班里有个叫朱殿东的老兵,每天早上起床后,被子随便一叠,往床上一扔就走了,新兵只好天天给他抠内务,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代小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不敢吱声。当时的七班长叫张红朝,是个老班长,人也很随和,代小兵只得向他求助。张红朝告诉他:“不要让新兵抠,每天你自己给他抠内务。”代小兵如法炮制,一周后,朱殿东果然不好意思了,后来就自己抠了。


班里还有个新兵,岁数比代小兵大,军事素质非常好,有一股子蛮劲,脾气也倔。有一次,他和另一个新兵发生了争吵,明显是他不对,他非要数落别人。代小兵看不过,就说了他几句。不想被这人当场顶了回来:“我就是这样的人!怎么地吧?”把代小兵呛得满脸通红。还是张红朝班长给他支招:“这样的战士,要多关心他,多给他任务,多表扬他,让他感觉自己有地位,到时候他就会死心塌地跟着你干。”之后,代小兵每天都和他一起站哨,一起谈天说地,有困难了伸手去帮助他,有好处了和他共同分享。一个月下来,他俩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年底,代小兵的九班被评为连队的先进班级,代小兵也被团里评为“优秀班长标兵”,从此在装步七连,代小兵超越了偶像朱北斗,成了全连战士的新偶像。


2000年,代小兵临时配属到红八连,参加师里的训练尖子比武。在八连的生活为他打开了一片新天地:他发现,在他们连队他的综合素质排在第一位,到了八连竟然连前十都进不了!他还发现,八连战士的集体荣誉感非常强。当时集团军开展“以劣胜优”三两招评比,每个班级都会研究到深夜一两点钟,早上又早早起床参加体能训练,为了连队的招法能够出奇制胜,八连官兵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




八连“支部像团火,党员个顶个”的氛围,也深深地印在了代小兵的心中。2002年,代小兵所在的七连要到军区总院执勤,这在有的人眼中是个美差,因为可以脱离每天的训练了。代小兵却主动找到营长张海强,说自己想利用这段时间到八连去锻炼锻炼。看到这个上进心极强的小个子班长,营长满口答应了下来。


来到八连后,代小兵找准自己身上的差距,更加刻苦训练、认真工作。200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代小兵作为替补,代表师里参加集团军特战尖子比武。代小兵去集训队的那天,是团长刘纪远开车亲自送他的。团长对他说:“小兵啊,你现在是咱团在集训队的独苗了,咱团的团魂是‘荣誉至上,无坚不摧’,希望你带着这句话在集训队干出个名堂来。”


代小兵觉得这句话的分量好重好重。可等他报到的时候,集训已经进行两个多月了。集训队全队50人,第一次考核他排在了第30名,处在被淘汰的边缘。他开始恶补训练课目,别人休息,他不休息,别人负重20公斤,他负重30公斤,别人练一个小时,他练两个小时……在第二个月的考核中,代小兵的综合成绩蹿到了第12名,到了最后一个月,他已经在集训队中排名第二了。在长期艰苦的训练中,代小兵还摸索出了一整套几乎等同实战的运动射击技能,被集训队的战友荣称为“运动射手”。


9月份,代小兵在集团军比武中获得两个第一,并荣立三等功。


2005年,代小兵被确定为提干对象。面试中,时任政委高辉问面前的4名优秀班长:“你们互相之间最佩服谁?”前3个人异口同声回答:“代小兵!”接下来的军事考核中,代小兵轻松夺得第一。6月,代小兵被保送到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开始了新的征程。


军校毕业后回到老部队,代小兵被任命为排长。从排长到连长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


在战士们眼中,代小兵连长严厉、苛刻,但是他们愿意跟着他训练,因为他总有一些招数,把枯燥严酷的训练变得让战士们乐于接受。


战士于兆龙说,如果没有代连长,他可能永远都不敢开第一枪,永远会被人称作“胆小鬼”。


2009年12月入伍的小于,能说会道,谁知第一次听见枪响,竟然紧张得四肢发麻,怎么也扣不动扳机。别人都打完5发子弹了,他满头大汗趴在地上,动都不动一下。代小兵了解情况后,蹲到他的旁边,在他的面前将子弹退膛,“现在扣动扳机,没有子弹了,枪不会响。”于兆龙半信半疑地扣动了扳机,谁知“哒”的一声,枪响了,原来代小兵在重新装上弹夹的时候,偷偷在里面压了一颗子弹。“10环。”靶壕报靶。竟然打了10环!小于兴奋地叫了起来。代小兵说:“只要戳破了那张纸,恐惧就会烟消云散。”在代小兵的鼓励下,于兆龙后来俨然成了连里的“小神射手”。


