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回事?美国大兵在日本的好日子到头了?

经过漫长的谈判,日美两国政府终于就修改《日美地位协定》的运用方式达成协议。根据该协议,今后驻日美军及文职人员因公外出时如果酒驾肇事,可由日方进行审判。在此协议基础上,日本接连对两名美国大兵进行了处理。日本新华侨报网日前就此发表评论称,如今日本获准可以审判驻日美军士兵,是日本民众不懈抗争所取得的胜利,也是美方为缓和日本民众情绪做出的战略性让步,但这无法从根本上动摇美国兵在日本国土上的强势地位。评论还说,在那些总是寻求美国照应的日本政治家们的领导下,日本国民实现大国独立梦想的道路仍很漫长。文章摘编如下:


今年11月24日,日本横滨地方法院就驻日美海军文职人员罗伯特・诺兰伤人致死案终于做出判决。据判决,诺兰于2006年在驻日美海军横须贺基地前的酒吧内将一名70岁男性中川胜美推倒致死,法院判处诺兰赔偿1370万日元。11月25日,冲绳那霸地方检察厅宣布,以交通肇事过失致死罪对美国空军文职人员Rufus Ramsey三世进行起诉。


上述两起案件具有标志性意义,因为在此之前,驻日美国大兵享有“绝对特权”。不管是交通肇事还是打架伤人,甚至强奸妇女,事后只要躲在军营里便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按照旧的《日美地位协定》,美国大兵在公务活动中发生的犯罪由美方审判,公务以外的违法行为由日方审判。但即便美国大兵公务之外犯事被日本人抓住,也大可不必担心,只要美军基地开据一份“公务证明书”认定其在执行“公务”,日本警方就无权处置那些肇事人员。日本法务省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006年9月至2010年末,美军文职人员在执行公务时引发的交通事故共有62起,但只有其中的35人受到美方的行政处分,另外27人则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因此,如今日本获准可以审判驻日美军士兵,可谓是一大进步。


首先,这点进步与其说是日美两国政府谈判的结果,不如说是日本民众不懈抗争所取得的胜利。在《日美地位协定》的庇护下,驻日美军恣意妄为,连随军家属也频频滋生事端。尤其是驻冲绳美国大兵,多次酒后驾车冲撞当地县民,却得不到应有处罚。这些都引起日本民众的强烈不满。他们多次组织反美集会游行,向中央政府递交抗议书,要求严惩肇事凶手、修改不平等《日美地位协定》的呼声从未间断。


其次,此次修改《日美地位协定》运用方式,是美方的一种战略性让步。日本政府两年换了三届,前往冲绳游说的日本官员一波又一波,但上至冲绳地方政府,下至普通冲绳民众,坚决要求将机场外迁的决心毫不动摇之意。普天间问题久拖不决,不仅伤及日美关系稳固发展,更有碍美国军费开支预算的制定以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战略部署。僵持之下,美国做出一点点让步姿态,目的是缓和日本国内、特别是冲绳民众的反美情绪,为最终实现普天间机场的县内搬迁创造条件。


最后,人们更应该看明,此番美国同意可将酒驾肇事的美国大兵及文职人员交由日方处理,并不表明日本司法机关得以无障碍地处罚这些犯罪人员,更无法从根本上动摇美国兵在日本国土上的强势地位。根据日美此次达成的协议,美军人员肇事如在公务期间,美方仍拥有优先审判权。只有在美方没有提起刑事诉讼,日方可在美方发出通报后的30天内要求美方同意日本行使审判权。日方在获得美方同意后方可进行审理。


由此也可以得出结论,对于渴望彻底修改日美地位协定的冲绳民众来说,今天迈出的一大步,也只是斗争道路上的一小步。而在那些总是寻求美国照应的政治家们的领导下,整个日本国民期盼实现大国独立梦想的日子仍很漫长。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