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纪实]一等功“特战班长”的苦辣酸甜

深秋的科尔沁草原,沙尘满天,寒气袭人。傍晚时分,随着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升起,宁静的大草原顿时电磁密布,铁甲轰鸣。一场实战化条件下的“红蓝”实兵对抗演练正式打响。

干扰与反干扰,偷袭与反偷袭……战斗之初,对抗双方便纷纷使出狠毒招法,企图置对方于“死地”。关键时刻,“红军”派出了一支六七人的特战分队。穿密林、越沟壑……夜幕下,他们身轻如燕、尤如精灵,直插“蓝军”指挥所。“啪啪”一阵枪响过后,“蓝军”指挥所乱作一团。“斩首行动”初战告捷,“红军”趁机调整部署,牢牢占领了战场主动权。演习总结会上,集团军王政委感慨道:“战场态势大转变,‘红军’特战分队功不可没。”而这支特战分队的“领军人物”就是荣立一等功的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沈阳军区某团特战一连班长谢丹。

一名基层连队战士,被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荣立一等功,背后有着怎样的惊人之举?又有怎样的感人故事?硝烟散去,记者走近了这位戴着“大功章”的“小兵”。

[纪实]一等功“特战班长”的苦辣酸甜

13次参加上级组织的比武竞赛,次次进入前三甲

黝黑的皮肤,瘦小的身材。2006年底,从中原大地入伍来到北国军营的谢丹并不“显山露水”。因身体、气候等条件的影响,他还经历了无数次“跑步不赶趟,投弹不进圈,打靶不沾边”的尴尬。

“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谢丹坚持从基础科目练起,从一步一动做起。跑步,他坚持穿沙背心,戴上沙绑腿,背包里还加两块砖头,别人跑一遍,他就跑两遍、三遍,不超越极限不歇气;练投弹,胳膊上系沙袋子,别人投几枚,他就投几箱,不实现突破不罢手;练战术,别人练一次,他练好几次,不达优秀不罢休。

一次障碍训练,谢丹不小心从网墙摔了下来,左手腕骨折。为了不影响训练,仅仅在卫生队休养了两天的他,便找到医生软磨硬泡跑出了病房。做不了示范,就用图解代替动作;练不了左手,就练右手;练不了上肢,就练下肢。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儿,当兵第一年,谢丹就穿破了四双胶鞋,磨破了两套迷彩服,手上、脚上结出一层厚厚的老茧,而且通常还是伤痕累累。对此,战友们送给他一个“绰号”——“拼命谢三郎”。

付出总有回报。2008年5月,凭借过硬素质,他作为团队唯一的列兵,参加了集团军组织的“特战精兵”的考核。400米特种障碍,他轻飞如燕;负重6公里,他一马当先;射击考核,他弹无虚发……第一次出征的他,一举夺得了3个单项和个人总分的4个第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借助各级比武的舞台,谢丹取得了一连串的荣誉,成为连队“金牌大户”。现在,谢丹所担负的教学科目成为指导全团训练的“样板科目”,对团队装备的十余种主战装备,他件件精通。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谢丹是连队义务兵当班长、在集团军比武拿冠军的第一人。入伍5年来,谢丹先后13次参加上级组织的比武竞赛,次次进入前三甲。去年,他被四总部表彰为“爱军精武标兵”,荣立一等功。

[纪实]一等功“特战班长”的苦辣酸甜

所带班级17人进入师“千人榜”, 18人成为训练尖子

“指头硬不算硬,拳头硬才是真过硬。”身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和连队班长骨干的谢丹,主动挑起了带队伍、砺精兵的重担。训练中,他坚持因人实教,讲究科学的方式方法。

大学生战士徐铎,一入伍后就显示出了射击方面的“天赋”。新兵连第一次实弹射击他出手不凡:5发5中,而且发发命中10环。现场督战的团政委张宏有些不相信,让发弹员又给发了徐铎5发子弹。“啪啪”枪响靶落,再次检靶,依然是硬绑绑的50环。“神了,简直就是‘天生的神枪手’!”但就在官兵们对徐铎的完美表现大加赞赏之时,他却失手了。在师组织的一次射击考核中,徐铎5发子弹3发脱靶。

“成绩时好时坏发挥不稳定,主要是心理素质不过硬。”一番“把脉问诊”之后,谢丹很快为徐铎找到了“病因”,开出了“药方”:加强抗干扰能力训练,强化心理素质。训练中,谢丹每次都用录音机录制枪炮声、爆炸声等,并拿到训练场对着徐铎播放。历经“战火洗礼”的徐铎迅速成长为真正的“神枪手”。2009年盛夏,集团军“狙击手”比武考核在某陌生地域悄然打响。当时,高手如林,竞争异然激烈。100米胸环靶射击、200米隐身靶射击……20发子弹打出了198环,徐铎以绝对优势荣登榜首。

