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带头喝“粪水”为哪般?

重庆渝中区副区长王勇等数位领导参观黄沙溪环保绿化基地,基地技术总管杨朝虹拿出由粪水经各种环保工序转化而来的净水喝下,并问“王副区长,你敢喝吗?”,王勇要了一瓶“粪水”并一口气喝了大半。随行人员见状,都争先恐后地前去取水,要亲自尝尝这神奇的“粪水”。(据12月18日《京华时报》)


官员“饶有兴致”地带头品尝公众尚有疑虑的产品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带头喝“粪水”却是闻所未闻。粪水有多脏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算经过处理后可以饮用,但是突破“技术关”不等于突破“心理关”,老实说,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咽下去?


官员带头豪饮“粪水”究竟为哪般?笔者揣测有四点原因:一是作秀。公众不敢想的、不敢做的、不敢信的,官员偏偏喜欢反其道而行之,既能彰显自己的官威,又能体现自己亲民的一面,还能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二是做广告。该环保基地是重庆市“十大亮点工程”之一,区长亲自给该工程“现场广告代言”,一下子就把那九个对手PK下去了。三是有利益关系。区长能当众“粪水秀”,是否受了该环保水循环系统投资商的好处也未可知。四是被激将了。面对采访组的镜头,一句“王副区长,你敢喝吗?”试问哪个官员能hold住?


不管是出于哪个原因,官员的“粪水秀”都不是值得鼓励的做法。官员带头喝“粪水”就代表净化过的“粪水”一定能喝了?恐怕除了能带动“想进步”的随行人员“争先恐后”效仿,普通大众根本不会买账,这样的“带头”效果显然是大打折扣。如若真的为宣传环保技术需要,不如在环保和科技知识普及推广上多下功夫,这才是真正有效的做法。


实际上,粪水经污水处理系统净化后可以用于消防、环卫、灌溉、工业等各种用水需求,为什么非要用于人体饮用?斥资7000多万元兴建的环保基地净化出来的“粪水”,成本不知高出正常饮用水多少倍,这本“环保账”’显然很不划算。为这样的昂贵“粪水”,官员还“屈尊”豪饮,公众能不质疑吗?(孙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