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感动你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杜甫诗歌中的名句,它深刻描述了贫富两极分化现象和人类道德堕落的事实。一边是有钱人家花天酒地,一边是穷人挨饿受冻;一边是富人酒肉臭了造成财富的巨大浪费,一边是得不到衣食的穷人被活活冻死饿死。这种现象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比比皆是,如今现实中的中国大陆也无法免俗。


10月28日,深圳宝安区西乡交警中队片区警长陈录生,陪中队长谢飞勇赴当地当地村领导宴席。席间陈录生饮用一瓶2000多元的洋酒XO过量醉死,死后他的领导竟动用手中权力将其定为因公牺牲并差点追封为烈士。12月17日,一位睡在南京市雨花台区安德门地铁站高架桥下的男子被活活冻死,这位死者是一位无家可住的农民工,情况一样的农民工和他一样在桥下睡了好几年,其中还有一位冻病交加也可能在接下来的严寒中冻死。


同样是死,深圳的警长喝着高价的XO奢侈而亡,南京雨花台的农民工却因长期睡在桥下在寒病交加中辞世。可以想见,假如陈录生警长所赴的豪华宴席的花费用于南京地铁桥下农民工的治病和住宿,既不会导致警长公仆大人醉死,也不至于民工主人阁下冻毙。非常遗憾,尽管能够一举而两得,可是没人会这么想这么做。因为人是贪得无厌的,哪怕这过多的财富在自己手里浪费掉,或者会给自己带来灾难,也很难想到把它施舍给穷苦人家。这可能就是人的本性,老子说“损有余以奉不足——天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人之道”,无情的社会现实就是这样不断重复印证着这位古代哲人的断言!


11月23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检察院女院长刘丽洁被网上爆料,说她开名车住豪宅,而且正在主持建设豪华检察院办公大楼,甚至还被曝光此前不久家中有巨额财产被盗。11月26日,上海海事大学女研究生杨元元被发现自缢于宿舍洗刷间,因为家庭贫困潦倒的她被迫带母上学,然而校方冷漠无情一再驱逐,无力解决母亲住宿问题而走投无路的她在悲观绝望中了结了自己的年轻的生命。


同样是女人,一个是拿着高薪的国家高官,开着名车住着豪宅,还有说不清的巨额财产,甚至连自己的办公大楼的建设投资都远远超出了公众的想象;另一个是家贫如洗的寒门孝女,不忍母亲颠沛流浪而携母上学,可是却因此受尽校方的责难和羞辱,并在走投无路之际绝望离世。假如刘丽洁院长能够拿出开名车之类的钱资助一下像杨元元之类的寒门学子,不仅积德行善免于曝光,还能让杨元元们度过危难,岂非两全其美?可是不,如此妙想很少有人去做,很多高管巨富宁愿将国家、集体或个人的财富用于个人挥霍,也绝不愿意伸出哪怕一根手指头去帮助一下那些在社会基层嗷嗷待哺的主人们。于是我们看到,这个社会有多少名车在飞多少豪宅在住多少豪华办公楼在建,同时又有多少穷人吃不上一口好饭上不起学治不起病住不了房?


显而易见,在杜甫诗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中,朱门里的钱属于个人财产。然而,新时代里的“朱门酒肉臭”,无论是让警长醉死的洋酒XO,还是让女检察长出名的名贵轿车,都不是他们个人的钱,都属于国家、集体或其他试图行贿的个人的。如果说富人舍不得花自己的钱资助穷人有情可原,可官员们一边在挥霍浪费国家财富另一边饥寒交迫的人却得不到必要的资助,这能值得原谅吗?


本文内容于 2011/12/19 19:30:11 被huazhiqiao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