现任团政委姚旭说,代小兵带兵土招、洋招多,对战斗力提高却很有好处。


依托训练大纲中要求的应用射击,代小兵将自己总结的运动射击融入其中,他将射击场搬到了复杂地形处,什么树上、水中、绳索上和冰上等,这种贴近实战的训练使八连战士的能力素质不断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在2010年的演习中,八连担任后方指挥所警戒任务。深夜,树上潜伏的班长银帮珍,隐约看见前方150米处的草丛里有物体在蠕动。通过夜间瞄准镜,银班长顺利地锁定了目标。“好小子,这么长的距离,一直保持低姿匍匐,而且与地形结合地如此紧密,要不是正好有这棵高树,还真难发现。”等待目标进入射程后,银班长果断地扣动扳机,“哒哒哒——”枪声响后,只见前方70米处的那个目标冒起了白烟。


被“击毙”的是一名集团军特种大队的特战队员,他说自己爬了1个多小时才爬到此处,没想到一个普通机步分队的士官能在光溜溜的树干上将他“狙杀”,佩服!


他哪里知道,在代小兵“苛刻”的训练要求下,八连几乎每名士官都能在无依托的条件下,做到“百步穿杨”。代小兵清楚,如果没有平时的严格要求,那么在战争中,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士一个个地倒下。


代小兵带领连队夺得“集团军基层建设标兵连”荣誉,荣立集体三等功。如今,代小兵是这个团八连中尉连长、师学雷锋标兵、集团军连长标兵、集团军优秀基层带兵人,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




责 任


最后应该交待一下代小兵的家庭了。尽管曾经遭遇痛失父母的打击,但代小兵在爱情上还比较顺利。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女孩汪维维。因为部队的特殊性,他不能跟家人朝夕相处。在汪维维眼中,丈夫就是一个不顾家的人。2009年,女儿代涵予呱呱坠地。由于东北的气候寒冷,1岁多的小涵予得了严重的气管炎。当时师里要考核八连的连战术,连队只有一个主官,代小兵实在脱不开身。小涵予整整打了18天的吊针,18天都是妻子一人抱着女儿,到医院里挂号、抓药、打针,跑上跑下。看着医院里其他生病的小孩,都是祖孙三代陪着,妻子流下了委屈的泪水。虽然她知道代小兵是不可能回来的,她还是拨通了代小兵的电话:“你还管不管孩子了?”


“维维,对不起……”


“小兵,我知道你的难处,嫁给你之前,我就知道嫁给军人就会有这个结果,我知道你回不来,我只想在我困难的时候听听你的声音……”打完电话后,妻子低声地啜泣起来。她常说:“谁让自己当初傻乎乎地就要嫁给他呢!”


在女儿代涵予眼中,爸爸有点陌生。小涵予已经3岁了,代小兵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3个月。更小的时候,代小兵一抱她,她就哭,妻子则在旁边埋怨:“总不回家,孩子都不认识你了!”


小涵予体弱多病,经常住院,可爸爸却总是不在身边。妈妈告诉她:“虽然爸爸经常不在你身边,但是你知道吗?你能安安稳稳的睡觉,能躺在妈妈的怀里撒娇,还能吃着可口美味的饭菜,那都是因为爸爸在外面帮你打坏蛋呢!”


“我的爸爸在外面帮我打坏蛋呢!”和小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小涵予都会自豪地告诉他们。


每次代小兵回家,小涵予起初都会觉得很陌生,等她渐渐地喜欢上爸爸了,爸爸却又要走了。所以每次代小兵从家里离开,小涵予都会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小涵予知道,爸爸这一走,又该好长时间见不着他了。这时候,代小兵就会说:“涵予乖,忙完这一阵,爸爸就回家。”可是代小兵清楚,“这一阵”又是好几个月之后了。


2011年清明节,已经当了两年“红八连”连长的代小兵,带着妻子和3岁的女儿,来到四川老家父母的坟前:“爸、妈,娃儿今天来看你们了,娃儿已经成了一名军官,你们的儿媳和孙女也都来了。弟弟现在也出息了,自己开了个厂子,成了小老板……”代小兵打开装满军功章的盒子,又说:“爸、妈,娃儿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这是娃儿这些年得到的军功章,你们看一下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