攀登是步兵的“必训科目”,但对战士毕成而言却是个“死亡之地”。因为肥胖和恐高症,每次攀登训练,毕成总是“打怵”,要么是不敢往上爬,要么就是爬上去“悬”在空中不敢下来。时间一长,战士们便笑称他为“毕败”。对此,谢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尝试了很多办法没有取得实质性效果之后,一次无意的发现让谢丹欣喜万分。原来,毕成有玩篮球的兴趣。于是,陪毕成“玩篮球”便成了谢丹的“必修课”。球场上的刻苦锻炼和激烈较量,练就了毕成一身强健的体魄,而且连“恐高症”也一扫而光。“脱胎换骨”后的毕成,训练成绩突飞猛进。去年秋天,毕成在师组织的“信任本职大比武”中,以9分50秒的优异成绩一举夺得基础攀登和房屋攀登两个项目的冠军,入选师“千人库”。

[纪实]一等功“特战班长”的苦辣酸甜

新兵李阳是班里的“小秀才”。一次,连队组织400米障碍训练,一向开朗的李阳站在深坑边止步不前,打起了“退堂鼓”。在其他战士的哄笑中,李阳羞了个满脸红。对此,细心的谢丹从小李的眼神里发现其中的“小秘密”。原来,小李上学时曾失足跌入深坑,留有心理阴影。了解情况后,谢丹一边向取得“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的时任指导员梅潇汇报求助,一边查阅相关书籍寻找答案。一番努力之后,谢丹获知小李患上的是“场所恐惧症”。

心理疾病还得心理治。谢丹对症下药,通过拉上皮筋跳、搭起竹竿练、模拟深坑跃等训练方法,帮助小李克服心理障碍。在谢丹的帮助指导下,小李的综合素质有了突飞猛进,成长为连队的训练尖子。

“谢丹不仅自身素质‘响当当’,所带班也是顶呱呱,先后有17人进入师‘千人榜’,18人成为团以上‘训练尖子’。”说起谢丹,同年度入伍的兰建充满了敬佩。

[纪实]一等功“特战班长”的苦辣酸甜

所带战士2人考入军校,13人成为班长骨干

“练兵要有杀兵之心,爱兵要有慈母之心。”这是谢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训练中,谢丹是个严格的教练,生活中他却是个充满爱心的兄长和大哥。

战士小任,入伍后训练刻苦,细小工作争着抢着干,但不爱说话,处处设防,好几次因怀疑别人故意给他难堪而与同班战友闹得“脸红脖子粗”,一次还差点动起拳脚。为打开小任的“心灵之门”,谢丹便利用训练间隙、茶余饭后等时机,陪他聊天拉家常。真诚所至,金石为开。谢丹的真情付出赢得了小任的信任,在一次聊天中,小任倒出了原委。原来,在小任8岁那年,父母离婚并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被父母抛弃的小任,便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为抚平小任曾经的心灵创伤,步入阳光生活,谢丹带头和小任交朋友,并有意识组织全班开展“信任背摔”、“勇攀高峰”、“踩气球”等增强凝聚力的团体活动,小任的脸上逐渐有了笑容。同时,为了帮助小任找回失去的母爱,谢丹挨个找小任老乡打听了解情况。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家共同努力下,谢丹终于找到了小任远嫁他乡的母亲。“儿子啊,妈妈对不起你,在部队过得还好吧,东北天气冷多穿些衣服……”电话中,这对久违的母子语言哽咽,相互诉说着心中的思念。战友的关心,组织的关爱,母亲的期盼,点燃了小任心中的激情。当兵第一年,小任被连队评为“优秀士兵”,第二年当上了副班长并成长为连队的训练尖子。

战士史彦宇来自贫困地区,想在部队掌握一技之长,将来复员回家能用得上。但在汽车驾驶、器械修理等梦想一个个破灭后,小史一度“压起了床板”。对此,谢丹手把手地教小史学电脑,鼓励其立足岗位成才。一次和小史外出逛书店,谢丹发现小史在一套电脑编程书前迈不开步,几次掏兜却欲言又止。几天后,谢丹便用自己的工资买下了这套书并悄悄放进了小史的衣柜里。在知识的海洋里,小史努力学习,刻苦钻研,半年后成长为了连队信息化知识的小教员。

当班长3年来,谢丹带出了2名军校生,所带战士13人已走上班长骨干岗位。

[纪实]一等功“特战班长”的苦辣酸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